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播間的觀眾們看到這一幕,都是連連歎息:

【哎,原姐明明可以靠顏值吃飯的,卻要在這裡乾農活。】

【今天不打稻穀改鋤草了嗎,原姐家稻穀打完了嗎?】

【話說原姐的那個小夥伴上哪去了,怎麼今天是原姐自己開直播了?】

【估計有事吧,不過要不是原姐自己開直播,我們還看不到原姐的顏值呢。】

儘管冇有人回答他們的問題,他們依舊自己在直播間聊得很嗨。

直播間的觀看人數也陸續漲到了六萬人。

這對於一個新人主播來說,真的是很高的人氣了。

何況還會上下浮動,浮動最高的時候達到了七萬。

而直播間很多人都想要再看時傾施展大力氣,因為他們很多都是被上次時傾的力大無窮給圈粉的。

可惜今天的時傾就是簡單的給辣椒地鋤草而已,大力氣他們是看不到了。

儘管如此,直播間的人數還是不減多少。

隨著一條條彈幕飄過,各種禮物也刷了層出不窮。

因為知道時傾在直播,所以喬婉都冇怎麼和時傾說話,就是偶爾的閒聊,時不時問一下時傾累不累,累就休息一下。

安靜的氛圍下,這樣的問候就顯得很溫暖……

至於大軒這邊,依舊有那些每天以看直播為樂子的公子哥們在茶館或者酒樓一邊看光幕直播一邊品茶。

本來看時傾母女薅地,他們也覺得很無趣的,但光幕鏡頭就好像知道他們的想法一般,硬是把視角對準了時傾直播的手機。

於是手機上的彈幕就全都被他們看在了眼裡。

這一條條的彈幕和打賞刷過,他們是看得津津有味,樂此不疲。

於是便也又有人發出了歎息:“哎,若是咱們看的光幕上也能看到彈幕就好了,那樣可就比現在有趣多了。”

“可不,那樣不知道是不是就能看到彆的地方說的話?”

“肯定可以啊,你看這手機裡的彈幕,肯定就是全國各地看直播的人發的,隻是咱們這裡的都看不到,太可惜了。”

……

這塊地不算很大,這裡的薅完,時傾她們又繼續去下一塊。

中午回去吃完飯後,下午又繼續來乾。

就這樣一整天都在地裡忙活。

烈日炎炎之下,直播間的觀眾們即使很多都是在空調房裡吹空調,可是看著時傾母女頂著大太陽乾活,她們都覺得熱了。

【哎,莊稼人真是太不容易了,這麼大的太陽還要在地裡忙活,看看她們頭上的汗水,我吹著空調都覺得熱了。】

【樓上 1,種莊稼真的是很難的一項職業了,一年三百六十五天,除了偶爾的農閒時候,幾乎每天都要頂著風吹日曬去地裡乾活,而且就算是農閒的時候,很多人也閒不住會給自己找事做。】

【不知道原姐塗防曬了冇有,看她這細皮嫩肉的,萬一曬脫皮了可怎麼好啊。】

【時間不語打賞了五個嘉年華】

【時間不語打賞了五個熱氣球】

【時間不語打賞了十個熱氣球】

……

一連串的禮物打賞飄過,直播間又熱鬨了起來。

【臥槽臥槽,大佬又來了,大佬康康我,我可以做你對象嗎?】

【大佬大佬,你的腿上還缺掛件嗎?】

【這個時間不語真的是原姐的大粉啊,每次原姐一開直播就禮物不斷,是不是看上原姐了?】……

對於“時間不語”這個昵稱,直播間的人們都已經很熟悉了,每次隻要時傾開直播,他基本都會在,然後各種刷禮物,榜一永遠是他。

到了傍晚,時傾和喬婉準備收工回家,時傾來拿起手機,說了句要關直播了,下次見,就果斷關掉了直播。

直播間黑屏,還有人發著彈幕打趣:

【嘖,原姐真是越來越熟練了。】

【尤記得上次原姐連直播間都不會關,笑死了。】……

時傾收起手機,和喬婉一起扛著薅刀往家走去。

路上,喬婉問道:“傾傾,你那個直播間現在還有人看嗎?”

她還記得上次才播了幾天就賺了五萬塊的事情。

時傾想到關播的時候掃了一下觀看人數,好像還有四萬多人再看。

“嗯,有吧,好像看的人還挺多的。”

“那就好,有人看是不是就會有錢啊?”喬婉問。

時傾搖搖頭:“這個我還不太清楚,不過好像是要人家送禮物纔會有錢。”

喬婉皺眉:“那你這一句話都不說,手機就一直放在旁邊,人家會刷禮物嗎?”

時傾:“應該會吧,一開始播的不就是這種麼,不過就算冇有也沒關係,就當娛樂吧。”

“嗯。”

喬婉想想也是,本來這直播賺錢就有些不現實,人還是要腳踏實地的才行。

所以就像時傾說的,就算不能賺錢也沒關係,就當是個樂子了。

母女倆回到家,時建山已經做好了晚飯。

看著桌上的三菜一湯,都是剛做的新鮮菜,不像中午的剩菜加熱。

時傾忍不住誇讚道:“老爸下廚了啊,看起來不錯哎,不知道好不好吃。”

時建山擦擦手,嗬嗬一笑。

小時城跑過來,拽著時傾的衣角仰著小臉,一副求表揚的表情:“姐姐,我也有幫忙哦,我幫忙削土豆皮了呢。”

時傾毫不吝嗇的在他額頭上點了個大大的讚:“嗯,真棒,爸爸身體不好,你在家要好好照顧爸爸,聽到冇?”

小時城好似收到了什麼重大任務一般,重重的點頭,堅定道:“嗯,姐姐放心,我一定會好好照顧爸爸的。”

看著姐弟倆的互動,喬婉和時建山都是一副好笑的表情。

“行了,快去洗手吃飯吧。”喬婉溫聲促道。

一家人去洗手吃飯。

大軒朝,看到這一幕的大軒人們都是嘖嘖嘖的一臉嫌棄。

尤其是那些有些家底,有是讀書人的男子們:“君子遠庖廚,這時將軍的父親不知道嗎,竟然還下廚等家人回來?”

“做飯等家人回來吃,這不都是妻子纔會做的事麼?”

而女人們則是一臉豔羨:“雖說男人下廚不太好,但是時將軍家這樣的氛圍真的很好啊,誰在家誰做飯,誰有空誰乾活,母女倆忙了一天回來,就能吃上熱騰騰的飯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