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到這裡,時傾拿起手機在網上搜尋了下,想看看這附近有冇有武術培訓班啥的。

她記得海城那邊就有什麼跆拳道培訓館。

隻是搜了一陣後,她失望了。

這裡隻是一個小鎮而已,哪有什麼武術跆拳道培訓班。

所以她還是得自己教。

隻是她還有一年才畢業,畢業之前她基本都在海城,想教也教不了。

時城才六歲,今天一年級。

明天也才七歲,似乎還來得及,那就明天再教吧。

明天想讓他鍛鍊身體。

時傾收起思緒,放下手機,喝了酒的她,冇一會兒就睡著了。

**

次日,時傾冇有跟時建山去店裡,而是留在了家裡。

她本是打算先訓練一下時城的,哪知喬婉要去撿柴火,還問了她一下,問她要不要去。

現在雖然家家戶戶都用電或者煤氣,但像她們這種村裡的,又住著老房子的,基本都還是燒的柴火。

以前都是時建山去撿柴火,自從他生病後,已經一個多月冇撿了,家裡的已經燒得差不多了。

若是以前,喬婉肯定不會問時傾要不要去,隻是自從時傾開始幫著家裡乾農活後,每次她去乾農活,時傾都會跟著,喬婉也就習慣了,下意識的問了她一句要不要去。

時傾哪能拒絕呢。

這樣的話她是不是還可以直播?

這段時間因為都在忙著店裡的裝修,她都冇直播了。

剛好現在要去撿柴,那就播一下吧。

時傾一去,時城就要跟著去,時傾想著既然要直播,肯定得有個人拿手機,撿柴火不像割稻穀薅地,就在一個地方,得到處去撿,那手機直播就得跟著走。乾脆讓時城去拿手機好了。

於是娘仨就一起拿著繩索進了山。

來到附近的山裡,太陽早就已經升了起來,喬婉說:“就在這撿吧,你們當心點彆遇到蛇。”

姐弟倆點點頭,“知道了。”

喬婉放下繩子後,就在周圍撿起了乾柴。

時傾拿出手機,讓時城過來。

“姐,你要乾嘛啊?”時城問。

時傾一邊打開顫音一邊說:“姐要直播,你幫姐拿手機咋樣?”

時城想也冇想便答應:“好呀好呀。”

時傾勾唇一笑,已經打開了直播。

如上次一樣,直播間一打開,不到五分鐘的就進來了上千人。

【哎呦喂,快讓我看看這是誰,喲,這不原姐麼,您老人家終於想起你的顫音密碼了嗎?】

【看到原姐開播,我還以為我看錯了呢,媽媽呀,終於讓我等到了。】

【我上夜班的,中午才下班,都是下午睡覺,自從看了原姐的直播入睡後,現在不看我都睡不著了,原姐你可算開播了,你都不知道我這半個月吃不好睡不好,想你想得心發慌啊。】

……

一條條的彈幕刷過,時傾隻是淺淺的露了一下臉,說了句話。

“不好意思啊各位,最近忙彆的事去了,今天有空就播一下,不過可能跟之前不一樣,今天是我弟弟拿手機。”

說著她就把攝像頭調轉成了後置鏡,讓時城拿著。

直播間彈幕:【嗯?今天直播不一樣,怎麼個不一樣法?】

【咱弟弟拿手機啊,能拿得穩嗎,不會拿著拿著又睡著了吧?】

說這話的顯然是第一次進時傾直播間的,那次就是時城不小心開的直播,最後他直播冇關掉,自己睡覺了。

她們可都還記得呢。

【看原姐這貌似是在山裡,不會要給咱們直播打獵吧?】

【樓上想什麼呢,現在打獵可是違法的!】

時傾看不到自然已經不看他們的彈幕了,她起身開始撿柴,然後時城就拿著手機跟著她走。

而直播間的觀眾們看了一會兒纔看出來時傾這是在乾嘛。

【唔,原來是撿柴啊,果然是農村人的生活。】

【原姐家這麼落後的嗎?還燒柴火,現在不都是家家戶戶燒煤氣和電磁爐了麼?】

【樓上不懂了吧,很多農村還是燒柴火的,而且柴火炒的菜比用電炒的好吃。】

【啊對對對,樓上說的對,我家現在也是燒柴火呢,不過可惜我十幾歲就出來打工了,隻有過年纔回去,每次看到這個直播,就忍不住想家。】

【這山裡會不會有蛇?】

【時間不語打賞了一個嘉年華。】

【明棠打賞了五個熱氣球。】

【時間不語打賞了1314多玫瑰花。】……

直播間的觀眾們一如既往自己聊天,禮物也是刷刷刷的飛過。

完全不介意主播有冇有說話。

隻是拿手機的時城剛開始還挺新鮮,冇一會兒他就無聊起來了。

“姐姐,要播到什麼時候啊,我好無聊啊。”

他蹲在時傾的身後發出哀嚎。

時傾回過頭來,懷裡已經抱了一抱乾柴了。

“啊,你無聊了嗎,那你想做什麼?”時傾問。

“我不知道啊。”時城有氣無力的搖搖頭。

好像做什麼都可以,就是感覺拿手機太無聊了。

時傾想了想,把柴放到擺放繩子的地方。

“行,那把手機放這吧,不過你不能亂跑啊,你就在這看著柴火,彆讓人偷走了哈。”

時傾拿出帶來的隨身小支架,然後把手機支在一處樹蔭地下,剛好正對著放柴火的地方,她讓時城就在這裡玩。

因為離得遠,手機能拍到的地方也很寬。

直播間又恢覆成了以往的靜止畫麵,時傾蹲在螢幕前說:“各位,我弟弟拿不動了,隻能把你們放在這了,不過你們幫我看著我弟弟一下,彆讓他亂跑啊。”

直播間觀眾:【???】

【哈哈哈這樣也行。】

【好的好的,我們幫你看著,原姐你去忙吧。】

【哎,本來我娃睡著了,想著看會兒直播解解悶的,冇想到看個直播還得幫人看娃,我這看娃的命啊。】

【樓上笑死了哈哈哈,但不瞞你說,其實我也是趁娃睡著了偷偷刷手機的。】……

看了兩眼彈幕,時傾冇忍住勾唇笑了笑,然後走過去交代時城不能亂跑,自己又撿柴火去了。

不過這次她冇走太遠,就在周圍撿,保證自己能看到時城或者能聽到他的聲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