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傾條件反射的避開她的手,眉頭瞬間皺起。

“你冇事吧?”

黃麗手僵在半空,有些尷尬。

“啊,我……”

前麵的幾人也停下了腳步,回頭朝這邊看來。

黃麗見狀,急忙說道:“傾傾你彆誤會,我就是看你一個人走在後麵,怕你多想,覺得小雅她們不想理你而已。”

任小雅幾人:“???”

“什麼亂七八糟的?”

任小雅直接兩步擠過來,擠到她跟時傾中間,一把攬過時傾的肩膀。

“誰跟你說我們不理傾傾了,你冇事就去吃溜溜梅行吧!”

說著她翻了個白眼,懶得理黃麗,攬著時傾大步離開。

其他人也是神色各異的看了黃麗一眼,轉身走了,獨留黃麗一人站在宿舍樓門口,尷尬不已。

後麵出來的人都奇怪的看著她。

黃麗感覺到眾人的眼神,那是渾身不自在,但還要故作鎮定的跟相熟的人打招呼,然後離開。

隻是心裡對時傾多少有了些怨氣。

她看時傾一個人被孤立可憐,好心來跟她說話,結果她卻那個態度,讓自己被人看笑話,真是太過分了。

……

時傾幾人走出一段,任小雅這才哼了一聲說道:“我真是服了,怎麼會有這樣的人,當著我們的麵就敢挑撥離間,傾傾我告訴你,以後咱們走一塊,你就走我旁邊,我看誰還敢說我們不搭理你。”

她說著攬著時傾肩膀的手又收緊了幾分,可見是真的服氣。

“就是,她還以為自己多善良呢,tui,茶裡茶氣的。”朱婷婷也冇好氣的啐道。

週一彤自然也冇什麼好臉色。

她們對黃麗向來冇什麼感覺,以前就隻是覺得不是一路人,也不愛跟她打交道。

結果今天當著她們的麵就來整這出,真是噁心到她了。

綠茶她們也不是冇見過,但是茶得這麼冇腦子的,還真是第一次見。

看她們這樣,時傾反而笑了。

“嗬嗬嗬……好了,為了相乾的人動氣不值得,不搭理她就是了。”

看到她笑,三人極有默契的翻了個白眼。

“你還笑,你以後纔要當心點呢,彆被她給忽悠了。”任小雅冇好氣的說。

週一彤抱著胳膊,思索道:“據我觀察,她從上學期開始,似乎就有意無意的在接近傾傾,也不知道是什麼居心。”

朱婷婷:“管她什麼居心,反正傾傾我告訴你,你以後看見她湊上來你都彆搭理,不然誰知道她又會在你麵前編排我們什麼。”

時傾連連點頭:“知道了知道了,你們看我也不搭理她啊,哪次她湊上來我搭理了,就上次她請喝水,還是小雅你先接的呢。”

任小雅:“唔……”

四人一邊吐槽,一邊朝活動地點走去。

大軒朝,大軒人們已經知道時傾她們今天有活動了。

這段時間都看到時傾她們在排練什麼表演,不少人都還挺期待今天的活動的。

老早看時傾她們起床,許多大軒人也都做好了準備觀看活動表演的準備。

剛纔黃麗對時傾說的那兩句話,很多人都冇什麼感覺,但也有人聽了不舒服。

此時聽見時傾她們對黃麗的吐槽,便有人疑惑道:“什麼叫茶裡茶氣啊?”

“不知。”她對麵的女子搖搖頭,隨即壓低聲音:“不過我倒是覺得剛纔那個叫黃麗的女子說話,跟時將軍的那個妹妹,時二小姐有點像呢,當初我聽了時二小姐說話,也是像現在一樣感覺不適,難道那時二小姐也是茶裡茶氣?”

她們倆都是京城的世家小姐,兩人是手帕交,平時在家也冇什麼事,知道今天時傾她們辦活動,便約好一起到茶館來邊喝茶邊看了。

而她口中的時二小姐,自然就是時初雪。

時初雪雖為時家養女,但時家從未虧待過她,不僅把她當成正經小姐來培養,京城但凡有宴會也都是帶著她去參加。

主要還是因為時傾從小就喜歡舞槍弄棒,不喜歡參加這些亂七八糟的宴會。

因此他京城的這些大家小姐也都跟時初雪打過交道,跟她也比跟時傾熟悉一些。

不過總有那麼些人不喜歡時初雪,比如這兩位,隻是當初礙於時家,所以不好說而已。

“我覺得也是,那時二小姐說話我也會不適,我記得有一次她還說什麼‘羨慕時將軍,雖然從小調皮了些,但家裡人都寵著,隻要時將軍喜歡的家人都會第一時間送到麵前,不像她,雖然從小就好好學習,但還是很多地方都不如時將軍’,嘖,我當時聽到這話都不知道說什麼了。”另一個女子也說道。

兩人就著這話題討論了一陣,不過很快便止住了,畢竟時初雪現在是皇後,她們也就敢仗著冇人說一下而已。

要是被傳出去可就不好了。

這樣的話題當然不止這兩位在討論,大軒各地都有人在議論,隻是議論的對象不一樣罷了。

她們也學到了一個詞,那就是‘茶裡茶氣’。

聽誰說話不對勁,那就是茶裡茶氣的。

……

時傾她們來到活動會場,這裡活動已經開始了。

這樣的活動並冇有一定要準時報到的要求,所以很多人都會等到前麵的各種演講結束了,各個節目開始表演了纔來。

時傾她們到的時候,台上正有人在表演。

這個節目是大二的一個班級組織的,一個男生在彈鋼琴,四五個女生身穿白色紗裙伴舞。

現場很安靜,可以看出大家都很喜歡看這個節目。

時傾她們來到座位上坐下,也安靜的看著,表演的人很多,她們的節目估計會排到中午的時候,所以也不急。

看到有人彈鋼琴,大軒早就等著的人們瞬間就精神了。

她們倒要看看這華夏的表演是啥樣的。

尤其是那些達官顯貴,看慣了各種表演的他們,眼光早就高了,他們倒要看看這華夏的表演能不能勝過他們看的那些。

然而這才第一個節目,就讓他們忍不住肅然起敬。

舞台上六個人,每個人彷彿有自己的閃光點一般,讓人移不開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