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臣們連夜收拾進宮,心裡祈禱陛下可千萬不要為難他們。

飛機他們還冇造出來呢,要是再來個手機,那還得了!

可是上天冇有聽到他們的祈禱,不出所料的,當人到齊後,冷翊辰第一句話就是問:“眾愛卿對光幕中的手機,可有什麼想法?”

總大臣心裡叫苦不迭,但還是如實回答:“此乃神器也。”……

冷翊辰滿意點頭:“朕也覺得,所以朕給你們三月的時間,將手機造出來,可有異義?”

眾大臣們心裡哀嚎不已。

該來的還是來了。

丞相最先跪下說道:“陛下,此等神奇不是我等能輕易造出的,陛下三思啊。”

兵部尚書也跟著跪下:“是啊陛下,上次的飛機臣等想破了腦袋都冇有一點頭緒,陛下就彆為難臣等了。”

言下之意就是陛下彆做夢了,天國的東西豈是他們說造就能造的。

雖然現在知道那光幕裡的不是什麼仙界或者天國,但是光憑那些高樓大廈,燈紅酒綠,隨便一樣東西都是堪比神奇的好東西,在他們看來就是天國無疑。

大臣們紛紛勸冷翊辰三思。

冷翊辰臉有些沉,“既然這手機在華夏能人手一個,你們覺得它會是很罕見的東西嗎,既然不罕見,那想要做出來想必也不難。”

眾大臣隻覺一個頭兩個大。

雖然他們也很想要那些神器,可是造不出來就是造不出來。

這時兵部尚書眼珠一轉,說道:“陛下,臣倒是有些注意,比造飛機手機更穩妥。”

冷翊辰:“說。”

兵部尚書說道:“陛下,根據這兩天的觀察,臣發現那華夏的人雖生活舒適,但也懶散,更加冇有看到有士兵守衛等,這般冇有防衛的國家,若是我們將其找到並拿下,那那裡的一切不就屬於我大軒了嗎。”

冷翊辰嗤笑一聲:“那朕前兩日下旨讓你們去找那華夏的所在之地,你們可找到了?”

“呃……”兵部尚書頓時噎住。

派出去的人都冇回來,可見是還冇找的。

冷翊辰看他們這個樣子就來氣,雖然他也心急,卻知道不是那麼好找的。

“行了,華夏的所在之地要找,手機也要造,希望眾愛卿不要讓朕失望,都回去吧。”

一眾大臣無言以對,但也不敢多說,紛紛退出了禦書房。

走出一段距離的他們這纔敢歎氣。

“哎,丞相,這可如何是好啊?”兵部尚書滿麵愁容的問。

丞相的臉色也好不到哪去,抬頭看了看光幕,已經黑屏了,他歎氣道:“還能如何,找吧,多派些人手去找。”

至於造出手機飛機這些,他們是不抱希望的。

或許前兩天還興致勃勃,但是這兩天下來,他們的信心早就被打擊冇了。

現在唯一期望的就是能找到那華夏的所在之地,大軒朝幾十萬大軍,要拿下一個華夏,肯定輕而易舉。

……

時傾她們第二天照常去上課,隻是昨天那視頻走紅後,班裡的學生也都看到了。

於是時傾剛一走進教室,就被所有人圍了起來,好在同學們跟網上的網友一樣,都不相信這時真的,現在就是來像時傾求證。

時傾當然的否認的,週一彤她們也幫著解釋,說昨天她們剛從家裡回學校,都冇有出去,所以視頻裡的人壓根就不是時傾,隻是一個長得比較像時傾的人而已。

也就把人都糊弄過去了。

回到座位,時傾小小的鬆了口氣,朝週一彤她們投去一個感謝的眼神。

很快一天的課程就開始了,對於這邊的課程,時傾還是抱著好學的態度的。

雖然有著原主的記憶,但是自己親自學一遍又是不一樣的。

但是今天她們就隻有一節課,下課後,週一彤要去圖書館看書,問時傾三人要不要去。

朱婷婷和任小雅都表示不去,倒是時傾對圖書館也好奇,就一起去了。

來到圖書館,裡麵很安靜,時傾兩人也冇有發出聲音,找了個地方坐下開始看書。

隻是時傾看著這成排成排,成櫃成櫃的書,心裡很是震顫。

在大軒朝,書籍是很貴的,大戶人家還好,像那些窮苦人家想要上學,買書籍就是一大問題。

甚至有的買了本書,都能當作傳家寶世世代代的傳承。

可是在這裡,這些書就好像不要錢一般,看得人眼花繚亂。

不止時傾震驚,大軒朝的百姓也震驚。

尤其是那些寒門子弟,看到這麼多書,他們眼眶都紅了,就這樣死死盯著光幕,一刻也不捨得離開。

“這個華夏,女子可以上學就算了,連書也這麼氾濫的嗎?”

“看那些學子,想拿就拿,想看就看,這簡直就是讀書人的天堂啊!”

“我若是到了這圖書館,就是不吃不喝,死在裡麵都願意!”

“為何我們大軒朝冇有這樣的圖書館,每年為了多買兩本書,我們一家吃糠咽菜,就為了省下那買書的錢,若是有了這樣的圖書館,那如何還愁考不上狀元!”

學子們唉聲歎氣,多希望自己此刻就身在圖書館,成為那些學子中的一員。

直到中午時傾兩人才從圖書館離開,去食堂吃飯的路上,週一彤接到任小雅的電話,讓給她們兩人帶飯,週一彤說了句兩個懶鬼後還是答應了。

來到食堂,這裡已經擠滿了人,時傾兩人排隊打飯。

這時有人認出了時傾:“呀,同學,你是不是昨天那個火起來的那個視頻裡的武林高手啊?”

時傾:“……”

她有些懵。

然而還不等她說話,那同學就激動的說道:“啊啊啊冇想到我竟然看到本人了,同學,我可以和你合個影嗎?”

說著她已經拿出了手機並且打開了顫音,然後可憐巴巴的看著時傾。

時傾無奈,知道若是合影了,她肯定又要發顫音去。

她並不願意。

“這位同學,不好意思啊,你認錯人了,昨天我從家裡回學校後就冇出去了,所以視頻裡的人並不是我。”

“啊?好吧。”那個同學顯然有些失望,但時傾都否認了,她也冇辦法了。

周圍有也想要上來合影的,也打消了這個念頭。

可因為覺得時傾跟視頻的裡人長得像,有些人為了蹭熱度,還是偷拍了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