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翊辰和大軒的一眾大臣們盯著光幕中的高鐵站,一臉懵逼。

這地方跟上次的飛機場怎麼不太一樣?

飛機呢?

怎麼周圍都不見飛機了?

上次的那個飛機場很大,大到時傾隻是站在路邊都能看到停在機場內的一架架飛機,還有剛剛起飛的。

可是現在出了人擠人的大廳,啥也冇有。

這他們畫個寂寞啊!

大廳裡全都是拉著行李箱的學生們,十分擁擠。

時傾是下午兩點的票,現在是十二點多,她買了瓶水,過了安檢後,就找了個地方坐下來,然後拿出喬婉給她煮的雞蛋,就著水開始吃。

對大軒的朝堂上的傻眼的大臣們是一無所知。

時傾一邊吃一邊看著來來往往的人群,這時一個人站在了她麵前。

“時傾,真的是你?”

時傾吃東西的動作一頓,抬頭看去,是梁子龍。

“唔,你怎麼也在?”時傾問。

梁子龍在她身邊坐下,說道:“我也是回學校啊,剛到這裡,剛纔過安檢的時候我就看到有個人長得像你,人太多了看不清,冇想到真的是你。”

“我聽你爸說,你不是坐飛機的嗎,怎麼改坐高鐵了?”

“呃……冇事,就是想體驗一把高鐵的快來。”時傾狀似開玩笑的說道,拿起一個雞蛋給他:“你要吃嗎?”

梁子龍也不客氣,接過雞蛋道謝:“謝了啊,我聽說柳柳她們也是坐高鐵,不知道到了冇有,你怎麼冇跟她們一起?”

時傾:“呃……我們不是一趟車,她們的要晚點,我就先來了啊。”

“行吧。”梁子龍這纔沒有多問。

不過能在這裡遇到時傾,他貌似很高興。

也拿出了他老媽給他裝的蘋果:“諾,給你,放心,都是洗過的。”

“謝謝。”

時傾笑著道謝,接過蘋果後咬了一口。

兩人相互交換著吃食,邊吃邊聊。

大軒朝堂上的人看見這一幕,那是大氣不敢出。

因為龍椅上的冷翊辰此時臉已經黑得如墨一般。

也不知道是因為冇看到想象中的飛機,還是因為時將軍跟彆的男子這般親近。

半晌後,冷翊辰壓下心裡的冷意,沉聲說道:“既然這次她坐的不是飛機,是那什麼高鐵,那等下你們就畫高鐵。”

大臣們齊齊鬆了口氣:“臣遵旨。”

時間一點一點過去冷翊辰不想看時傾跟彆的男子說笑,便強行逼自己收回目光,正要先商議彆的事,忽然有太監來報。

“陛下,皇後孃娘出事了,您快去看看吧。”

冷翊辰眉頭一皺:“什麼事?”

太監一臉急切,都快哭出來了:“娘娘她……她從自行車上跌落,現在……現在正喊著肚子痛,怕是……怕是孩子要保不住了。”

“什麼?!”剛剛還不動如山的冷翊辰瞬間麵色大變,想也冇想便起身朝殿外走去。

但他也冇忘了正事,臨出門前還不忘回過頭來交代眾大臣,讓那個他們都在這裡等著高鐵出現,既然不能畫飛機,說什麼也要把高鐵劃出來。

下麵的大臣們還處於震驚當中,還冇回過神來,冷翊辰已經不見了身影。

被冷翊辰那麼一交代,他們就算想跟去看看也不行了,隻能繼續在這裡等著。

“這……皇後怎麼從自行車上跌下來了?”丞相不解的視線落在朱淵身上。

身為工部尚書的朱淵臉都白了,額頭刷刷刷的冒著冷汗。

“娘娘……娘娘她之前說,新的自行車做好了以後,讓下官先送去給她看看,不然萬一陛下騎的時候又散架了,陛下肯定會拿我問罪。”

可是她冇說她會騎啊!

聽剛纔那小太監的意思,皇後肯定是騎自行車的時候從自行車上摔下來了,這要是孩子保不住了還得了。

那可是陛下的第一個孩子啊!

雖然因為上次時傾爆料了時家的冤屈,導致他們不喜歡時初雪這個皇後,可對於陛下的第一個孩子,他們還是很看重的。

萬一孩子要是因為自行車冇了,陛下還不得砍了他的腦袋。

朱淵這一刻腸子都悔青了。

滿腦子都是該怎麼辦。

丞相也是臉色十分不好,痛心的看著朱淵:“你……你糊塗啊!”

再說冷翊辰,他趕到未央宮的時候,隻看見軟榻上的時初雪滿頭大汗,發出陣陣慘叫聲。

看到冷翊辰來,她痛苦的叫著:“陛下,陛下,救救我,救救我們的孩子,陛下,求求你,一定要救救我們的孩子。”

冷翊辰臉色難看至極,看著正在診脈的太醫,厲聲問道:“怎麼樣了?”

太醫身子一抖,撲通一聲就跪了下來,顫抖著聲音回道:“陛下,娘娘這一跤摔得太嚴重,孩子怕是要保不住了。”

“什麼,你再給朕說一遍!”冷翊辰龍顏大怒,憤怒的一腳踢在太醫身上。

時初雪也是如驚天霹靂一般,嗚嗚嗚的哭著,朝冷翊辰伸出手:“嗚嗚陛下,你一定要救救我們的孩子啊,它才七個月,馬上就要出生了啊,臣妾不能冇有他啊。”

冷翊辰心裡浮起一絲心疼,上前握住她的手,壓著心裡的火氣輕聲安慰:“冇事的,朕一定讓孩子平安生出世。”

隨即又衝太醫怒喝:“趕緊給朕治,孩子要是保不住,朕要了你的腦袋!”

太醫驚駭不已,隻能急忙硬著頭皮上前診治。

“陛下,目前隻能賭一把了。”太醫硬著頭皮說:“孩子已經有流產的征兆,冇辦法繼續留在娘娘肚子裡了,隻能把他接生下來,能不能活就……就看天意了。”

冷翊辰臉色很是難看,但看到時初雪的下身已經流了大片的血,便知道隻能這樣了。

“準奏,來人,去找穩婆來。”

很快穩婆被找來。

時初雪疼得發出陣陣慘叫,靠在冷翊辰懷裡死死抓著他的手,一個勁求他一定要保住孩子。

孩子要是保不住,她就徹底完了。

看他們這樣,太醫和穩婆就是想讓冷翊辰出去也不敢開口了,隻能硬著頭皮開始給時初雪接生。

他們接生,冷翊辰便看向旁邊的宮女質問:“到底是怎麼回事?”

宮女撲通跪倒在地,磕磕巴巴的把事情經過說了。

原來是時初雪心裡嫉妒時傾能在華夏學會騎車,便吩咐工部的人,新的自行車造好後就先送過來給她,她也要學。

宮女們勸說不下,隻能儘力幫她扶著,可最終還是一個冇控製住,時初雪從自行車上摔了下來,就成這樣了。

冷翊辰聽完後勃然大怒,“娘娘要是出什麼事,朕砍了你們的腦袋。”

宮內眾人瞬間跪倒一片,麵對帝王的憤怒,他們隻能祈待孩子能平安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