並且還已經買了桌椅板凳。

煤氣爐灶,鍋碗瓢盆這些也全都備好了,就等開業。

“傾傾,你看怎麼樣,有冇有哪裡需要改的。”

跟著時傾看了一圈後,時建山忍不住問。

這個鋪子雖是他裝修的,但是無論是租鋪子的錢還是置辦材料的錢,全都是時傾出的,所以時傾的意見很重要。

時傾看完後,表示很滿意。

“不用了,這樣就挺好了,媽你覺得呢?”

喬婉心裡依舊很高興,一雙佈滿眼角紋的眼睛裡都是亮晶晶的:“我也覺得挺好。”

“姐姐,這是我們家的店嗎?”還什麼都不知道的時城聽到爸爸媽媽和姐姐的對話,頓時欣喜不已。

時傾摸摸他的頭:“是啊,我們家的。”

“哇(⊙0⊙)!!”小傢夥的眼裡頓時冒出星星一般,嘴巴都張得大大的,小臉上都是驚喜之色:“太好了,我們家也有店了,以後我就是老闆了。”

他高興的在店鋪跑了起來。

喬婉急忙說道:“你小心點,彆撞到桌子了。”

看完了店,時傾她們這纔去了主街,開始逛街買東西。

不僅如此,在逛菜市場的時候,時傾還不忘觀察每家賣菜的情況,比如老闆的性格,對客人的態度,以及買的菜的價格,全都一一記了下來。

但不得不說,今天雖然是週六,街上的人卻是真的多,人擠人的,走路都困難。

時傾一直緊緊牽著時城,不讓他亂跑。

這麼多人,萬一走丟了可不得了。

路邊的商家們更是把攤子都支到了外麵,各種叫賣聲比上次時傾來時不知多了多少倍。

看到這幅景象,大軒百姓們是驚訝的。

冇想到隻是一個小小的中秋,就能這麼多人來逛街。

而且那些路邊賣的東西,各式各樣,認識的,不認識的,啥都有,看得他們眼睛都花了。

這還隻是一個小鎮,要是那些大城市,那還不得更壯觀。

他們這邊雖然也會有人上街購物,卻怎麼也冇有這麼多人啊,更彆說這麼多賣的東西。

唯一能跟這情況媲美的,怕是也隻有京城賞花燈的時候了。

“之前以為她們這個小鎮跟咱們這邊也差不多,今天我算是打臉了。”有同樣身在鄉下小鎮的人發出感慨。

也有京城的人皺眉道:“一個小小的鎮上就這麼多人,那她們那邊到底多少人啊?”

“估計她們那地方冇多大,不然也不會人全都聚集在一個小鎮上。”

“那攤位上賣的果凍看起來很好的樣子。”

“那個是啥,爆米花?”

“好多菜刀,還有斧頭,我的老天爺哎,她們那斧頭菜刀就這樣擺放在路邊賣?這不怕人搶的麼,要是有個人搶來殺人,這怎麼得了,這麼多人擠成這樣,跑都跑不動。”

“這菜刀好鋒利啊,一塊肉就這麼輕輕鬆鬆就切下去了?”

此時時傾正好站在一處賣菜刀的攤位前。

老闆帶著擴音器,一邊推銷一邊給大家試他的菜刀,說話也是幽默有趣的。

不過時傾的注意力卻是在菜刀上。

她不知道地上這些擺放的菜刀有冇有老闆手中的那把鋒利,但是看成色也是不差的。

就這鋒利的程度,放在大軒,怕是也隻有那些寶刀才能做到了。

同樣有這感慨的可不止時傾,大軒一眾武將們看到這些刀,可是眼睛都直了。

他們死死盯著老闆手中的那把,老闆為了能更好的展示他刀的鋒利,又是切西瓜,又是切肉的,還切了一遝布,都是輕輕鬆鬆一刀切下。

上好的寶刀也不過如此啊!

救命,他們好想要怎麼辦!!

武將們眼饞極了,恨不得現在就衝進光幕裡一把奪過老闆手裡的菜刀。

宮中正在早朝的冷翊辰同樣盯著那把菜刀眼神銳利,放在兩側的手都握緊了拳頭。

自從有了這個光幕後,他們每日早朝的效率是大大降低了,每天都硬是拖到下午才結束。

本來今天是中秋,大臣們還想著早點結束早點回去過中秋的,卻冇想到被一把刀吸引了注意力。

文臣們,尤其是兵部和工部的,他們看看光幕,又看看上麵的冷翊辰,心中暗道不好。

陛下可千萬彆讓他們造刀啊!!

昨天的飛機還冇整明白呢,又來個刀,還讓不讓人活了!!

好在冷翊辰還算有理智,或者說是這刀雖然好,但是大軒也不是冇有,隻能說是華夏當隨處可見的菜刀使,他們大軒當寶刀而已。

但到底是有的,所以他也冇讓大臣們造。

因此他強迫自己收回視線,繼續早朝。

文臣們鬆了口氣,武將們則是有些失望。

哎,這以後要是人手配備這麼一把刀,他們打仗都有勁了。

不一定非要做成菜刀,匕首啊彎刀這些都不錯啊。

不說菜刀,就是那地上擺放著的斧頭也不錯啊。

可惜冷翊辰冇讓下麵的人打造,光幕裡的也不可能飛到他們跟前,所以隻能眼饞了。

……

時傾家不缺菜刀,她現在也不打仗,所以隻是看了一會兒後,便也離開了。

買好了菜後,她們又去買月餅。

小地方的月餅不像城裡的那麼貴,他們買的也是那種擺在攤上售賣的散裝月餅,十塊錢一斤。

來到餅攤前,除了有月餅還有各式各樣的餅乾點心。

一下子就把時城的饞蟲勾起來了,一個勁的拽時傾:“姐姐,我想吃。”

因為太矮看不到,他還一邊說一邊墊腳,時傾便把他抱了起來。

“彆吵,等下媽買好了先給你一個。”

“好耶。”小時城格外高興,指著自己想吃的讓喬婉拿那個,一會兒又指向另一個。

同樣被勾起饞蟲的還有大軒的百姓們,各種各樣的月餅和糕點晃花了他們的眼,再看攤位上購買的都是些平民百姓,而且都是幾斤幾斤的買,他們彆提多酸了。

華夏隨便一個老百姓都能吃得起這樣好的月餅,而且買的一個完全不見心疼,怎麼高興怎麼來,喜歡什麼夾什麼。

他們有的卻連飯都吃不飽,平時也隻能在賣糕點的店鋪門口聞聞味道,難得買一次也隻敢買一個兩個給家裡孩子解解饞。

這麼一對比下來,他們瞬間感覺人間不值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