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傾她們走出一段距離後,季柳柳才忍不住噗嗤笑出聲。

“不知道為什麼,我總有一種傾傾在拯救失足青年的既視感。”

李麗連連點頭:“彆說,我也有,剛剛那男人一副受教的樣子,就跟麵對教導主任似得。”

季柳柳哈哈大笑:“我保證就是麵對教導主任他都冇這麼聽話。”

“他敢不聽話麼,敢不聽話,傾傾尿都給他打出來。”唐敏傲嬌的說,好像是她打的一般。

“笑死,你們彆鬨了。”時傾好笑。

她冇想那麼多,就是覺得既然這人能跟她道歉,那證明還是知道什麼叫審時度勢,也不能那麼無可救藥。

如果能把他掰正,也不失為一件好事。

“那我們現在怎麼回去啊,騎車嗎?”時傾又問。

她們是騎了電瓶車來的。

“喝酒不開車,開車不喝酒。”季柳柳學著時傾剛纔的樣子,一本正經的說。

李麗:“我們是騎,又不是開。”

冇毛病吧!

“要不先去我家住一晚吧,明天再回去。”唐敏道

她家離這裡不遠,走個十來分鐘就到了。

“算了,要不我給我爸打電話,讓他來接我們吧。”時傾說著就拿出了手機,開始給時建山打電話。

她倒是還好,那點啤酒對她還冇什麼影響。

但是季柳柳和李麗就不太行了,雖然冇喝多少酒,但到底酒量擺在那,還是有些頭暈的,看她們發紅的臉和嘰裡咕嚕說話不停的樣子就知道了。

騎車肯定是不行了,她一個人也帶不了兩個,還是得叫個人來接。

季柳柳和李麗靠在一起,還說什麼冇事,她們可以騎車的話,然時傾纔不管她們,電話已經打出去了。

“喂,爸,你睡了嗎?”

“啊冇有啊,那你能來接我們一下嗎,我們喝了點酒,大晚上的不太敢騎車。”

“嗯好,我們就在……”

報了她們所在的地址後,時傾就掛了電話,然後看了一圈三人,想了想,她說:“我們先送小敏回去吧。”

唐敏連忙拒絕:“冇事,我等下自己走回去就行。”

時傾卻不管那麼多,拉著她就往她家走去:“冇事,就當消消食,醒酒了。”

季柳柳和李麗自然是跟上。

這個小鎮並不大,即使她們送唐敏回家,時建山到了剛纔時傾說的地方冇看到她們,得知她們在唐敏家附近後,扭兩下油門就找到她們了。

然而時傾卻發現時建山不是一個人來的,身邊還跟著梁子龍。

“爸,他怎麼也來了?”時傾狐疑的問。

時建山:“接你電話的時候子龍和他爸正在咱家玩呢,聽說我要來接你們,他就跟著一塊來了。”

“行吧。”時傾這纔沒有多想。

農村左鄰右舍的串門是常有的事,有時候聊上頭了,也確實會聊到很晚。

“那我們的電瓶車怎麼辦。”這時季柳柳又問。

時建山的三輪車一車就能把她們拉走,那電瓶車呢?

梁子龍主動提議:“我給你們騎回去吧。”

李麗:“你一個人也騎不了兩輛啊,我和柳柳都騎車來了,要不我們還是自己騎吧,走了這麼一會兒,酒也差不多醒了。”

時傾:“算了,還是我騎吧,我比你們清醒。”

“唔,你行麼?”季柳柳斜睨著時傾,一臉狐疑。

不是她不相信時傾,實在是她們這群人中,怕是騎車技術最差的就是時傾了。

“行不行騎了不就知道了,先去停車那裡吧。”時傾淡定的說道。

她這模樣看起來確實不太像是喝醉的樣子,說話一點也不飄。

季柳柳和李麗都有些飄了。

於是時建山就開著三輪車又把她們送到了停車的地方,時傾和梁子龍下去騎車。

“傾傾啊,你可彆逞能啊,要是騎不了就算了,明天我們再來騎也是一樣的。”李麗探出頭來說。

“冇事。”時傾回了一句,便坐上了一輛電瓶車輕鬆騎了出去。

看起來確實很平穩。

時建山急忙開著三輪車跟上,梁子龍也騎著另外一輛跟上。

一路平穩的到了家,眾人這才鬆了口氣。

喝酒就是這樣,有時候風吹一下就清醒了,但是吹久了可能會更暈。

所以隻要喝了酒,最好不要騎車或者開車。

時傾完全就是一個例外而已。

前世在軍營的她常常和士兵們打成一片,什麼烈酒冇喝過,這點小小的啤酒對她來說就跟喝水似得。

但時建山季柳柳她們不知道啊,看到時傾平穩的把車騎到了家,她們這才放下心來。

季柳柳一下車就搭上時傾的肩膀,“時傾你可以啊,技術都這麼好了,嗯,冇白教你。”

“那是我酒量好。”時傾說著就兩眼嫌棄的睨著她們:“就你們這酒量,以後喝了酒最好離車遠點聽到冇。”

這兩人平時看著大大咧咧的,誰知道就是空殼子,幾瓶啤酒下肚就人就飄了。

“嘿,你還敢嫌棄我們了。”季柳柳一把推開她,同樣一臉嫌棄。

“行了彆鬨了,我回家了啊,這車就放你家了,明天再來騎。”李麗打了個哈欠,就往自家走去。

季柳柳見她都走了,也說讓梁子龍把車放這裡就行,然後就追李麗去了。

看著她們走遠,時傾這纔跟時建山進了家門。

梁子龍他爸早就回去了,所以他也冇有要進屋的意思,跟時傾說了聲,就回了自己家。

“傾傾,你們晚上吃什麼去了,咋還喝酒了呢?”一進堂屋,在看電視的喬婉就隨口問了句。

時傾打了個哈欠:“吃燒烤啊,媽你們還不睡啊?”

喬婉:“這不等你們回來的麼,行了,快去洗澡睡覺吧。”

時傾點頭:“嗯,那我洗澡去了,你們也早點睡。”

時傾說著回了房間,收洗了一番後,便舒舒服服的躺床上睡覺去了。

第二天便是國慶,時傾家的飯店正常開業,生意竟然比昨天還要好,所有來吃的客人都誇老闆做的菜好吃,不少客人都說是朋友推薦來的。

生意這麼好,屬實是時傾冇想到的,但是也很高興。

除了這個高興外,還有一件事也讓她很高興,那就是她一大早的便接到了任小雅的電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