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功赫赫的時傾死了!

在大婚之時,她被深愛之人一劍刺穿。

短暫的疼痛,烏黑的瞳孔擴大,顫抖得一字一句的問:“為何,要這樣對我?”

男人墨發黃袍,嗤笑一聲,眼底滿是嫌棄:“你這般粗鄙之人,朕豈能娶你!若不是你時家兵權在握能為朕戰功殺敵,豈能許你十裡紅妝?今日兵權已交,朕看你一眼都嫌噁心”

說罷,冷翊辰拔出來手中的劍,時傾一口鮮血吐出,軟到在地。

與此同時,時傾的耳邊清晰地響起一道聲音:【穿越倒計時中,10……9……】

隻是她心如死灰,原來這大婚隻為了誘騙出兵權,什麼山盟海誓都是陰謀詭計,她腦子混亂如麻,這一生猶如走馬燈一般呈現。

13歲便開始陪他征戰天下,整整10年,雖然那段歲月很辛苦,但她從不後悔。

14歲時,冷翊辰被離國圍困,危在旦夕,她獨自一人跨越千裡,去尋求守在邊疆的祖父出兵救他。

18歲時, 冷翊辰被人揹地裡陷害,斷了軍糧,三個月冇發士兵物資,導致軍心不穩,下麵的人紛紛抗議,冷翊辰焦頭爛額,最後還是她時家倒貼家族之力,替他填補了這軍資。

20歲時,冷翊辰打進離國首都,卻不想中了離國皇帝的奸計,被離國挾持做人質,想讓大軒撤兵,此事更是差點驚動皇上,最後還是她與三個哥哥一起,半夜偷偷潛進離國皇宮,殺了離國皇帝,把他從大牢裡救了出來。

為此,大哥三哥重傷,二哥斷了一條手臂,從此再無法上戰場。

……

可以說,他如今能夠坐上皇位,是她時家親手扶上去的。

他也曾向她許諾過,他日若他君臨天下,定會許她鳳袍加身。

而如今,新婚夜,她歡歡喜喜封皮霞帔迎來的卻是背叛。

“姐姐……”這時她的妹妹時初雪同樣一身大紅嫁衣,身姿婀娜了走了過來。

時初雪上下打量了下她如今的模樣,嘖嘖兩聲,嘴角上揚的說道:“姐姐不知道吧,陛下從始至終愛的人都是我,姐姐不過是陛下用來登基的一枚棋子而已。”

“陛下不隻一次的跟我說,姐姐你行為粗鄙,又黑又老,整日和一堆男人混在一起,作為一個女人毫無男女大防,若不是你能打仗,看你一眼都嫌噁心。”

說著她還捂嘴咯咯笑了起來,笑聲裡滿是得意。

隨即她又撫了撫自己的肚子,接著道:“我如今已經懷了陛下的龍子,陛下又待我你就是要天上得星星都會為你摘下,而我,從小隻能用你不要的,我也是時家小姐,憑什麼!……”

她輕輕歎了口氣“姐姐你放心,收拾完你,時家誰也跑不掉,我會讓他們生不如死!”

“陛下已經下旨,將時府一眾全都發配閩南,姐姐,你可彆怪我,妹妹也是儘力了啊,時家隻要還在京城,妹妹這個皇後的位置就坐不穩,閩南雖然艱苦,但時家是將門世家,肯定不怕苦的你說是不是?”

穿越倒計時:【8……7……】

時傾心如刀割,淒然慘笑:“時初雪,我時家從未對不起你,如今你卻將我時家推入風口浪尖!”

真是可笑啊,這十年來,她一直陪著冷翊辰打天下,忽略了父母兄弟,她悔她恨。

“爹爹、母親……兄長……傾兒對不起你們……”

穿越倒計時:【6……5……】

時傾死了,時府被髮配,皇帝念及時府這些年來的功勞,下旨將時府二小姐時初雪封為皇後。

這時一陣狂風、隨即天降異象,流光四射……

天上陡然出現一個好大的光幕,裡麵高樓大廈,繁榮昌盛,一片欣欣向榮之景。

百姓們驚呼:“仙界!那是仙界!”

“天降異象,陛下大福,皇後大福!”

“時家二小姐是瑞祥之兆啊!”

“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皇後孃娘千歲千歲千千歲……

大半個京城的人都呼啦跪下大喊皇上萬歲,皇後千歲。

封後大典上,冷翊辰也是看到了這異象,頓時嘴角上揚,眼裡皆是得意之色。

朕乃九天真龍,大婚之日天降祥瑞,果然早該劈死時傾。

時初雪也是心底大喜。

老天爺都在幫她呀,她還怕彆人說她身份低賤,結果天降祥瑞。

已經被髮配離開京城的時府眾人看到這異象,心裡滿是悲涼。

傾傾為了冷翊辰,付出了自己十年的光陰,最後卻落得慘死的下場。

連老天都要這樣對她嗎?

就在這時,時傾的魂魄化成一道虛影,朝天上飛去。

她裙角飄然,墨發如水,隻覺得自己脫胎換骨了一般。

低頭一邊,便見自己雙手白潔乾淨,膚若凝脂,竟是回到了她13歲時候的模樣!

時傾心下詫異,原來人死的時候是這樣的啊!

她低頭看了一眼底下的封後大典,隻覺得諷刺,不由得露出嘲諷的一笑。

隨即視線又落在時府眾人的身上,年邁的祖父祖父,斷了右臂的二哥,一夜白頭的父親母親,隻有半歲的侄兒……

一滴淚水順著臉頰滑落,時傾朝他們伸出手,卻冇有辦法觸碰到他們。

而底下的人們都驚呆了。

那不是時府是大小姐,時將軍時傾麼?

怎麼回事,真正的仙女是時傾?!

看著飛仙的時傾,冷翊辰眼底滿是驚豔之色。

他都忘了,原來時傾也這麼漂亮。

隻是她露出的那個諷刺笑容,讓他不舒服到了極點。

時初雪同樣不可置信,怎麼會這樣?

這異象不是為她而來的嗎,怎麼成了時傾昇仙了?

在眾人震驚的目光中,時傾就這樣飄進了光幕中。

【4321,時空穿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