糰子嚇了一跳,‘咻’的一聲飛到沙發後,警惕的左右張望,彷彿有敵襲。

【渺渺:冇有敵人啊,小古古怎麼突然尖叫?】

係統的聲音竟然有點尖銳。

【古武係統:不是尖叫,是生氣,顧池在套話!】

今天套話穿越, 明天就會套話它的存在!

糰子歪歪腦袋,下意識將糖果推到另一側,腮幫子鼓起來。

【渺渺:他說了什麼,你好激動哦】

係統隻覺得無力。感情宿主都不記得顧池問了什麼,是憑藉本能回答的。

也是,如果在宿主吃糖的時候偷襲,成功率高很多。

它突然想起來,那位師父就做過類似的事情, 買了一包鬆子糖給宿主,趁宿主吃的時候偷襲,結果宿主被打得滿頭包,就這樣還緊緊抱著袋子不肯鬆手。

糰子躲在沙發後,蹲在地上,表情無辜的搓搓臉。

說起來,剛剛顧池好像問了什麼。問了什麼?

“原來渺渺是穿越回來的,”糰子眨眨眼,扭頭一看,顧池居然也學著她,蹲在地上,“難怪渺渺身上有這麼多無法解釋的事情。”

當年車禍,幾乎所有人都認定無人生還,偏偏四年後,堂妹回來了。

“能和我說說古代的事情嗎?”

“可以啊, ”糰子抓抓頭髮, “顧池哥哥相信穿越嗎?”

顧池:“我相信渺渺說的話。”

糰子頓時眉眼彎彎,甚至湊過去,輕輕撞了顧池一下。

“不愧是渺渺的哥哥, 嘿嘿。”

她隨口說了幾件事,著重表現自己在古代的英明神武。

“渺渺跟著師父救了很多人哦!”

她眉飛色舞,恨不得當場表演。

【古武係統:等等,渺渺你要告訴他嗎】

【渺渺:為什麼不能?】

糰子無意識噘嘴。

【渺渺:隻要不說出小古古的存在,就不算違反約定,對不對】

【古武係統:的確是這樣,可他隻是堂哥,你真的要告訴他嗎,如果他說出去怎麼辦】

告訴兩個親哥,已經是係統能容忍的極限了。

聽到這話,糰子扭頭看,年輕的畫家氣質清雋,像是一棵翠竹,此刻目光溫柔的看著她。

糰子微笑。

【渺渺:他不會說出去的,親緣有遠近,可感情與親緣無關。就算不是親哥,他也是渺渺信任的哥哥】

係統沉默。

【渺渺:哈哈,小古古,以前師父上課時,你肯定在走神!這些話是師父說的呀, 有的人是親父子卻互相提防,有的毫無血緣關係卻成為彼此最重要的家人,感情最重要!】

【渺渺:小古古不認真聽課,需要渺渺這個優秀學生教導呢】

【古武係統:纔沒有!】

【渺渺:有有有!】

一人一統在腦海裡爭辯起來,就這樣糰子還能夠一心三用,和係統溝通,和顧池吹噓以前的壯舉,伸出肉爪,試圖多拿一顆軟糖。

顧池聽完故事,直接將糖罐舉起來。

“不能吃了,會蛀牙。”

糰子瞪大眼,眼睜睜看著顧池將糖罐放回原處,還翻出一把小鎖把櫥櫃鎖起來,當著她的麵將鑰匙放進褲兜裡。

【渺渺:啊啊啊,顧池是大壞蛋,聽完故事就不給糖吃,這是過河拆橋!】

【古武係統:你才知道啊,是你說的哦,會信任他】

小女孩氣成河豚。

她氣呼呼的洗漱換衣服,氣呼呼的在床上翻滾,氣著氣著就睡著了。

顧漠打算熬夜,他一般入迷了,就會忘乎所以,很有科研精神,可對身體不友好。

顧池敲了敲敞開的門,在年輕的教授看過來時,微笑道,“哥,我告訴你一個秘密。”

顧漠:“?”

“渺渺穿越到古代,又穿越回來。”

顧漠眨眨眼,點評,“那很好,她是獨一無二的幸運兒。”

顧池眯起眼,“哥,你不想知道古代的夜空嗎?不想知道古代人是如何探索星空?古人是很有智慧的。”

顧漠心動了,大步走出來,尋找妹妹的身影。

他一出來,顧池便把書房門鎖了,拿走鑰匙。

等顧漠疑惑的回頭,他才笑道,“渺渺睡了,好奇的話,明天再問。”

他揚起手中的鑰匙,“進不去了,哥可以安心休息了。”

顧漠:“……”

第二天,糰子被顧澈的連環電話吵醒。

她迷迷糊糊拿過手錶電話,接通。

“二哥?”

“渺渺,”顧澈聲音幽怨,“說好來探班呢?我都買好了蛋糕奶茶,你都冇到。”

糰子秒醒。

“蛋糕奶茶?二哥,你等等,渺渺馬上到!”

她手忙腳亂準備下床,落地時,理智才把蛋糕奶茶擠走,“不對啊,我們還要處理顧漠哥哥的事情。”

癟著嘴,糰子把顧漠的遭遇說了,“也許處理完了,就到了第二期,渺渺不能去探班了。”

她隱約聽到磨牙的聲音。

“警方已經出了通報,事情已經解決了,快點過來,不然我把蛋糕全都吃了!”

糰子趕緊往外跑,一時之間不知是擔心顧漠還是擔心蛋糕。

顧池和顧漠已經坐在餐桌旁了,前者在打電話,後者正在往豆漿裡加糖。

“起來了?”

顧漠溫和的推薦,“要喝甜豆漿嗎?”

糰子爬上靠椅,搖搖頭,“喜歡甜的,不喜歡豆漿,渺渺要喝牛奶。”

顧漠幫她拿了盒牛奶。

剛好,顧池結束通話,翹起唇角,可眸底閃過厲色。

糰子往嘴裡塞了個小籠包,湊過去,“二哥說警方出通報了,怎麼會這麼快?”

顧池真誠道:“因為造謠的人是蠢貨,剛好待在海市。”

他們在海市報警,對方人在海市,直接被帶走問話。

網上說得有多凶,現實裡就有多慫,不等警方問,就倒豆子似的全說了。

“發照片給營銷號造謠的,是個大三生,叫王錦輝。”

顧池嘴裡說著‘王錦輝’,表情卻像是在說‘王八蛋’。

對上糰子疑惑的小表情,他解釋,“哥是他某一門專業課的老師,他上半年期末考不及格,試圖給哥送禮被拒絕。這學期開學補考,依舊冇通過,懷恨在心,在網上造謠。那個鄭鵬程發現關注的人很多,也趁機造謠,試圖要挾哥讓他畢業。”

年輕的畫家攤手,表情有些危險,“你說他們是不是很可笑?一個出勤率不夠,平時作業胡亂應付,期末考卷麵分不到三十,考試不及格怪老師。一個平時不努力,不符合學校畢業答辯規定,被延畢怪導師。不努力,還將錯誤推到彆人身上。”

糰子瞅了他一眼,小肉爪搭在他手背上。

“好啦好啦,不要為了又蠢又壞的人生氣,他們會得到應有的懲罰。”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