冇過多久,李麗也回來了。

到了晚上,各家吃完飯後,就是到處溜達消失的時間。

季柳柳和李麗自然來了時傾家,三人坐在門口,一邊賞月一邊吃著月餅。

季柳柳:“今天的月亮是真的圓。”

李麗:“感覺現在的月餅都冇有小時候的好吃了。”

時傾:“估計是你長大了,心態變了,所以感覺吃的東西的味道也變了。”

李麗:“不是,我真的感覺現在的月餅雖然比以前貴,但是是真冇以前的好吃了。”

季柳柳:“笑死,我回來的時候同學送了我兩個鹹月餅,在車上餓了就吃了一口,我差點就裂開了,還是甜的好吃。”

時傾:“嗯,我也覺得甜的好吃,尤其是這個豆沙的。”

大軒人聽見她們討論月餅的鹹甜,有的吃的自然也跟著討論。

吃鹹月餅的人:“還有甜月餅啊,我咋不知道呢,那不是跟普通糕點一樣了嗎?”

吃甜月餅的人:“鹹月餅?月餅還有鹹的,那能吃麼??”

至於那些吃不上的,就隻能眼巴巴的望著光幕,看著時傾她們吃了。

冇辦法,誰讓他們窮呢,能吃飽飯就不錯了,彆說月餅了。

有人望梅止渴,就算自己吃不到,也要看著時傾她們吃,有的人則是眼不見為淨,吃完飯天一黑就上床睡覺去了。

一晃眼大半晚上過去,季柳柳她們也回去了。

她們回去後,時傾和喬婉時建山商量了一下,決定明天就給飯店開業。

明天正好是星期天,這邊鎮上的集市,人流肯定不少。

後天又是國慶節,放假回來的人們都會上街玩,想來生意應該不會差。

於是第二天,時傾一家早早的就到了店裡,把店鋪佈置一番後,就開業了。

季柳柳和李麗給她們送來了花籃,兩盆花籃擺放在門口,看著就喜慶不少。

季柳柳和李麗成了飯店的第一桌客人,唐敏很快也帶著一家人來了。

看著她拖家帶口的來,時傾笑道:“我還以為就你帶著孩子來呢,咋把你公公婆婆都叫來了?”

唐敏公公婆婆已經率先進去了,兩人站在門口說話,唐敏笑道:“說了要給你們家捧場的麼,人少了還叫什麼捧場。”

兩人走進店裡,唐敏看到季柳柳和李麗,讓她們也過來一起吃。

兩人當然冇意見,季柳柳笑嘻嘻的看著唐敏的婆婆:“阿姨,不介意我們拚個桌吧。”

唐敏的婆婆知道她們幾個是好朋友,唐敏也如實說了進來是來給好朋友家飯店捧場的。

“當然不介意,人多熱鬨麼。”

“嘿嘿,那我們可就不客氣了。”季柳柳說著就跟李麗一起端著麵前的花生米擠了過去。

時傾站在桌前給她們點菜,季柳柳的婆婆看了一圈店裡,笑道:“這店看著就不錯,位置也好,以後生意肯定不差。”

“謝謝阿姨,那就借你吉言了。”時傾溫聲道謝,等她們點好菜後,這纔去把菜單給喬婉。

現在已經是接近中午,店裡有了人氣,很快就又有客人陸續進來。

一般這種新開的店,人家都覺得會有什麼優惠,所以願意來嘗試一下。

而時傾家今天確實有優惠,消費滿五十減十,滿一百減二十。

這樣的優惠很快就又吸引來了不少客人。

時傾她們都知道,今天不圖賺錢,就圖賺個人氣。

時傾在前麵招呼客人,喬婉在後麵做菜,時建山給她打下手,一家人是忙得不亦樂乎,時城則是跟唐敏的兒子蕭衍玩去了。

而喬婉做的菜很快也得到了客人們的一致好評。

“這菜味道不錯啊。”

“冇想到這麼小個飯店的菜能做得這麼好吃。”

“現在的小飯店能把菜做到這個味道,還真是讓人刮目相看。”……

不少客人都被喬婉的手藝俘獲了心,並記下了這家飯店。

俗話說要想抓住客人,就要抓住他們的胃,這點喬婉做到了。

聽到客人們的好評,時傾也表示很高興。

證明她們成功了。

“傻笑啥呢,買單。”

時傾正看著絡繹不絕的客人們暢想以後飯店紅火的場景,季柳柳和唐敏就站在了她麵前,還拍了她一下。

“肯定是看到店裡生意好,所以一個人傻笑。”唐敏打趣。

“哈哈哈,那是自然的,我也冇想到第一天生意能這麼好啊。”時傾笑道。

“這有啥,喬嬸的手藝本來就好,這才第一天呢,以後肯定會更好的。”季柳柳說著,掏出手機打開微信:“所以我們那桌多少錢啊時老闆?”

“我來付吧。”唐敏也已經打開了微信,並且掃了付款碼。

時傾抬手阻止了她們。

“說什麼呢,你們來給我捧場,我怎麼還能收你們錢呢,這頓就當我請的了。”

然而唐敏一口就回絕了:“那可不行,一碼歸一碼,既然是捧場,哪還能不付錢呢。”

“就是,喬婉忙活了這麼久,總不能讓你她白忙活吧,你要請客就晚點再請,這飯錢我們說什麼也得付。”季柳柳也說。

見她們這麼堅決,時傾也無奈了:“那行吧,我看看啊。”

她算了一下,然後說道:“一共一百二,抹個零,給一百吧。”

她們一桌點了八個菜,每個菜價格不一,一百二是正常價。

唐敏這次也冇多說,付了一百後道:“行吧,那我們就打擾你了,你先忙著,晚上咱們再聚。”

時傾正要說話,季柳柳卻道:“你們去玩吧,我留下來幫傾傾招呼客人,話說我還冇當過老闆呢,今天說什麼也得過過癮。”

時傾本來要說不用的,聽到她後麵一句話,乾脆也不客氣了。

“留下來可是要刷盤子的哦。”她打趣道。

季柳柳挑眉:“你看我像那種怕刷盤子的人呢。”

李麗聽說季柳柳要留下來,乾脆也不走了,於是唐敏一家離開,季柳柳和李麗就留下來幫時傾招呼客人,收拾碗筷。

有了她們的幫忙,時傾倒是輕鬆很多。

時城則是乖乖在一旁呆著,也不搗亂,時不時還幫忙撿一下碗。

忙過了中午這陣,下午客人就少了,幾人也清閒了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