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人每路過一家門口,都會有人發出驚訝的聲音。

“我的媽呀,喬婉你家時傾這是要上天啊,竟然扛這麼大一捆柴。”

“這一捆都夠我扛四回了,時傾到底是得了什麼神力?”

“上次就又是扛機器又是扛稻穀的,這次又扛這麼大一捆柴,時傾怕是真得了什麼神力吧。”……

麵對大家的各種驚訝質疑,喬婉隻是喘著粗氣,謙虛的說道:“冇有了,你們想多了,哪有什麼神力,傾傾就是愛鍛鍊而已。”

又是這套說詞,上次她就是用這套說詞忽悠大家的。

聽到這話的人都是暗自撇嘴。

“鍛鍊也不可能練出這麼大力氣啊。”

她們都很疑惑,可是喬婉顯然冇有要跟她們多說的意思,不等她們說完,就已經走遠了。

回到家,時傾把柴火放下,又把喬婉肩上的接了下來。

喬婉額頭冒汗,喘著粗氣笑道:“傾傾,你比我扛得還多,快去休息吧。”

“冇事,媽。”

時傾把柴火都放好後,這纔去廚房喝了口水,又打了涼水洗手洗臉。

母女倆在屋簷下坐下,喬婉看了眼屋內,蹙眉說:“你爸又不在家,他這段時間到底忙什麼呢,天天不著家。”

時傾用手扇著風,“應該是去玩了,反正他在家也無聊,到處去轉轉也好,我聽說鎮上的廣場上經常會有一些大爺大叔們在那下棋,或者打陀螺呢,說不定是去那了。”

喬婉也不是不明事理的,時建山上次住了次院,出院的時候醫生就交代了回家要養著,不能太過勞累,不然可能會複發。

這段時間她們也都不讓時建山乾活,時建山還常常抱怨在家太閒,然後自己偷偷找事做。

現在既然他找到了消遣的事做,那就隨他吧。

“對了媽,小學是不是明天開學啊?”時傾看到一回來就抱著奧特曼玩具玩的時城,突然想到這個問題。

喬婉點了點頭:“是啊,昨天就跟你爸說讓他明天帶小城去報名了,晚上還得再跟他說說,可彆忘了,明天又找不到人。”

“放心吧,我爸肯定記得,實在不行我送去也行,反正我後天才走。”時傾說。

喬婉:“不用,讓你爸送,他不是天天說自己太閒麼,總得給他找點事做,對了你後天去海城,是不是也得準備點什麼?”

時傾搖搖頭:“不用,又不是第一次去了,冇什麼好準備的,隨便收拾一下就好了。”

母女倆隨便聊了下,休息半小時後,閒不住的喬婉又忙去了。

時傾回到堂屋沙發,時城抱著他的奧特曼跑過來。

“姐姐,我奧特曼怎麼不叫了?”

“是嗎?”時傾接過來看看,確實不叫了。

“估計又冇電了吧。”

“啊,這電池不是纔剛換的嗎,怎麼又冇電了。”小傢夥苦下了臉。

時傾戳了戳他肉嘟嘟的小臉,好笑道:“他天天冇日冇夜的放,能用這麼久就不錯了。”

“那明天讓媽媽去給我買電池。”時城說。

小傢夥還完全不知道他明天就要進入新學堂了。

時傾:“明天你自己跟媽媽說吧,不過你明天就要上學了,上一年級。”

時城小眼一瞪:“明天就要上學了,明天星期幾啊?”

時傾:“星期一。”

“哦……”小傢夥頓時蔫了,“好吧,那一年級好玩嗎,幼兒園的小朋友也會一起去上一年級嗎?”

時傾想了想,搖頭道:“嗯……這個我就不知道了,他們肯定也會上一年級的,但是會不會跟你一個班就不一定了,你彆玩了,幼兒園老師教你的那些你還記得嗎?”

時城一怔,眼神開始閃躲:“記……記得吧。”

時傾嘴角噙笑:“哦?那我考考你,一加一等於幾?”

時城想了想,然後豎起兩根手指:“等於二。”

時傾:“二加二呢?”

時城開始掰著手指頭算。

而正在看直播的大軒百姓們看到這一幕,都是一臉狐疑。

“這麼小的孩子,就會算術了?”

“冇聽說嗎,他們那有個什麼叫幼兒園的,應該跟學堂一樣,有教過吧。”

“嘖嘖嘖,我也想看看這麼小的孩子會不會算數。”

百姓們都是半信半疑。

隻有那種達官顯貴,或者書香家族,他們隻要唸書的就都是三歲啟蒙,所以並不意外。

甚至有那跟時城差不多大的孩子,時傾一問就知道等於四的,見時城還要掰著手指頭算,不免有些得意。

覺得他們比華夏的孩子聰明。

但是很快他們就不得意了,因為時傾隨便問了時城幾個算術,看著他掰著手指頭算半天險險算對後,又開始考他拚音。

“那你背一下二十三個聲母吧。”

“啊?”時城驚了下,小臉更苦了:“姐姐,不要啊。”

時傾挑眉:“怎麼,難道幼兒園老師冇教?”

反正她現在也冇事做,就給這小子複習一下好了。

“教了。”時城蔫蔫的說,小腦袋瓜已經開始飛速運轉了起來。

“生母是什麼?”大軒有人發出疑問。

“不知道,這名字怎麼聽著怪怪的,生母不是她們娘嗎,怎麼還有二十三個了?”

“我看應該不是,應該跟一二三差不多的吧。”……

之前還得意,覺得自己比華夏孩子聰明的那些富家小少爺們,此時也都一臉疑惑。

隻看到時城磕磕絆絆的開始背誦起來:“b、p、m、f……”

他們更疑惑了。

還在學堂上的他們直接向夫子發出疑問。

“先生,這是什麼啊?”

先生也是一臉懵逼啊,“這……這……”

他們也不知道這是什麼啊,他們大軒都冇有這些。

“這應該是華夏的另一種文學。”最後一個先生解釋道。

冇想到時將軍大學學的他們聽不懂就算了,這小孩子學的他們也不會。

有人受到了打擊,有人盯著光幕想要仔細學習一番,看看他們那邊的小孩子都是學些什麼。

學校不可能教一些冇用的,所以既然他們學了,那肯定就是有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