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傾打算親自去看看。

根據記憶,西街確實有些偏,不是開店的最佳首選。

但是正街的租金肯定也貴。

倒是十裡大街好像可以。

那條街是新修起來的,據說兩年前就說會打造成步行街,隻是兩年了,雖然開起了不少店鋪,隻是離步行街似乎還差很遠。

但人流量也是不錯的。

唐敏很快回了資訊:【好啊,那明天你來找我,我聽柳柳說你會騎車了,明天自己騎車來?[斜眼笑]】

時傾嘴角勾了勾,手指在手機上敲了幾下:【看情況吧】。

跟唐敏說完後,時傾出了房間。

現在是晚上**點,時建山還在看電視。

喬婉則是在廚房弄辣椒麪,就是把炒乾的辣椒搗碎,弄成粉末狀。

時傾走到時建山身邊坐下,打算探探他的口風。

“爸,你說,現在那些開飯店的賺不賺錢啊?”

看電視的時建山轉過頭來,不解問:“你問這個乾啥?”

時傾勾唇一笑,小聲的說:“我想開個飯店,你覺得咱家開個飯店怎麼樣?”

時建山驚訝了下:“開飯店?你咋突然想起要開飯店了,你不是要上學嗎,這要不了多久就要開學了,開什麼飯店啊。”

時傾:“我要開學了,那不還有爸你們在家麼,我聽說現在開飯店挺賺錢的,而且我媽做飯那麼好吃,要是咱家也開一個,生意肯定不差。”

時建山搖頭否決:“你想太簡單了,開飯店哪有那麼容易啊,光是本錢就不知道上哪去找,你還是好好上學吧,等畢了業,在海城找個工作,穩定下來,我跟你媽就放心了。”

時傾撇撇嘴,“爸,本錢的問題我來解決,你就說想不想開吧。”

她一臉認真,完全冇有一點開玩笑的意思。

時建山這才正經起來:“傾傾,你說認真的?”

時傾點頭:“是啊,你看我像開玩笑麼?”

時建山:“可是開店不是那麼容易的,萬一賠了……”

“爸,不試一下怎麼知道不行呢,我讓唐敏去打聽了,看看鎮上有冇有合適的店鋪出租,明天我就去找她,跟她去看看。”時傾道。

時建山冇想到她這麼速度,說乾就乾,一時有些啞然。

“你想好了?”他再次不確定的問。

時傾:“嗯想好了,對了,我記得下個月月底不是媽的生日麼,我們先彆給媽說,到時候給她一個驚喜。”

“這個店我也是打算給媽開的,到時候飯店開起來,她就是老闆娘了。”

農村人不打工不做生意,光靠種地的話,一輩子也存不了幾個錢。

時傾想讓他們走出這個界限。

時建山聽她這麼說,頓時心裡不知道什麼感覺。

他當然知道喬婉一直以來都想開一個自己的店,隻是條件不允許,他也冇有那個能力去幫她實現願望。

卻冇想到時傾二話不說就將這個計劃提上了日程。

“行,既然你想好了,那就去做吧,需要錢就跟爸說,爸來想辦法,有什麼要幫忙的也跟爸說。”

時建山決定無條件支援她。

老爸答應了,時傾當然高興。

“行,那明天我就先跟小敏去看看,到時候再來問你。”

時建山:“好。”

父女就這樣愉快的決定了。

次日,吃過早飯後,時傾就去跟季柳柳借了電瓶車。

季柳柳問她要去哪裡,時傾也冇瞞著她,直說要去鎮上看房子。

季柳柳聽說時傾竟然要開飯店,很是詫異,再加上現在她在家也冇事做,就跟她一起去了。

兩人騎著電瓶車來到鎮上,時傾給唐敏打了電話,冇多久唐敏就帶著孩子來了。

她公公婆婆都要上班,所以平時孩子都是她帶的。

看到時傾兩人,唐敏笑道:“柳柳也來了啊。”

季柳柳趴在電瓶車頭上衝她挑了挑眉,“可不,要不是傾傾去借車,我還不知道你們想瞞著我乾大事呢。”

“噗!”唐敏被她逗笑了,舉手道:“乾大事的是時傾,可不是我啊。”

一番說笑後,季柳柳看了一圈四周:“你這車子找個地方停著吧,咱們走路去,不然也坐不下。”

季柳柳點點頭,將車子停在了路邊。

三人牽著三歲的蕭衍走在路上,唐敏問時傾:“你想好租哪邊的店了嗎?”

時傾點頭:“先去正街看看吧。”

雖說主要想租十裡大街的,不過她還是想都先看一下,如果正街有合適的那自然是最好了。

“行,那就去正街。”唐敏點頭,幾人往正街而去。

正街屬於她們這個小鎮比較久遠的街道了,平時星期天人們趕集就是在這裡。

因為有些年頭,所以看起來也比較老舊,街道不僅不寬,若是周天的話還會顯得擁擠。

兩邊的房子也都是翻新的。

雖然如此,但人流量還是挺大的。

比如現在,雖不是星期天趕集的日子,但還是有很多逛街的行人。

時傾幾人一邊逛一邊看,耳邊是行人們的交談聲和兩邊商鋪小販們放的喇叭聲。

‘兩元,兩元,通通兩元,樣樣兩元,全部兩元,隻要兩元,兩元你買不了吃虧,買不了上當……’

‘好訊息,特大好訊息,品牌服裝清倉甩賣,一百元三件,隨便挑隨便選,全場一百元三件,優惠多多,實惠多多,賣光為止,機不可失失不再來……’

‘賣菠蘿、蔗杆、香蕉、芒果、棗子、橙子、柚子、糯米糍粑、麻花、米粉……’

……

聽著這些各種各樣的叫賣聲,時傾竟是莫名的覺得好玩。

甚至還有想要進店去看看的衝動。

不隻是她,就是大軒朝的百姓們聽見這樣的叫賣聲,也是覺得稀奇極了。

這還是時傾第一次逛小鎮上的集市。

雖然冇有大城市的繁華,可是又莫名的給人一種樸實無華的親切感。

大軒百姓們都疑惑這些人的叫賣聲怎麼這麼大。

尤其同樣做生意的商鋪老闆和小販們。

他們做生意當然也會叫賣,但經常都是叫不了多久就口乾舌燥了。

可是時傾她們這邊的卻是一直叫個不停,好像都不帶喘氣停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