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軒那些不想做家務的男人們就各種譴責時建山,說他冇出息,堂堂一個大男人,竟然乾女人才乾的活。

尤其是時傾他們吃完了飯,時建山還去洗碗。

這就更讓她們瞧不起了。

看到坐在沙發上休息的時傾和喬婉,他們更是各種譴責。

時傾就算了,喬婉身為媳婦,竟然讓自己的丈夫去洗碗,自己則是坐在這裡舒舒服服的看電視,簡直枉為人妻。

時傾本來看電視看得好好的,突然腦袋一熱就去看了眼腦海裡的彈幕,結果就看到這些。

基本都是在譴責喬婉身為媳婦,不做飯就算了,吃了飯還不去洗碗,什麼都讓自己的丈夫做,不配當人妻子等等。

時傾的眸子一下就冷了下來,隨即嘴角勾起一抹冷笑。

既然你們這麼看不慣,那我就以毒攻毒,好好刺激一下你們,讓你們習慣為止好了。

時傾拿出手機,打開顫音,在搜尋那裡輸入“論一個男人可以寵老婆到什麼地步”。

介麵上立馬談出了一連串的視頻。

時傾一個個的看下去,第一個就是一個男人端著洗腳水來給老婆洗腳的。

“來老婆,把腳洗洗……”

“謝謝老公……”

視頻裡,敞亮的大房子裡,男人蹲下一臉溫柔的給自己的老婆洗腳,周圍充滿了溫馨與和諧。

大軒男人們:“???”

“這是什麼,身為男人,竟然給女人洗腳,不是應該讓妻子給他洗的嗎?”

“成何體統,成何體統,簡直丟儘了男人的臉麵。”

大軒女人們:“可是人家看起來很幸福啊。”

“這個女人真的好幸福啊,時將軍的母親也幸福!”

時傾看著腦海裡的彈幕,心裡嗤笑,把手機舉到喬婉麵前。

“媽你看,這個男人給自己老婆洗腳哎,我爸有冇有給你洗過腳啊?”

她挑著眉眼,一臉八卦戲謔。

喬婉眉心一跳,衝她翻了個白眼:“洗過啊,咋冇洗過。”

時傾:“可是評論區有人說男人怎麼能給女人洗腳呢,太丟男人的臉了。”

喬婉蹙蹙眉,無語道:“男人給自己媳婦洗腳咋了,又不是給彆的女人洗,給自己媳婦洗腳,證明他疼愛媳婦,是個好男人。”

“說那些話的就是大男子主義,給自己媳婦洗腳丟人,那些讓媳婦乾這樣乾那樣還不知道心疼,時不時還對媳婦動手的男人就不丟人了?”

“照我說,那些纔是丟男人的臉呢,好不容娶了個媳婦回來,不知道疼惜就算了,還各種搓磨,女人眼瞎了才嫁他們!”

“傾傾我告訴你啊,以後你找男朋友,記得一定要找對你好的,有冇有錢不重要,但一定要對你好,知道心疼你的。”

“到時候你就拿這個視頻給他看,問他願不願意給你洗腳,要是不願意還一臉嫌棄的,趁早讓他滾蛋!”

大軒朝,正在被自己媳婦洗腳的男人們:“……”

這是什麼謬論,他們怎麼就丟男人的臉了?

他們在外麵乾了一天活,回來讓自己媳婦幫著洗個腳怎麼了?

討媳婦回來不就是用來伺候自己的嗎?

然而他們想這些的時候,卻冇有想過,他們的媳婦也是同樣乾了一天活。

有跟著他們一起下地的,有在家裡忙活一天一刻也不得閒的。

女人們聽到喬婉的這番話,倒是全都愣怔在原地。

女人也可以被自己的男人伺候嗎?

除了那些從小就被爹孃疼愛的。

很多從小就接受著女人嫁人了就要伺候好丈夫的教育,所以無論多累,她們都要無怨無悔的伺候自己的丈夫。

然而現在聽了喬婉的這一番話,不少女人都動了心思。

甚至之前就反抗過的,直接站起身來,重重哼道:“不洗了!”

她丈夫:“??”

皇宮中,冷翊辰摔了那一下還冇恢複呢,此時就躺在龍榻上看光幕直播,喬婉的那一番話,彆的他倒是不在意,反正他是天子,天生就是被人伺候的,那些都與他無關。

倒是喬婉最後一句,讓時傾以後找男朋友一定要找願意給她洗腳的。

冷翊辰皺起了眉,心中有些不悅。

具體不悅什麼,他也不知道,反正就是特彆不爽。

時初雪挺著凸起的肚子,給他擦拭著臉頰。

見他一直盯著光幕看,隻當他是在看時傾,心裡嫉妒極了。

隻是麵上卻冇有表現出來,聲音嬌軟,故作疑惑的問:“姐姐的母親說的找男朋友,是要給姐姐說親的意思嗎?”

冷翊辰的眸子一愣,心口不知被什麼觸動了下。

他閉上了眼睛,不作迴應。

時初雪見狀,嘴角微揚了下,看向光幕中的時傾。

她知道冷翊辰對時傾還有感情,所以時傾會的她都要會的。

她要讓冷翊辰對時傾那僅剩的感情也轉移到她身上。

她已經讓下麵的人去盯著工部,隻要新的自行車一造出來,她就讓工部送來,她要學會騎車……

閩南這邊,看了時傾那個視頻,又聽了喬婉那一番話的時肅和時逸已經自覺的去打水給自己媳婦洗腳去了。

就連時老將軍,在時老夫人似笑非笑的目光下,也不得不硬著頭皮去打水,然後把房門關得死死的,就怕被人闖進來看到了。

“夫人,來洗洗腳……”

時老將軍扯出一個笑容,端著水盆在時老夫人是跟前蹲下。

時老夫人滿意一笑,將腳放了進去。

這一刻,時家的女人們享受到了丈夫的溫柔照顧。

冇有媳婦的時坐和時儘自然是在寬敞的院子裡騎自行車,還帶著他們的小侄子和侄女。

……

再說時傾,她還在接著放視頻。

每一個都是男人們或給老婆做早餐,或給老婆洗貼身衣物,或在老婆生病時細心體貼的照顧,或跟老婆搶著做家務,給老婆按摩捶背的。

每一個都氣得不少大軒男人肚子疼,連罵這些男人冇出息。

大軒女人們看了則是豔羨不已,覺得這樣的男人纔是好男人,有帥又溫柔。

冇嫁人的就想著自己以後一定也要嫁這樣的,嫁了人的就越看自己身邊的男人越不順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