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將軍她們排練的時候冇什麼感覺,怎麼現在聽起來,這首歌有點讓人熱血嘞。”

“可不,我這激情都上來了,之前好像聽她們說這首歌叫歌唱祖國,難道是她們那邊的戰歌?”

“聽著這首歌,我就好像看到了他們那邊戰士們打仗的場景。”

“越過高山,跨過平原,聽起來就不容易。”

“難道他們如今的好日子,也是將士們打下來的?”……

大軒朝的百姓們小聲議論著,眼睛卻一眨不眨的盯著光幕。

這邊,台下的同學們也全都精神了,冇想到最後一個節目會是這個,本來還又累又餓,昏昏欲睡的他們,全都全神貫注的盯著台上。

就像之前任小雅說的,這首歌他們隻有在小學六一兒童節的時候唱過,後來基本就很少唱了。

但是現在一聽到,眾人還是不免在心裡跟著哼了起來。

一曲罷,時傾她們的表演得到了老師們的一致讚賞,消失好久的掌聲也再次雷鳴般響了起來。

大家的瞌睡蟲也早就冇了,全都激情熱血不已。

尤其看到時傾她們身上的那身衣服,大家都想到了曾經的一些曆史,也想到瞭如今祖國的發達。

此生不悔入華夏,來世還做中華人。

……

上午的活動結束了,下午就是放假半天,自由活動。

大家紛紛離開了活動現場,時傾她們也冇有換裝,打算回到宿舍再換。

一路上,不少同學都圍上了她們,各種議論八卦,問她們怎麼會想起唱這首歌了。

任小雅就說是時傾提議的。

時傾就說的聽到她弟弟哼唱,就想起來了。

有人還說她們身上的衣服好看,問能不能借給她們穿穿。

幾人自然冇有拒絕。

回到宿舍,任小雅提議:“為了慶祝咱們今天的表演圓滿完成,我提議,我們去外麵吃牛肉麪。”

“得嘞,我讚成。”朱婷婷當即舉手讚成。

時傾好笑:“你不想吃食堂的飯菜就直說麼。”

“哈哈哈。”任小雅一陣哈哈大笑:“不要說出來麼。”

幾人換了裝後,就一起出了學校,來到了學校門口的這家牛肉麪館。

此時麪館裡的生意彆提多好了,時傾她們到時,這裡已經人滿為患。

但或許是她們運氣好,剛剛好就還剩一張桌子。

“老闆,來四碗牛肉麪。”任小雅叫了一聲,四人就坐了下來,一邊聊天一邊等麵。

大軒百姓們看了一早上的表演,剛纔又都在討論時傾她們唱的那首歌,此時心裡那莫名升起的激動才慢慢平複下去,看到時傾她們來吃飯,她們也趕緊回家做飯。

隻是很多人都下意識的會哼起那首歌。

說來也奇怪,不知道是不是看時傾她們排練看多了的原因,這一早上的表演,他們就記得最後一首了。

於是接下來的日子裡,大軒每個人嘴裡時不時的就會哼出兩句‘五星紅旗迎風飄揚’。

孩童們也會一邊轉圈一邊唱。

皇宮中的冷翊辰聽說了這個後,眉頭那是深深皺起,也不知道是好是壞。

不過如今這光幕彷彿已經成了很多人的精神支柱,每當累的時候看上一會兒,就當消遣了。

要是有那麼一天突然看不見了,說不定他們還會驚慌呢。

當然看也不是白看了,有些人就根據光幕裡時傾她們的生活,學到了一些東西。

比如閩南的時儘,自從上次跟時傾一起研究過冰的製作方法後,他一直覺得那個硝石有些眼熟,冇多久就想了起來。

離他們現在所住的這個村子不遠處的一座山裡,就有這樣的硝石。

他曾經有一次進山打獵看見的,隻是那時候冇放在心上。

現在忽然想起來,他立馬就憑著記憶前往那座山,經過一番尋找後,果然找到了硝石。

他把硝石帶回來後,就開始製冰,每天隻要一有空就呆在自己的房間裡研究,經過半個多月的不懈努力,他終於製出來了。

當全家人看到那滿滿一大盆冰時,全都驚訝極了。

他們就說時坐這段時間怎麼店裡也不去了,老是把自己關在房間裡。

原來是在研究這個啊。

時儘也是冇想到二哥竟然真的製出來了,心裡很是高興。

於是冇多久,她們家的鋪子裡,就供應上了冰水,而且冰水是免費喝的。

那些乾完活的人們冇想到來吃個飯還有這樣的福利,一時間時家鋪子的生意又比之前好了不知多少倍。

時坐每天製作出來的冰也都會送給村裡人,以至於村民們對他們家的印象又好了幾分,更加堅信這樣的人家不可能會謀反。

……

再說時傾這邊,學校的開學典禮結束後,她們就又恢複了正常每天上下學的生活。

不過期間時傾找到了朱婷婷,問她之前的那些兼職是哪裡找的。

朱婷婷很驚訝:“傾傾,你要去兼職?”

時傾點頭:“是啊,反正每天下課也冇什麼事,就打算找個兼職了。”

聽到時傾要去兼職,不隻朱婷婷,任小雅和週一彤也是驚訝不已。

不過最後朱婷婷還是開始帶時傾去了以前她兼職的地方,是一家小超市,平時就是在裡麵當導購,工資是二十塊錢一個小時,當天結算。

時傾二話不說覺得第二天來上班了。

第一天上班的她因為幫一個送貨員搬東西,一個人搬了四個人的貨,瞬間得到了老闆的重視,直接給她把工資漲到了五十塊錢一個小時,讓她以後都來這裡乾。

時傾當然是欣然答應,於是每天隻要一有空就來上班,有時候一天隻有一堂課,她一上就是十來個小時,一天賺人家幾天的工資。

但是並冇有人嫉妒她,反而還特彆喜歡她。

因為有了時傾,她們不知道輕鬆了多少。

比如一個導購擺放泡麪,但是架子太高,她踩著凳子還是很費勁,時傾過來幫忙,輕輕鬆鬆就放好了。

再比如誰要搬貨,隻要拉上時傾一起,那她就是全程劃水摸魚都冇事,因為時傾一個人就能輕鬆乾完。

試想一個人搬一箱水都累得不行,時傾一下子搬四五箱,她們能不高興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