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著她們這一連串的發言,時傾冇忍住輕笑出聲,正要回資訊,任小雅就湊了過來。

“哎呦喂~跟誰發資訊呢,笑成這樣,不會揹著我們偷偷談戀愛了吧。”

時傾給了她一個白眼:“想什麼呢,就是昨天跟發小出去唱歌,剛好我唱的時候被她拍下來發顫音,這會兒跟我說火了呢。”

顫音是一個短視頻平台,現在很多年輕人不喜歡看電視,反倒喜歡刷顫音打發時間。

還有許多主播在上麵開直播,有些人氣好的主播,一個月能賺不少錢。

“是嘛,你發小顫音叫什麼,我去看一下,我們家傾傾唱歌可是很難得的。”聽到時傾的話,任小雅忙拿出手機,打開顫音。

朱婷婷她們也來了興趣,紛紛湊過來要看。

時傾就把唐敏的顫音名給她們說了,三人搜到後點進去,第一個視頻就是時傾唱歌的。

視頻一點開,那淒涼的歌聲就從裡麵傳了出來。

儘管被擋住了臉,但三人還是一下就認出了這是時傾。

一分半的視頻,三人靜靜的聽完,隨即驚豔的看向時傾。

任小雅:“好傢夥,好傢夥,你這唱功有長進啊。”

週一彤捂著嘴,淚花閃爍:“嗚嗚嗚~傾傾你到底經曆了什麼,為什麼我感覺視頻中的你渾身上下都透著淒涼。”

朱婷婷掐住她的脖子卻並冇有用力,“好好的一首歌你唱那麼傷感做什麼,是不是想騙我們眼淚!”

時傾眼神恍惚了下。

傷感嗎,淒涼嗎?

或許吧。

她唱時候腦海裡想到的是她時家的冤屈,是她十年來的期望付諸東流,是她靈魂飄在半空時,看到的世間百態。

思緒轉念即逝,時傾被三人誇張的表情逗笑了,拿下週一彤的手。

“冇有啊,我就是想唱一個不一樣的版本,怎麼樣,好聽嗎,夠不夠溫柔?”

看她這擠眉弄眼的樣子,三人剛纔被歌聲帶得傷感的心情瞬間一掃而空,齊齊朝她翻了個白眼,但還是誇讚。

“嗯,好聽。”

“確實好聽,說實話,這首歌這兩年火起來後網上的翻唱版本我聽過不少,但是傾傾唱這個可以說是頂尖的了。”

她們說著就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坐下,一邊聊天一邊刷視頻。

就在這時,剛坐下冇多久的任小雅又蹭的一下站了起來:“我靠!”

週一彤和朱婷婷都嚇了一跳,朱婷婷冇好氣的說:“你乾嘛啊,大驚小怪的!”

“八成又看到哪個帥哥了。”週一彤說。

任小雅眼睛緊緊盯著手機螢幕,朝她們招手道:“你們快過來,快點!”

看她這一副見了鬼的模樣,兩人無奈的起身走到她身邊,視線落在她手機上。

本來還一副無語表情的她們,當看到手機上的視頻時,瞬間怔住了。

“這不是傾傾麼,怎麼被人拍到還髮網上了?”

“好傢夥,這才兩個小時,就點讚五十九萬,比剛纔那唱歌的還猛!”

任小雅朝穩坐不動的時傾招手:“時傾你快過來看啊,你火了。”

時傾正在回覆唐敏她們的資訊,聞言隻得起身走過來。

隻是看到那視頻時,她眉頭忍不住皺了起來。

“怎麼會這樣?”她皺眉問。

她並不想被太多人知道自己會武的事。

之前救人是迫不得已,可是冇想到就那樣的突發情況,竟然還能被人拍到。

不過好在評論區都是說不相信的。

時傾略微鬆了口氣。

“這還用問呢,肯定是剛好被人拍到,就發顫音了,看看這文案,嘖嘖,商場驚險武林高手,小姐姐施展輕功救下失足母女,這人還真是會抓關鍵詞啊。”任小雅嘖嘖說道。

“傾傾,你搖身一變成武林高手了。”朱婷婷也調侃。

“好了,彆打趣我了,我學武可是悄悄學的,這要是被我爸媽知道了,我都不知道怎麼解釋。”時傾無奈的說。

她感覺自己這一天真是大起大落的,自從穿越到了這裡後,一顆心就冇平靜過.

隻是這網絡盛行的時代,有點什麼事都能被髮到網上供萬人蔘觀,也不知是好是壞。

任小雅挑眉:“這有什麼不能解釋的,就說小時候進山遇到了白鬍子老爺爺,老爺爺說你骨骼清奇,是練武奇才,就要教你學武,隻是不準你告訴任何人。”

週一彤嘴角一抽:“你可拉到吧,你以為這是小說呢,那麼多白鬍子老爺爺。”

“話說傾傾,你還冇告訴我們你到底是咋學的武呢。”朱婷婷又開始了之前的話題。

會武功是每個人小時候不可磨滅的夢想。

看著武俠劇裡那些飛簷走壁的人,小時候的他們彆提多羨慕了。

萬萬冇想到今天她們的身邊竟然真的出現了這麼一個人,三人頓時又開始了對時傾的新一輪糾纏。

而大軒朝的人們也把這一切儘收眼底。

她們看著手機裡的時傾,就是之前時傾救人的那一段,彆提都驚訝了。

“這小盒子能千裡傳音,能看時辰,能放出曲子就算了,竟然還能把人們的做過的事情記下來,這到底是什麼神奇!”

“看剛纔她們說的,好像不僅記下來了,還被很多人看了,是不是彆人也是像她們這樣從手機裡看的?”

“我看這不像是神奇,反而是很普通的生活用品,冇看她們都是人手一個麼,神奇哪有這麼氾濫。”

另一邊的皇宮裡,冷翊辰一如既往的盯著光幕,同樣把剛纔的那些都收進了眼裡。

“能千裡傳音,能清楚的看到時辰,還能把發生過的事情記錄下來。”

若是他大軒朝也有這個手機,再加上那個飛機,那想要徹底消滅周邊國家,豈不是易如反掌。

他忽然開始激動起來,衝外麵喊道:“來人,傳丞相,兵部尚書等一眾大臣覲見。”

同樣正在看光幕的大臣們收到宮裡通知,心裡頓時一抖,一股不好的預感升了起來。

對於那手機的神奇,他們也是看得心潮澎湃,激動不已的,可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