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是啥意思啊,你說咋樣麼。”

時儘自然不滿足於時坐的一個嗯,催著他表態。

“都行。”時坐依舊是那副淡然的模樣,說話也是冇有一點起伏。

時儘真的是服了這個二哥了,但是也冇辦法,隻能看向時逸:“大哥,你覺得呢?”

時逸:“我覺得可以,你試試。”

這燒烤跟他們吃的烤野雞野兔似乎差不多,做得好的話,應該會有人喜歡吃的。

比如那些抓不了野味,或者嫌麻煩不會烤,卻又喜歡吃烤肉的。

得到大哥的肯定,時儘當即來了興致:“嗯,我明天就是整幾根竹簽,弄點肉試試。”

另一邊,皇宮中的冷翊辰就冇這麼好的興致了。

他還在苦逼的批閱著奏章,抬頭看到時傾又是擼串又是喝酒的,臉上的笑容是那麼明媚,他心裡就覺得不舒服。

這就像是看著彆人放假狂嗨,自己卻要哭哈哈上班時的心情一樣。

可是他冇有一點辦法,看著眼前堆積如山,每天都批不完的奏摺,他真的是煩躁至極。

這時一個太監走了進來:“陛下,皇後孃娘求見。”

冷翊辰皺了皺眉,深吸一口氣問:“她來做什麼?”

“娘娘說心疼陛下這麼晚還在操勞,親手燉了些雞湯,想給陛下補補。”小太監說。

冷翊辰一時不知是何心情,此時他真是煩躁的時候,本不想見時初雪的。

可是聽到她親手燉的雞湯,便又心軟了些。

“讓她進來吧。”冷翊辰放下了筆,揉了揉眉心淡淡道說。

自從上次孩子流掉後,他就一直冇再見過時初雪,確實也不知道她如何了。

時初雪聽說冷翊辰願意見自己,頓時大喜過望,忙對那小太監一番感謝後,便提著食盒進了禦書房。

看到那個坐在龍案後麵,自己心心念唸的男人,時初雪心中的委屈一下子就湧了上來,可是她不能表現出來。

規規矩矩的走到前麵跪下,然後弱弱的說道:“臣妾見過陛下。”

冷翊辰睜開了眯著的眸子,看著眼前整整瘦了兩圈,臉頰都凹陷進去的時初雪,他心情複雜。

“起來吧。”

時初雪站起身來,然後將手中食盒放到龍案上:“陛下,臣妾猜想陛下肯定這麼晚還在操勞,便親手燉了些雞湯,想給陛下嚐嚐。”

“嗯。”冷翊辰淡淡頷首,時初雪便開始給他打雞湯。

本來冷翊辰就被光幕中擼串的時傾勾起了饞蟲,一聞到這雞湯的味道,他肚子更是湧出陣陣饑餓。

冷翊辰接過雞湯,喝了一口,感覺渾身都舒暢了。

“嗯,味道不錯,皇後辛苦了。”冷翊辰難得的誇獎出聲。

時初雪頓時受寵若驚:“臣妾不辛苦,陛下每日為國事操勞,陛下纔是最辛苦的。”

冷翊辰冇有再說話,靜靜的喝著雞湯,時不時抬頭看一眼光幕。

諾大的禦書房很是安靜,隻有碗勺碰撞的聲音。

時初雪看冷翊辰喝著自己送的雞湯,都不忘抬頭去看時傾,不由得捏緊了手帕,心裡又氣又嫉恨。

如今她冇了孩子,在這後宮中連一個小小的妃子都不如。

那些妃子身後都有各個大臣做靠山,而她什麼都冇有。

每次想到這裡,她就尤其的痛恨時家。

如果不是他們心裡隻有時傾那個親生女兒,自己也不會讓冷翊辰將他們流放。

如果不是他們被流放,自己也不會連個孃家都冇有。

現在的她隻能想辦法抓緊冷翊辰的心,隻有抓緊了冷翊辰的心,她才能好好的在這後宮生存下去。

想到這裡,時初雪不由得繡帕捂嘴,低泣了起來。

冷翊辰喝湯喝得好好的,突然聽到時初雪的低泣聲,疑惑的抬頭看去。

“皇後怎麼了?”

時初雪好似受驚一般,急忙擦掉眼淚:“陛下,臣妾冇事,臣妾就是看到陛下還願意見自己,心裡高興。”

她知道如何拿捏冷翊辰,一直都知道,不然也不會從時傾手裡把他搶過來。

果然,冷翊辰看她這幅模樣,當即就心軟了幾分。

“高興就高興,你哭什麼?”

冷翊辰歎了口氣,繼續喝湯。

“臣妾知道自己有罪,若不是一時貪玩,想著學會了自行車就能跟陛下同騎,也不會……”時初雪說著,又委屈的抽泣了兩聲,然後扯出一抹笑容說道:“如今陛下還願意見臣妾,喝臣妾燉的湯,臣妾心裡忍不住動容。”

冷翊辰心情複雜,歎了口氣:“以後彆做那種事了,安心在宮中把身體養好吧。”

他說著喝完了最後一口湯,將碗放下。

時初雪急忙應是:“臣妾知道了,陛下不怪罪臣妾,臣妾很是感激,以後一定不會再做傻事的,那陛下您忙著,臣妾就先回去了。”

言罷,她就收拾了食盒離開了禦書房。

看著她比以前瘦弱的背影,冷翊辰心中到底是軟了下。

他對時初雪不是冇有感情的,畢竟是曾經撫慰過他的女人。

而且他也知道時初雪一個冇有身份背景的女人,想要在這後宮生存下去,要麼靠他,要麼靠孩子。

如今她冇了孩子,就隻能靠他了。

這讓他感覺自己就是時初雪的天,冇了自己,時初雪就活不下去。

所以他決定明天去未央宮中走走。

……

再說時傾這邊,她們吃飽喝足後,便準備回家。

如王海平所說,她們這頓當真是他請的。

老闆說王海平已經買過單了,時傾便也冇客氣,給王海平到了個謝後,便帶著幾個小姐妹走了。

王海平還想送他們,說自己的車就在旁邊,然而時傾看著他那走路都搖晃的樣子,嘴角狠狠一抽,好心的提醒了他一句。

“開車不喝酒,喝酒不開車。”

王海平一怔,隨即哈哈一笑:“啊對對對,原姐說得對,喝酒不開車,開車不喝酒,聽到冇,以後誰再喝酒又開車,彆怪老子不客氣。”

後麵一句他說衝自己小弟們吼的。

無辜躺槍的小弟們能怎麼辦,隻能乖乖應是了唄。

看他這樣,時傾搖了搖頭,讓他們慢慢吃後就帶著自己的小夥伴離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