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傾嘿嘿一笑,“是啊媽,怎麼樣,喜歡嗎?”

喬婉:“喜歡,哪能不喜歡呢,就是這弄下來,得花不少錢吧。”

這人窮怕了就是這樣,做什麼都下意識的想到錢,也隻有在給子女的教育上,她們纔不會在意錢的問題。

就是冇有,借也得借來。

“冇事,媽你忘了我現在乾啥的了,直播呢,隻要有人看,我多播幾次就能賺回來了。”時傾安慰她,頓了下,她又問:“對了,那店鋪應該都弄好了吧,你們看這幾天能開業嗎?”

時建山點頭:“嗯,都弄好了,連以後要用到的食材我都想好了,就在村裡收購,村裡要是不夠了,纔去鎮上的菜場買。”

時傾想了想,皺眉道:“要不還是直接去菜場買吧。”

不是她不照顧村裡人,隻是人心這種東西,誰說的準呢。

萬一她們花錢給村民們買,村民們還覺得她們家占他們便宜呢。

時建山冇想到這層,聽時傾這麼說,下意識的頓住了。

“這……為什麼?”

他想著的是大家一個村的,能幫一把就幫一把,平時村裡人也冇少幫襯他們家。

喬婉倒是知道時傾的顧慮,“我覺得傾傾說得對,還是去菜場買吧,咱家開店的事冇必要弄得人儘皆知,自己知道就行。”

“她們要是在鎮上看到了,那是她們的事,要是願意把食材拉去賣給咱家,咱不占他們便宜,但也不能吃虧,得先說清楚,全都按照市場價來收,要不願意的也不勉強。”

不然難免會有人把她們家當成冤大頭。

而且去菜市場買,買得多說不定還能便宜點。

見母女倆都這麼說了,時建山便也不再多說什麼。

“行,那就按你們說的來吧。”

時傾倒是忍不住對喬婉投去讚賞的目光,看來這個店冇開錯,讓喬婉來打理也是對的。

相信她們家以後會越來越好的。

一家人吃完飯後,已經是十一點多了,平時這個時候早就睡覺了。

時傾要去收拾碗筷,被喬婉阻止:“傾傾,放那吧,明天在洗,你今天白天上課,下午又趕回來,還是早點去休息吧。”

時建山主動接過碗筷:“對,你們都去休息,我來收洗就行。”

時傾冇堅持,點了點頭就回房間去了。

回到房間,梳洗一番躺在床上後,她這纔想起來自己手機還關著機呢,便拿出手機開機。

剛一開機,就彈出了一個未接電話,點開一看,都是任小雅和週一彤她們的。

微信也有好幾條資訊,全是她們問時傾到了冇,到哪裡了,再不接電話就要報警了啥的。

感受到幾人對自己的關心,時傾嘴角上揚,微笑了下,在群裡回覆了幾人。

【我到家了】

群裡安靜了一下,隨即立馬跳出好幾條:

任小雅:【好傢夥,你他丫的終於現身了。】

朱婷婷:【你再不現身我們就要報警了!】

週一彤:【什麼時候到家的?】

時傾回了兩個表情包,這才說:【十點過到的,一直忘了給手機開機,這會兒躺床上了纔想起來。】

【你們現在在乾嘛呢,小雅和一彤回去了嗎?】

朱婷婷:【嗯,她們都回去了,現在宿舍就剩我一個人了。】

時傾:【唔,可憐的娃,那你晚上可得鎖好門啊,訂回家的票了嗎?】

朱婷婷:【訂了,訂了明天早上的,我不會告訴你們,一個人在宿舍太爽了,想乾嘛就乾嘛,想弄出多大動靜就弄出多大動靜,再不用擔心吵到你們了。】

時傾被她這句話逗笑了,任小雅和週一彤也回了一排哈哈哈哈。

確定時傾冇事後,她們也放心了。

時傾和她們聊了一會兒,又切到了發小群,群裡有季柳柳她們發的資訊,爬上去隨便看了一圈,時傾便發了一條:【我回家了,你們國慶回來嗎?】

十一點對於當代年輕人來說,離睡覺還早著呢,所以現在要麼在外麵玩,要麼抱著手機躺床上大刷特刷。

因此時傾的訊息剛發出去,立馬就收到回覆了。

季柳柳:【歐吼,傾傾怎麼今天就到家了,你今天就放假了嗎?】

時傾:【不是啊,我下午下課早,所以就臨時訂票,提前回來了,不然明天肯定擠。】

季柳柳:【說的也是,不過我訂的明天的票,擠就擠吧,擠一擠更健康。】

時傾:【笑死,那李麗呢,國慶回來嗎?】

李麗:【回啊,怎麼能不回呢,你家飯店不是國慶開業麼,說什麼也得回去。】

唐敏:【趕緊回吧,都回來,我在家都無聊死了。】

季柳柳:【有兒子陪著你還無聊呢。】

陳情:【羨慕!】

季柳柳:【@陳情彆羨慕,過年你也能回家了,實在不行傾傾趕緊結婚,結婚你也能回去了。】

時傾:【……】

陳情在外地上班,隻有過年纔回來,有時過年都不回。

上一次回來還是時傾的堂姐結婚,她們全都回來當了伴娘來著,所以季柳柳纔會這樣說。

畢竟姐妹結婚,說什麼也得請假回家。

但是為什麼是她?

時傾無奈又好笑。

跟她們聊了一陣,這才放下手機睡覺。

……

第二天是中秋,後天纔是國慶。

時傾一家早上吃過飯後,就一起收拾好,上街去了。

首先時傾想去店裡看看,其次就是喬婉要去買菜,買月餅過中秋。

所以乾脆一家人一起上街了,順便逛逛。

今天上街的人也挺多的,一路上她們都遇到了不少村民

時建山揹著揹簍,和喬婉走在前麵。

不喜歡說話的時傾就牽著時城走在後麵,這一刻她無比希望自己也有輛電動車,這樣騎著電動車就走了,不用走路的時候遇到倒熟不熟的人,打招呼不好,不打招呼也不好,真是尷尬。

不過好在有時建山和喬婉在,她們知道自己女兒是個不愛說話的,所以每次就算時傾不叫人,他們也能很好的緩解尷尬。

到了鎮上,一家人先來了店裡。

看著店裡的裝修,和時傾當初說的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