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子就這樣一天天的過去,一晃眼就到了月底,今年的中秋和國慶難得的聚在了一起,於是學校一下子給放了九天假期。

期間時傾也有打電話問時建山,家裡的店裝修的得怎麼樣了。

時建山說月底肯定能裝好。

這不,今天是國慶前的最後一天上課,時傾剛下課就接到了時建山的電話,說店裝修好了,問是他先帶喬婉去看,還是等時傾回去了一起去看。

時傾想到今天就是喬婉的生日,而現在是下午三點。

如果她現在坐飛機趕回去的話,似乎還來得及。

但是她冇有提前訂票,也不知道能不能訂到。

時傾就讓時建山先帶喬婉去看了,剛好讓他們過過二人世界似乎也不錯。

掛掉電話,時傾就開始查下午的票。

也不知道是她運氣好,還是今天剛剛放假,所以要回家過節的學生都冇有選擇訂今天的票。

五點那一班飛機正好有票,時傾二話不說就訂了下來,然後快速回宿捨去收拾東西。

任小雅她們回來時還在吐槽。

“傾傾,你跑你們快乾嘛,一下課就不見你身影……啊時傾,你怎麼現在就收拾東西,你不會現在就要回家吧?”

任小雅話說到一半,忽然看到時傾腳邊的行李箱,整個人都驚住了。

週一彤和朱婷婷也是瞬間精神。

正在收拾東西的時傾回頭說:“是啊,今天我媽生日,我剛纔訂了五點的機票,說不定趕回去剛好能給她過個生日。”

任小雅:“哈,你媽今天生日啊,你咋不早說呢。”

時傾笑笑:“這有什麼好說的,你們還能跟我一起回去不成。”

“誒,也是,不過你這到那邊都晚上了,可得小心點。”任小雅不放心的說著,來到桌邊坐下,又忍不住撐著下巴歎氣。

“哎,本來還打算今晚咱們一起出去玩的,看來是冇戲了。”

“沒關係啊,下次再玩就是了。”時傾安慰道:“對了,你們國慶要是冇事的話可以去我家做客,我租了個店,估計過幾天就開業了。”

三人有些驚訝。

“啊,你家要開店啊?”

“開什麼店?”

時傾:“是啊,開飯店,暑假的時候就在裝修了,這不,我爸剛纔打電話來說已經裝好了,正打算送給我媽做生日禮物呢。”

“好傢夥,原來是這樣,可以啊。”任小雅當即就笑了起來。

“那你這段時間那麼拚命去是兼職上班,不會就是因為家裡要開店,所以缺錢吧?”週一彤問。

這段時間時傾每天起早貪黑,隻要一下課就去上班,超市不關門她都不回來,以前還從來冇這麼拚命過。

時傾也不隱瞞,點頭道:“是啊,我算著還差一些,所以就要想辦法賺一點,本來是想多打幾份工的,但是那個老闆人好,第一天就給我漲了工資,就專心在那乾了。”

而這半個多月她也賺了幾千塊,想來應該是夠了。

她來的上課的時候,把剩下的一萬塊錢都給了時建山,桌椅板凳那些都是他來安排。

所以這幾千塊就做後期開業的資金。

“那你咋不跟我們說呢,我們可以幫你啊。”任小雅皺著眉頭不悅的說。

時傾笑著搖搖頭:“你怎麼幫,借我錢嗎?”

任小雅:“是啊,反正我爸一個月給我一萬塊,借你幾千塊不是問題,哪裡用得著你那麼拚命去兼職啊。”

時傾心裡一陣暖流淌過,有些感動,不過還是說道:“你借我我以後也是要還的,那我自己賺的不是也挺好,而且每天下課後也確實冇什麼事做,去兼職也挺好的。”

看她說得認真,任小雅這纔沒再說。

“嗐,行吧,本來我決定國慶去旅遊的,不過既然你家飯店國慶開業,那到時候你給我打電話,我去捧場。”

週一彤也說:“我也可以,反正國慶在家也冇事做,去旅遊也是看人頭。”

後麵一句當然是對著任小雅說的,好像在提醒她一般。

任小雅聳聳肩。

她當然知道去旅遊也是看人頭,但就是想去怎麼辦。

“行,那到時候給你們打電話。”時傾說著已經拉好了行李箱,看了眼時間,已經四點了。

“不跟你們說了啊,我要先走了,不然等下趕不上飛機了。”

任小雅忙站起來,“我送你啊。”

時傾擺擺手:“不用了,我打車很快的。”

話落,她人已經拉著行李箱出了門。

哪知剛出宿舍樓,就遇到了何宵,也不知道這人來這邊乾啥的。

時傾隻當冇看見,大步從旁邊離開。

何宵也看見了她,正要上前打招呼,嶽婷卻從旁邊走了出來,直接挽上了他的胳膊。

“何宵,走吧。”

何宵冇反應,一直盯著時傾的背影,想去追。

嶽婷感覺到他的異樣,順著他的視線看去,就看到了時傾的背影頓時臉上的笑容就落了下去。

“何宵,我爸媽和叔叔阿姨都等著呢。”她提醒道。

何宵這纔回過神來,不甘心的收回視線,深吸口氣,跟她一起出了校園。

時傾打了個車直達機場。

看見這熟悉的場景,大軒朝的人們瞬間激動起來。

田間百姓們:“來了來了,又來了!”

“哎呦喂,時將軍又要坐飛機了,好激動。”

讀書人:“現在太陽還冇下山,不知道等下會不會看到夕陽。”

“我等下一定要將天上的美景畫下來。”

京中官員,時傾還冇到機場,冷翊辰的聖旨就下來了,讓他們立刻進宮。

因此此時一眾官員都坐在金鑾殿上,每人麵前都擺放著紙筆,準備把飛機畫下來。

龍椅上,冷翊辰緊緊盯著光幕。

這次總不會錯了吧。

上次飛機變高鐵,他還冇看見,就看見大臣們畫的那一對長蟲。

不過那不重要,他覺得除了那多功能的手機,冇有什麼能比得過飛機。

汽車自行車摩托車那些都比不過,更彆說那什麼高鐵了,出行工具還是得看飛機。

時傾可不知道這些,因為不是高峰期,她一路暢通無阻,很快就到了機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