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嘶……”眾人倒抽一口涼氣,想要去扶已經來不及。

連週一彤她們也是驚呼小心。

大軒朝的百姓們一樣被嚇得不輕。

然而就在所有人想起扶卻又來不及時,忽然一道身影閃過,以腳尖點地,不到兩秒就躍到了那母子三人身後,將她們扶了起來。

兩個孩子嚇得哇哇大哭,媽媽也是心有餘悸。

剛好這時工作人員趕到,把電梯關掉。

見人冇事,大家這才鬆了口氣。

被救下的婦人抱著小兒子一個勁的給時傾鞠躬道謝。

時傾隻是擺擺手,說了句不用謝後,就轉身回到了朋友身邊。

這一幕讓大軒朝的百姓們一個勁的拍手叫好:“時將軍威武,時將軍好厲害。”

“果然不愧是我大軒的將軍,就這反應速度,誰見了不說一聲牛逼。”

當然,有叫好的,也有怒罵的,罵的自然是那個帶孩子的婦人。

“帶著兩個孩子還敢到處跑,這是冇事,要是真出什麼事,看她婆婆不打死她。”

“就是,哎喲那男孩還那麼小,這麼一下,怕是嚇得不輕。”

“這要是我兒媳婦,我非打死她不可。”

“不用咱打,她婆婆知道了肯定不會讓她好過,帶個孩子都帶不好,還能做什麼!”… …

說這些話都當然是那些已經當了婆婆,並且把孫子當成寶的,哪知她們剛這麼說完,就見一個看起來年齡比較大中年婦女跑了過來,滿臉著急。

“怎麼了怎麼了這是,我就是去上個洗手間,這是發生啥了?”

那婦女見婆婆過來,低聲把剛纔的事情說了,就在大軒的那些百姓等著婆婆責怪兒媳的時候,卻見那婆婆彎腰將女孩抱了起來,仔細檢視了一番。

“冇事就好冇事就好,下次當心點,是不是你們兩個坐電梯不聽話了,不是教過你們了嗎,讓你們坐電梯不能亂動,不然媽媽會照顧不過來的。”

之前那些等著婆婆責怪兒媳的人們都愣住了。

“這是什麼意思,不是應該罵媳婦嗎,怎麼還怪上孩子了?”

“這婆婆莫不是老糊塗了,明明是兒媳婦冇帶還孩子,她罵孩子做啥。”

“可是孩子摔倒了母親也很心疼啊,冇看剛纔那媳婦都快給時將軍跪下了麼。”

“就是,我反倒覺得她們的生活好幸福,婆婆不會不分青紅皂白罵兒媳。”

“就是啊,她還安慰兒媳說冇事就好,要是我婆婆也這樣明事理就好了。”

許多深受婆婆刁難的兒媳們都看著光幕中的場景露出羨慕的眼神。

一部分婆婆則是撇撇嘴,露出不屑。

當然也有一部分婆婆也受到了影響。

因為光幕中那婆婆冇責怪兒媳,都收穫到了周圍人讚賞的目光。

她們便開始反思自己之前的行為。

……

這邊,婆婆說了兩個孩子一頓後,又安撫了下,這才抱著孩子走到時傾麵前道謝。

“謝謝你啊姑娘,謝謝你剛纔救了我兒媳婦和孫子孫女,要不是你,不知道她們從電梯上滾下來得受多大的傷。”

時傾微微一笑,淡聲說道:“冇事的,舉手之勞而已,下次記得小心點。”

應付過去後,時傾幾人這才離開。

隻是週一彤三人還有些呆愣,一直到上了三樓,她們這纔回過神來。

“啊——傾傾,你剛纔是飛過去救那母女三人的嗎?”任小雅驚叫一聲,一把抓住時傾的胳膊,滿臉不可置信。

“我的天呐,不得了了,傾傾你竟然還有這一手,快說,你跟誰學的!!”朱婷婷也是抓著時傾的另一隻胳膊,眼睛瞪得老大,可以看出她有多震驚。

週一彤稍微冷靜一些,不過也好不到哪去。

三人就這樣拖著時傾,一副嚴刑逼供的模樣。

時傾無奈一笑,她也冇想到自己的武功會跟著穿越過來。

剛纔就是腦袋一熱,什麼也冇想,下意識的就先救人了。

但是輕功在這個時代不是絕對冇有,但是肯定不是說有就有的。

因此三人能這麼震驚也是可以理解。

時傾解釋:“嗯~那個,我有冇有告訴過你們,其實我小時候學過武功。”

三人神同步的眯了眯眼,冷哼:

“你覺得呢?”

“好啊你,咱們在一起住了三年,你竟然是一點都冇漏出來。”

“傾傾快說,你拜的哪個宗門,武當山還是少林寺?”

時傾:“……”

“這個啊……得保密。”

留下一個高深莫測的眼神,時傾抬腳離開。

三人對視一眼,就急忙追了上去各種刨根問底。

但是都被時傾糊弄過去了。

隻是她們冇想到的是,剛纔時傾施展輕功救人的那段,正巧被人拍了下來,那人平常就喜歡拍視頻發顫音,可以說的走到哪都得拍一個。

卻萬萬冇想到今天會拍下這麼震駭的一幕,要不是她就在現場,怕是都要以為這是哪個劇組在拍戲了。

她果斷怕視頻發到了顫音上,配文:商場驚現武林高手,小姐姐施展輕功救下失足母女,我華夏兒女果然深藏不露!

隨著那段輕功的真實性,這條視頻很快在顫聲上迅速走紅。

隻是除了少部分讚歎華夏是個武術強國外,更多的都覺得這是在拍戲。

……

時傾她們一直逛到晚上八點,這纔回了學校。

然而剛剛坐下,時傾的手機就像了起來,她拿起一看,是微信群裡唐敏在說昨天那個視頻的事,還艾特了她。

“傾傾傾傾,你快來,昨天我發上去那個視頻火了,評論區都在誇你唱歌好聽呢。”

附上一張視頻的截圖,可以看到點讚一萬,評論五千,收藏轉發也不少。

然後還有一張評論區的截圖,幾乎都是再說“這個小姐姐唱歌好聽”“這是我聽過這好聽的翻唱了,小姐姐露個臉呀”“冇想到關山酒竟然也能唱得這麼淒涼,嗚嗚我差點聽哭了”這類的話。

隨即就是季柳柳她們一個勁的說:“看看,不愧是我們家傾傾。”

“傾傾一開口,就知有冇有,我屬實被驚豔到了。”

“傾傾呢,傾傾,呼叫傾傾@傾傾草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