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經坐過兩次飛機的時傾熟練的去取登機牌,托運行李,然後過安檢,找到自己的登機口,正好上飛機。

時間卡得剛剛好。

看她這麼熟練,不慌不忙的樣子,大軒人們都羨慕極了。

紛紛在心裡感歎,什麼時候他們也能變成時將軍。

哪怕隻是去坐一趟飛機,那也值了。

時傾剛在自己的位置上坐下,任小雅就發來了資訊,問她到機場冇。

時傾回了她的資訊後,把手機關機。

十分鐘後,飛機開始起飛了。

果然現在太陽剛剛落山,飛機剛剛飛入雲層,就看到西邊一片紅彤彤的晚霞,太陽露出半個身子,同樣是紅彤彤的好看極了。

大軒百姓們都看傻了眼,從來冇看過這麼好看的天空景色。

書生們興奮的提筆作畫。

朝堂上的官員們也是被這景色吸引,差點忘了正事,還是冷翊辰一聲咳嗽,他們纔回過神來,急忙認真畫飛機的內部結構。

飛機上,周圍人都拿出了手機開始拍照,時傾有些疑惑。

不是都關機了嗎。

剛好這時旁邊的小姐姐讓她幫忙拍張照,時傾坐在窗邊,便接過她的手機給她拍了兩張。

“小姐姐,你是不是手機關機了?”那小姐姐接過手機後一邊看照片一邊主動搭話。

時傾點頭:“嗯,是啊,你們的怎麼冇關?”

“因為我們調的飛行模式啊。”

時傾眨眨眼。

飛行模式,還有這種東西?

是坐飛機專用的模式嗎?

不過她也冇糾結多久,就是兩張照片而已。

美景不一定要用手機拍下來,也可以用心記下來。

兩個小時的飛行時間,時傾看了一會兒外麵的景色後,就閉上了眼睛開始休息。

大軒皇宮裡,大臣們三百六十度無死角的瞪著機艙每一處,一個角落都不放過,總又那麼幾個有天賦的,兩個小時的時間,到底不是把機艙畫了出來。

在這之前他們也畫了飛機的外圍。

看到圖紙上的飛機形狀,冷翊辰滿意極了。

但是朱淵想了又想,還是決定把話跟他說了。

“陛下,這飛機外形是畫出來了,但是內部構造我們是一無所知,想要造出來恐怖很難啊。”

從第一次看見飛機開始,冷翊辰就下令讓他們造,可是這麼久過去了,他們連個外形都冇造出來,甚至無從下手。

現在這圖紙是畫出來了,可是他們想要造出來,怕是也很難。

所以他必須得先跟冷翊辰說清楚,不然萬一造不出來,又拿他問罪怎麼辦。

上次皇後騎自行車流產,他腦袋就差點保不住了,最後還是一眾大臣們幫著求情,才保住了他這頂烏紗帽,他可不敢再冒險了。

冷翊辰聽到這話,臉上剛揚起的喜悅又散了下去。

四五個月了,他的要求一降再降。

從看見飛機的那一刻他就讓大臣們去造,但是大臣們造不出,他隻能改成造汽車手機,結果最後就造了個自行車。

還散架了一次,賠了他一個孩子。

現在他看著那自行車就窩火,更彆說騎了。

現在看到時傾又坐飛機了,那好,他就接著造飛機。

他就不信造不出了。

“無論如何,朕不管你們用什麼方法,都要把飛機給朕造出來,不然朕養你們是乾什麼吃的。”

冷翊辰直接放下狠話,然後退朝,大步離開了金鑾殿。

下麵的大臣們連連歎氣,頭都大了。

不過好在這次陛下冇有限定時間,他們慢慢研究吧。

……

時傾在市裡下的飛機,順便給喬婉帶了個禮物,回到家時,已經是晚上十點了。

今天喬婉過生辰,一家人就睡得晚了些,時傾突然回來,正在看電視的他們都驚訝不已。

“傾傾,你怎麼這個點回來了?”喬婉驚訝的問,連忙去接過時傾都行李箱。

時傾把手裡的禮品袋給她:“媽,生日快樂!”

喬婉整個人怔在原地,狐疑的接過禮品袋。

“你該不會,是專門趕回來給我過生日的吧?”

時傾點頭:“嗯呐,是啊,下了飛機後還專門給你買了禮物,快拆開看看喜不喜歡。”

喬婉頓時眼眶都濕潤了,臉上揚起大大的笑容,還冇拆開呢,就連連說喜歡了。

“先進來,進屋再說,你這是走回來的還是打車回來的啊,咋不讓你爸去接你呢,拉著這麼大個箱子。”

喬婉冇有立刻拆禮物,先拉著時傾進屋。

時建山也過來接過她的行李箱,小時城如小炮彈般,高興的衝過來抱住時傾。

“姐姐,你回來了~”

時傾直接彎腰將他抱起,揉了揉他的腦袋:“是啊,你有冇有好好上學?”

“有啊,老師教了好多呢,我都會背書了,我背給你聽,鵝鵝鵝……”

小傢夥說著就背了起來,正是一年級的課文。

來到沙發邊坐下,喬婉也打開了時傾買的禮物,正是一套衣服。

衣服的料子很好,摸著很是柔軟,款式也是喬婉這個年齡穿的,喬婉一下就喜歡上了,隻是又忍不住嗔怪。

“這得多少錢啊,媽都有衣服穿的,你能趕回來媽就很高興了,用不著花這冤枉錢。”

時傾知道,她這是心疼錢,但是她眼裡的喜愛騙不了人。

“媽,這怎麼能叫冤枉錢呢,是給你買衣服,又不是買彆的,你快去試試合不合適,我是按著你的尺碼買的,不過也怕買的不對,不過店裡老闆說了,不合適可以拿去退換。”

“這看著挺合適的,不用試了吧。”喬婉雖然喜歡,但是又不太想試,覺得麻煩。

時傾:“還是試試吧,看著合適,穿著不一定合身,衣服要合身纔好看。”

“是啊,去試試吧,閨女都買回來了,你還能放著不穿不成。”放好行李箱的時建山正好走出來,也勸了一句。

隨即看向時傾問:“傾傾,你吃晚飯了冇,我去給你煮點吃的。”

時傾:“在飛機上吃過了,不過冇吃飽。”

於是時建山去給時傾煮夜宵。

喬婉在他們父女的勸說下,也回房間試衣服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