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驚膽戰的接過幾人的錢,看著他們相互攙扶著離開後,老闆這才緩過來。

他眼神複雜的看著時傾幾人,一時竟不知道該說什麼纔好。

最後他歎了口氣,走到時傾麵前,一臉沉重的說:“他們是這一塊有名的混混,被你踢破嘴的那個叫王海平,平時大家看著都繞著走,你們還是……哎……”

他最後實在不知道咋說,歎了口氣離開了。

梁子龍麵色有些擔憂,但還是走過來關心的看著時傾:“時傾,你冇事吧?”

時傾搖搖頭:“冇事。”

老闆的話並冇有對她有多大影響,對於那些人,她並不放在眼裡。

不來惹她還好,要是來惹她,那她也不帶怕的。

季柳柳和唐敏李麗平緩了下心情,這會兒才跑過來拉起時傾。

“傾傾,你你你你剛纔,你……”季柳柳拽著時傾的手,詫異得說不出話來。

還是李麗接了她的話:“傾傾,你剛纔怎麼那麼厲害?”

唐敏倒還好,因為之前親眼看過時傾有多大力氣,所以現在比其他人冷靜。

反而是眼裡有些擔憂,怕那些人還會來找麻煩。

“我也不知道哎,就是剛纔挺生氣的,然後一下子就把人踢飛了。”時傾裝傻道。

季柳柳瞬間換上星星眼:“媽呀你剛纔太帥了,你那一腳簡直踢到我心裡去了!!”

“傾傾,你老實說,你是不是真的有武功,你有武功可不能私藏啊,要教我們啊。”李麗拽著時傾的另一條胳膊說。

時傾聳了聳肩,無奈一笑:“我也不知道啊,我要是有武功,一開始也不會老老實實的喝酒啊,要不是他想動手動腳,我也不會突然生氣,一生氣就下意識的對他動腳了。”

兩人一聽,貌似也是。

“我不管,你肯定有武功,你感覺感受一下,要是真有武功,可不能浪費了。”季柳柳耍賴道。

誰還冇個武俠夢啊。

時傾:“我怎麼感受麼?”

“好了,你們彆鬨了,先坐下吧。”這時唐敏開口。

幾人這才重新坐下。

唐敏和梁子龍臉上都有些擔憂。

唐敏說:“剛纔那人看樣子不是好惹的,今天吃了這麼大虧,後麵可能還會來找麻煩。”

被她這麼一說,季柳柳和李麗麵色也冷了下來。

“怕什麼,不就是幾個街溜子麼,我們還能怕他不成!”季柳柳氣道。

那人一開始先對她動手腳的,現在她還噁心呢。

梁子龍雖然也擔心,不過還是安慰道:“是啊,你們不用害怕,他們不能拿我們怎麼樣的,時傾,你……”

他看向時傾,欲言又止。

時傾神色淡然:“你想說什麼就說吧。”

梁子龍眼神複雜,歎氣道:“我想說,你以後看見他們繞著走,你畢竟是個女孩子,有什麼事的話,要記得跟我們說,第一時間給我們打電話。”

時傾心裡微暖,抿唇笑了下,還不忘開玩笑:“為什麼不是第一時間報警嗎?”

梁子龍:“呃……”

時傾失笑:“好了,我知道了,放心吧,冇事的,幾個街溜子而已,警察局就在前麵,他們還能把我們怎麼樣不成。”

“就是,我們要相信警察,彆管了,來繼續吃,有人請客的東西,彆浪費了。”

李麗不想讓他們再說這個話題,招呼大家繼續吃。

船到橋頭自然直,現在擔心也冇什麼用。

再說了,又不是他們先惹事的,他們怕什麼。

一開始她還想著服個軟,忍忍就過去了。

可事實證明有些事情不是你服軟就會冇事的,人家隻會覺得你好欺負,然後變本加厲。

幾人不再多說,又繼續吃了起來。

梁子龍當然也不好再說什麼。

隻是他想到自己身為這裡唯一的男人,在剛纔那種情況下,卻還不如時傾,心情不禁有些複雜。

一場鬨劇結束,其他客人也都重新回了自己的位置繼續吃喝,隻是視線時不時的就會往時傾他們這桌瞟一下。

九點半左右,時傾幾人這才散場。

把唐敏送回去後,時傾他們也都騎車回家了。

晚上的事情被拋之腦後,回到家後,喬婉和時建山還冇睡,看到她回來,兩人這才放心。

“傾傾回來了,今天怎麼想起來跟柳柳她們去聚餐了?”一進門,喬婉便疑惑的問道。

“這不是馬上就開學了麼,下次見麵又不知道該什麼時候了,所以就想聚一下,再說我之前讓她們教我學車,說請她們吃飯來著。”

“行吧,去洗一下睡覺吧,看你這滿身酒味,怎麼還喝酒了呢。”喬婉皺著眉,一臉嫌棄。

時傾笑了笑:“吃的烤串,就一起喝了點,那我去洗澡了啊。”

言罷,她若無其事的回了房間,找衣服洗澡。

而此時的大軒人因為之前鬨的那一下,都冇去睡覺,一直看著時傾她們回到家,這才放心。

見時傾這麼晚回家,喬婉卻隻是不輕不重的說了句,時建山更是啥反應也冇有,他們都不知道該說他們心大還是不負責任了。

“平時看著時將軍的父母挺關心她的,可是這時候咋又啥都不問了嘞?”

“哎,之前發生那樣的事,雖說時將軍她們都冇受傷,可聽那老闆的意思,那些人還挺厲害了,時將軍咋不跟父母說一下呢。”

“女兒這麼晚纔回家,他們還能這麼氣定神閒,也不知道怎麼當爹孃的。”

在他們大軒,女子要是這麼晚纔回家,那名聲早就臭了,當爹孃的咋還可能這麼氣定神閒的跟個冇事人似的。

……

時傾洗完澡後躺在床上,腦海裡不禁回想起了之前的事。

她突然意識到,這裡並不是她想象中的如世外桃源般和諧,每個地方都是有好人和壞人的。

不過在覺得的實力壓製麵前,壞人再壞也得夾著尾巴做人。

而她要做的就是讓她的家人有保護自己的實力,那就從最小的時城開始吧。

時傾決定明天開始教時城練武。

隻是忽然她又忍不住歎氣。

她還有兩天就開學了,現在教似乎也來不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