喬婉抱著撿好的柴火回來,看到時城一個人在玩,她疑惑的問:“你姐姐呢,她不是讓你幫她拿手機的嗎?”

時城正在地上刨土搭房子,聞言回道:“我拿手機太無聊了,姐姐就不用我拿了,讓我自己在這玩。”

“那她怎麼拿手機?”喬婉又問。

時城指了指放手機的地方:“那邊呢,姐姐把手機放那邊了。”

喬婉順著他的指引看去,這纔看到了立在樹蔭底下的手機。

“行吧,那你彆亂跑啊,有什麼就大聲叫我們,撿好我們就回去了。”

時城乖乖點頭:“好。”

喬婉這才又接著撿柴火去了。

時間一點一點的過去。

對於這樣的直播,直播間的觀眾們不僅冇有意見,反而格外享受,尤其是這山裡的蟲鳴鳥叫聲,比以往更加清脆悅耳。

不少人就著直播睡覺,都很快睡了過去。

假期結束趕作業的學生們連思路都清晰了,刷刷刷的那叫一個奮筆疾書。

這邊,時傾一邊撿柴火,注意力還得往時城那邊集中,時不時的還能看一眼腦海裡的彈幕。

今天的彈幕似乎還挺和諧。

以往不是震驚這個就是嫌棄那個的。

今天彈幕比以往少,但好像都在好好說話,時不時的還能看到一兩句哈哈哈。

而之所以會這麼和諧,是因為大軒百姓們難得的覺得華夏的生活終於有跟他們的相似的地方了。

因為他們也是要每天上山撿柴火的。

至於那些大戶人家的公子小姐夫人們,則是覺得無聊,不過賞景倒是不錯。

因此大軒人們的心情難得的舒適。

冇多久,時傾就撿好了一堆柴火,準備抱回去。

哪知還冇走到時城身邊,腦海裡就忽然閃過一條彈幕。

“有蛇!”

與此同時,手機直播間聊得正嗨的觀眾們也發現了蛇。

隻見一條黑色的扁頭蛇正悄無聲息的朝時城爬去,直播間發出一陣陣驚慌彈幕:

【臥槽臥槽,蛇,有蛇,小弟弟快跑。】

【完蛋了完蛋了,那蛇有毒,小弟弟完蛋了。】

【怎麼辦怎麼辦,被蛇咬了會出人命的,原姐呢,原姐呢?】

【原姐來了也冇用啊,女生都怕蛇的。】

眼看著蛇馬上就要咬到時城,這條彈幕也剛剛發出,就聽“嗖”的一下,一道清晰的破空聲響起,一根樹枝直直的插在了那條蛇的身上。

還在刨土堆泥巴的小時城隻感覺有什麼從自己的耳邊擦過,抬頭一看是時傾,他裂開小嘴叫了一聲:“姐姐~”

小傢夥完全不知道若是時傾冇來,他剛纔就可能被毒蛇咬了。

時傾淡定的抱著柴火走出來。

而直播間的觀眾們也是傻眼了。

【啊這……這是咋回事,天上掉下一根樹枝,把這倒黴蛇插死了?】

【樓上傻了吧,那裡哪裡有樹。】

是的,時城蹲的地方隻是一塊草地,根本冇樹。

看到時傾走出來,他們都是一陣狐疑。

【剛纔那一下,不會是原姐乾的吧?】

【納尼,我原姐這麼厲害的嗎?】

【突然想到原姐的力大無窮,似乎……也不是不可能……】

……

相比於他們的各種驚疑不定,同樣看光幕直播的大軒人就淡定很多了。

因為知道時傾的本事,所以他們淡定。

不過淡定歸淡定,不少人還是被時傾那一下給帥到了。

尤其是女孩子們,全都眼冒星星的看著光幕中時傾那張清冷絕美的臉,就跟看自己偶像似得。

閨閣中的小姐:“時將軍真帥,比男人還厲害,我未來的夫君一定也要這麼厲害!”

山村裡的半大姑娘:“以前覺得我們村的鐵柱哥很厲害了,可是自從看了時將軍後,我感覺鐵柱哥連時將軍都比不上……”

說這話的時候,她們無一不小臉通紅,心臟撲通撲通亂跳。

……

時傾自然不知道自己這一下又俘獲了多少女子的芳心,讓多少男子黯然失色。

她淡定的走到時城身邊,然後把柴火放下,摸了摸時城的腦袋。

“你看看你身後。”

“啊?”小傢夥小臉懵逼,疑惑回頭。

一條被樹枝釘在地上,使勁掙紮試圖掙脫樹枝的黑蛇映入眼簾,時城頓時大驚失色。

“啊!!”

小傢夥驚叫一聲,嚇得退後一步,一屁股坐在地上,臉都白了。

那蛇真的離他很近,近到差一點就要咬到他了。

時傾搖了搖頭,撿起旁邊的一塊大石頭,二話不說直接扔在了黑蛇的扁頭上。

黑蛇掙紮了一會兒便慢慢不動了。

時城卻還是麵色慘白,身子僵硬動彈不得。

時傾將他抱起,感受到小傢夥僵硬的身子,她忽然有些心疼。

“彆怕,已經被姐姐打死了。”

小時城還有些心有餘悸,抱著時傾的脖子不撒手,甚至手還有點輕微顫抖,可見是嚇得狠了。

時傾歎了口氣,輕拍著他。

“小城,怎麼了?”

不遠處的喬婉聽到時城剛纔那一聲驚叫,也是嚇得趕緊跑了過來,看到時城好好的在時傾懷裡,她這才鬆了口氣。

“咋的了這是?”

時傾督了眼地上的死蛇,說:“被蛇嚇到了。”

喬婉順著她的視線看去,這才注意到了地上的蛇,也是嚇得驚呼一聲:“唔!”

輕拍了下胸口,她抬腳走到時城身邊,拍了拍時城的後背哄道:“冇事了,一條蛇而已,被你姐姐打死了。”

在姐姐和媽媽的雙重安撫下,時城這才逐漸緩了過來。

他又小心的看了地上的蛇一眼,確定真的死了,僵硬的身子這才放鬆下來。

“姐姐好厲害!”

緩過來的小傢夥立馬對時傾冒起了星星眼。

“噗嗤!”時傾冇忍住輕笑出聲,颳了下他的小鼻子,將他放下來。

“那你快點長大,以後也像姐姐一樣厲害。”

時城重重點頭。“好。”

時傾把蛇扔遠一點後,這才又準備接著去撿柴火。

隻是這次小時城說什麼也不一個人呆著這裡了,就要跟著時傾,哪怕拿手機他也願意。

時傾知道他害怕,便也同意了。

至於拿手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