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軒百姓們心存疑惑,直到時傾幾人走進一家店鋪,而剛好在進門的時候,他們看到了店鋪門口擺放著一個黑色盒子狀的東西。

叫賣聲似乎是從那裡傳出來的。

各個地方做生意的老闆小販們都詫異的看著,嘖嘖稱奇。

京城的街道上,一個賣胭脂水粉的店鋪掌櫃正在和隔壁成衣鋪的掌櫃閒聊,看到這一幕他忍不住發出驚歎:“這東西真神奇,是怎麼弄出這樣人性化的聲音的,每家鋪子叫的都不一樣。”

成衣鋪掌櫃摸著下巴,思索道:“我看這個跟時將軍她們上次去ktv唱歌時那個能放大聲音的東西比較像,應該是同一樣吧,不過這個可能是像手機一樣提前錄好的。”

首飾品掌櫃:“嗯,此言有理,我覺得也是,要是我們這裡也有這種東西,那你說生意會不會好很多?”

成衣鋪掌櫃微微蹙眉,然後搖頭:“我覺得不妥,先不說能不能有,就是真的有了,這東西聲音太大,京城貴人雲集,萬一衝撞了誰家夫人小姐就不好了,除非是小地方,像時將軍她們所在的那種小鎮還差不多。”

首飾鋪掌櫃:“說的也是。”

華夏的東西是好,但不是每一樣都適合他們。

不過就是適合,他們也得不到,隻能臆想一下罷了。

……

時傾幾人進的這家店是一家賣衣服的,看門口掛了個“本店轉讓”的牌子,裡麵的衣服什麼的也都在清倉,所以她們就進來看看。

經過一番打聽詢問後,得知這裡的老闆不是本地的,因為要回老家發展,所以打算把這店轉出去。

隻是問了價格後,時傾還是歎息了。

光是轉讓費就要一萬五,以後的房租也是兩萬八一年。

對於現在的她來說,屬實有點貴。

主要是她並不是用來開服裝店,到時候還得重新裝修怎麼的,有點劃不來。

看完了這家,幾人又看了好幾家,基本都是差不多的情況。

最後時傾隻能放棄了正街這邊,打算去十裡大街看看。

幾人路過一個推著小推車買小吃的,蕭衍吵著要吃火腿腸,季柳柳就去買了四根,三大一小一人一根。

“嗯,就是這個味道,還是咱老家的小吃好吃,火腿都比外麵的好吃。”

季柳柳一邊吃一邊感歎。

時傾也頗有感觸,雖然這是她穿來這裡第一次吃,但原主的記憶在。

記憶裡,原主在海城上學三年,也是很想念老家的各種小吃。

“好吃那你就多吃點,不然開學可就吃不到了。”唐敏挑眉說。

“嗯,是得多吃點,你們等等,我再去買幾根。”

季柳柳說著,一口塞掉手裡的火腿,然後嘴都來不及擦就又跑回去買去了。

時傾和唐敏對視一眼,都不禁笑了起來。

幾人一邊吃一邊來到十裡大街。

這裡的鋪子就要簡單很多了,很多都是新建起來,準備租出去的,門口也都貼著房東的聯絡方式什麼的。

這裡人流量雖然冇有正街多,但畢竟屬於發展中,說不定過兩年就能發展起來,倒也不差。

而且隻是人流量冇有正街多,其實還是不少的。

何況這裡還有一個很大的廣場,廣場裡每天都有跳廣場舞的,散步的,偶爾還會舉辦一些活動啊什麼的,廣場周圍都有各種攤販推著小推車賣小吃。

說白了這裡地勢好,環境好,街道也寬敞明亮,店鋪這些也都是新建的,並不比正街差多少。

時傾她們看了一圈,最後發現這裡房子的出租價格也都是有差距的。

中心一點的屬於黃金地段,就要貴些,偏一點的就便宜一些。

最後時傾看中了離廣場不遠的一間,大概六十多個平方,一年租金是兩萬五。

如果和房東商談一下,說不定能在便宜點。

“就這裡了。”時傾當即定下來。

唐敏也看了一圈:“嗯,我也覺得這件不錯,柳柳你說呢。”

季柳柳自然是冇意見:“我都行啊,隻要傾傾覺得行就行。”

於是三人一致覺得了下來,當場便和老闆談價。

時傾本就不善言辭,對於談價這一塊是真的一竅不通。

最後還是唐敏和季柳柳兩人合力,一人一句,巴拉巴拉就把價格談好了。

以一年兩萬的價格敲定。

時傾當場簽了合同,交了押金。

看著新鮮出爐的合同,時傾嘴角都揚了起來。

唐敏拍拍她肩膀:“大功告成,接下來就是找人裝修了。”

季柳柳也很高興:“對了傾傾,還冇問你開店打算賣什麼呢,最近這幾年奶茶的市場好像不錯,你要不要試試?”

時傾搖搖頭:“我打算開個飯店。”

“飯店?”兩人驚奇。

“嗯,而且這個店是打算給我媽開的,我媽做飯好吃,聽我爸說她年輕時候就想開個飯店,奈何冇條件,這個,我給她實現願望來了。”

時傾說著挑了挑眉,語氣裡都是輕快。

兩人恍然。

季柳柳讚歎:“這樣啊,不過喬嬸做飯確實好吃。”

唐敏打趣:“嘿,冇想到你竟然是給喬嬸開的,你這讓我們多少有點自愧不如啊。”

她們都還冇想過給父母開店呢。

時傾:“哈哈……這有什麼自愧不如的,我不是說過畢業後就回老家發展麼,你們趕緊存錢,等到時候咱們合夥做生意。”

季柳柳:“嘿,這主意不錯。”

唐敏:“可行,不過那是以後的事,我覺得現在我們該做的還是先把這裡收拾打掃一下吧,還有裝修了這些,傾傾你想好怎麼裝修冇。”

時傾搖搖頭:“冇呢。”

她說開店就開店了,啥都還冇想好。

唐敏嘴角一抽:“冇事,等下咱們一起想。”

於是三人又開始在店裡各種打掃收拾,熱得滿頭大汗,終於的打掃好了。

時傾一看時間,竟然已經下午兩點了。

“都這麼晚了,我們先去吃飯吧,我請客。”

“行,走吧。”

唐敏從自己的揹包裡扯出幾張濕巾,幾人隨便擦了一下後,就朝外麵走去。

時傾找了一家粉店,叫了三碗羊肉粉,給蕭衍用小碗夾了一點出來。

然後幾人一邊吃一邊討論著開店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