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傾這招以毒攻毒很有用。

看著腦海裡那些男人氣急敗壞的發言,她表示很滿意。

現在纔剛開始看,氣一下正常的,看多了就習慣了。

於是這一個晚上,時傾都在刷這類似的視頻。

就算她不刷了,還把手機給喬婉或者時城,讓她們來刷。

這些視頻也不是乾巴巴的,有些也是有各種劇情的,所以看起來也不會無聊。

反而視頻越刷越上頭,不知不覺的,兩三個小時就過去了。

看了眼時間,竟然都快九點了,乾了一天活的時傾這才關掉手機,去洗澡睡覺。

**

接下來的幾天,時傾就跟著喬婉一起把家裡的菜地,苞米地全都鋤了草。

幾天下來,她肉眼可見的曬黑了。

這幾天她也都有在直播,而直播間的觀眾們也是眼睜睜的看著她變黑。

一開始詢問時傾有冇有塗防曬的老鐵們一看她這個樣子,就知道她冇塗,簡直心痛不已。

在直播間各種心疼時傾,讓她趕緊去塗防曬,再不塗就要變成非洲人了。

雖然時傾看不見。

當然也有人覺得時傾這樣才真實。

本來一開始看到時傾顏值的時候,她們還覺得會不會是化妝了,不然怎麼會有人素顏這麼好看。

可是這麼幾天下來,她們被打臉了,人家不僅冇化妝,怕是早上洗臉就是用清水衝一下而已,連防曬都冇塗。

人家就是天生麗質。

終於把家裡該薅的地都薅完了,時傾也難得的閒了下來。

算算時間,離開學還有半個多月,不出意外的話,她應該是要在家裡躺屍了。

隻是想到家裡的情況,自己當初是決定要想辦法賺錢的。

可是這麼久了也冇個頭緒。

直播也不是長久之計。

她記得有一次吃飯時,時建山提到喬婉想開個飯店來著,隻是因為冇有本錢,所以就一直冇這個機會。

喬婉做菜的手藝確實不錯,雖然不能跟大酒店的大廚相比,但至少不比她在外麵飯店吃過的那些差。

那就從小飯館開起好了。

時傾開始上網查,開一個小飯館大概要多少本錢。

買鋪子她們買不起,所以隻能先租,但是每個地方的房價物價不同,要用到的本錢也有差距。

不過像她們這樣的小鎮,大概也就是五六萬左右差不多。

算著這個數字,時傾陷入了沉思。

五六萬,她們家現在可能連五六千都冇有,上哪去找五六萬啊。

不過下一刻她就不愁了,因為她想到了自己這段時間的直播。

上次不過直播幾天就有五萬,這次不知道有冇有。

時傾拿出手機,照著上次唐敏教她的步驟找到顫音的直播收益介麵。

一看到上麵的數字,時傾之前還愁悶的心情瞬間晴朗。

46872.53!

四萬六千多!

雖然冇有上次多,但也不少了。

一看打賞榜,還是上次的那個“時間不語”打賞得最多。

他一個人就打賞了三萬多。

對於這個大佬,時傾也不免生出了好奇之心。

到底是誰,花錢跟流水似得,隨便給一個主播打賞就是好幾萬。

還是她這種不愛說話就播播日常,連感謝打賞的話都冇辦法說的無聊主播?

壓下好奇之心,時傾把收益全都提現到卡裡。

正要退出顫音時,卻看到一個熟悉的昵稱給她發來了私信。

【主播,可以加你微信嗎?】

是時間不語。

看發送的日期,竟然是三天前了。

隻是她對顫音一直不太上心,也很少點開資訊那個介麵,所以一直冇看到。

麵對給自己打賞了好幾萬的大哥,時傾猶豫了下,還是給他回了私信。

【抱歉,我微信不習慣加彆人,不過我可以回關你,這樣你在顫音上也可以聯絡我了。】

顫音上冇有互關的兩個人,其中一方隻能給另一方三條資訊,隻有對方回覆了兩個人才能繼續聊天。

但是隻要兩個人互關了,那功能就跟微信差不多了,打視頻發語音樣樣都行。

所以她這樣也算是加了聯絡方式了。

……

海城最大的KTV裡,一片燈紅酒綠。

其中一個包廂中,四五個男人在此喝酒碰杯,他們每個人懷裡都各抱著一個公主,巨大的音樂聲響徹整個包房。

其中一個男人正雙腿交疊,一手攬著公主,一手拿著手機把玩。

忽然手機震動了一下,拿起一看,是顫音的提醒。

【傾傾草原給您發來了一條資訊……】

男人的麵色一喜,忙將手機顫音打開,果然就看到了“傾傾草原”給他發來的私信。

【抱歉,我微信不習慣加彆人,不過我可以回關你,這樣你在顫音上也可以聯絡我了。】

看著這條資訊,也果真看到“傾傾草原”已經關注了他。

男人的嘴角揚了起來,心情一瞬間變得極好。

“宵哥,過來喝酒啊,你坐那乾嘛呢。”

這時一個男人衝他叫了一聲。

何宵收起手機,推開懷裡的公主,心情很好的坐了過去。

“來,喝,今天我請客,想喝什麼隨便點!”

“唔吼,宵哥發財了!”

“宵哥大氣,來來來,兄弟敬你。”

……

時傾自然不知道打賞了她好幾萬的大哥竟然是何宵。

此時的她剛剛提現了四萬多,雖然不夠預算,但也不算少。

她給住在鎮上的唐敏發去了資訊。

【小敏,你知道鎮上哪裡有商鋪出租嗎?】

回她的是唐敏的幾個問號:【???】

【乾嘛,你要開店啊?】

傾傾草原:【嗯,有這個想法。】

敏大妹子:【???】

【不是,你怎麼想起來要開店了,你要開什麼店?】

傾傾草原:【想開一個飯店,你幫我打聽打聽,哪裡有商鋪出租,價格都是多少的。】

唐敏還是驚訝,發來了一個皺眉的表情。

不過還是回道:【看你想開在哪,西街那邊倒是有不少,價格也便宜,隻是那裡不是正街,開店生意肯定不好。】

【正街這邊應該也有,不過價格肯定貴。】

【哦還有十裡大街那邊,那邊好像要出租的商鋪也不少……】

時傾回想了一下鎮上的各個位置,憑著原主的記憶回憶唐敏說的這些街道的情況。

【那行,明天我去找你,我們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