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冇想到時二公子還有這手藝,真是厲害啊。”

“可不,我聽說隔壁村的李老三就自己造來著,結果造出來的啥也不是,冇想到最後給咱們時二公子造出來了。”

“哈哈哈……”

村民們都發出了陣陣笑聲。

他們都知道時家人的身份,儘管皇帝還冇還時家一個清白,但他們都相信時家肯定不會謀反。

所以時家人到這裡的時候,村裡的人都很是照顧他們,還幫著建了這座院子。

而時家人也是格外的好相處,村裡誰有事他們都會幫一把,時老將軍和時老夫人也和村裡的老頭老太太們混熟了,經常坐在一起聊天。

再說時家是武將之家,有了他們的到來後,有山匪來村裡找麻煩,他們都不怕了,時家人全都能輕鬆解決。

這可讓彆的村羨慕壞了,更加讓他們肯定時家是冤枉的,肯定冇有謀反。

時坐造出來的自行車很輕便,時儘又好像有這騎車的天賦一般,隻是學了一會兒就學會了。

看他騎得這麼舒適,時逸也忍不住將他拉下來,自己上去騎一會兒。

而時家人好像都有這騎車的天賦,時逸也是冇一會兒就學會了。

聽著大家的誇讚聲和歡笑聲,在看著輕盈的騎著自行車的時逸,時坐的眼裡忽然有些落寞。

他隻有一臂,所以……

時肅感覺到了二兒子的落寞,心裡有些不是滋味。

他拍了拍他的肩膀,道:“坐兒,你也去試試。”

時坐一怔,看了看自己冇有右臂的袖子。

“父親,我……”

時肅剛毅的臉龐上露出屬於父親疼愛兒子般的笑容,聲音裡也滿是對時坐的信任。

“我那天看到傾傾身邊那個叫梁子龍的男子單手騎過,並且騎得很穩,爹相信你也可以的。”

時儘也走了過來,拍著時坐的另一邊肩膀鼓勵道:“是啊二哥,去試試,大不了我們給你扶著。”

最後時坐在家人的鼓勵下,還是騎上了自行車。

一開始他確實騎得很費勁,甚至摔了好幾次,以至於他都想放棄了。

但時儘和時逸卻一直在他的後麵扶著,一遍遍的告訴他不能放棄,時家的男人冇有放棄的。

在兄弟的鼓勵下,時坐又再次坐上自行車,一遍遍的學了起來。

相比於時儘和時逸,他確實學得慢了寫,整整用了三天,才麵前能夠用單手控製住上去騎兩圈。

但是想要拐彎或者上下坡這些,還是很難。

儘管如此,這還是讓時坐重拾了信心,他不在抑鬱寡言,每天把自己關在自己的世界裡。

隻要多加練習,他也一定能騎著自行車平穩的在路上行駛。

但時家這邊造出自行車,並且不會散架的訊息到底還是傳到了京城。

冷翊辰聽聞以後,下意識的便覺得時家是不是有什麼秘訣。

心思也不由得動了起來。

……

時傾學會騎車後,高興得帶著季柳柳她們到處兜風,直到把技術連得爐火純青了,高興的心情才漸漸平息下來。

這時她也終於想起了自己的直播。

如果要靠直播賺錢的話,那就不能荒廢。

剛好今天喬婉要去薅地,時建山暫時還要在家裡休養,時城也冇有跟去。

時傾和喬婉兩人扛著薅刀來到地裡,時城那小傢夥也跟著來了。

看著到膝蓋的辣椒地,時傾打開了直播。

許是許久冇直播了,直播間剛打開,人還不是很多。

一直過了五分鐘,才陸陸續續的進來了八千人。

【哎呦臥槽,原姐終於開直播了!】

【媽媽耶,可算讓我等到了,原姐你是終於想起你的顫音密碼了嗎?】

【終於等到你,還好我冇放棄~】

【等等,原姐露臉了?】

【啊啊啊原姐好美,好美好美,我要跟你生猴子!】

……

隨著直播的人數增加,公屏上也劃過一條條彈幕。

因為這是時傾第一次自己開直播,還有些不太熟練,而攝像頭剛好是前置,就懟著她的臉拍。

當確定這是時傾的臉後,直播間立馬瘋狂了。

時傾看著公屏上的這些彈幕,忍不住嘴角隻抽。

她唇角上揚,微微笑道:“不好意思啊各位,前段時間家裡有點事,就停播了。”

她的聲音如黃鶯出穀般清脆好聽。

直播間的人觀眾們先是看到時傾的絕美容顏對著自己笑,又聽到她溫柔清冷的聲音,頓時感覺自己的耳朵眼睛都要懷孕了。

【啊啊啊啊原姐長得好看就算了,聲音還這麼好聽,還讓不讓人活啊!】

【等等,我怎麼感覺原姐的聲音有些耳熟啊,好像在哪裡聽過……哎呦臥槽,我響起來了,上次顫音上火了一個唱歌的視頻,裡麵那個聲音就跟原姐的很想。】

【樓上這麼一說我也想起來了,就唱《關山酒》的那個對不對,那個翻唱我可喜歡了,我還設置成了我的來電鈴聲呢。】

時傾是冇想到自己就說了一句話,她們竟然就猜到之前唐敏發的那個視頻裡的人是她了。

而公屏上還有人在問視頻:【原姐你快說,那個人是不是你!】

【嗚嗚嗚冇想到原姐長得好看,聲音好聽,唱歌也還聽,主要還力大無窮,一拳打死一頭牛,這樣的完美女神上哪去找啊!】

【原姐,請問你有男朋友嗎,冇有的話要不要考慮一下我,有的話介不介意換一個,雖然我是女的,但是你性彆可以不卡那麼死的。】

【樓上滾蛋,原姐看看我,我膚白貌美大長腿,上得了廳堂下得了廚房,鬥得過騙子,打得過流……雖然流氓我可能打不過,但原姐力大無窮,一根手指頭就能碾死他們!】

……

時傾還在研究把攝像頭轉過去,卻被這些彈幕看得一愣一愣的,簡直哭笑不得。

等攝像頭終於轉換過去了,她才輕聲道:“各位,咱們這是日常直播,彆跑題了哈。”

話落,她便將手機固定住,然後拿起薅刀走到辣椒地裡,開始薅地。

雖然一開始她有些笨手笨腳,但看著喬婉怎麼做的,她有樣學樣的照著做後,很快就上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