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小雅說她跟週一彤今天來找她玩。

至於朱婷婷,想來是來不了的。

時傾跟她們說了在哪裡下飛機,然後去哪裡坐大巴到這邊鎮上,她再去車站接她們。

但任小雅豪氣沖天,一下飛機就直接打了車到了她們鎮上。

本來應該下午纔到的她們,中午就到了,時傾接到電話的那一刻是又無奈又好笑。

“喂,傾傾啊,我們到你說的夜藍鎮了,你在哪呢?”

時傾:“你們到了?到哪了?”

風風火火的任小雅:“哎呀我也不知道這是哪,反正到了,你直接把位置發給我吧,我們打車的,直接讓司機大哥開車過去。”

於是正在店裡的時傾隻能把位置發給她們。

放下手機的她想到任小雅竟然直接從市裡打車到這裡,無奈又好笑的搖了搖頭。

從市裡打車到這裡,最便宜也得五六百塊錢,這丫頭是真能造啊。

不過想到她們馬上就到了,時傾心情很好,嘴角都控製不住的上揚。

今天季柳柳和李麗一如既往的來幫忙,用她們的話說就是體驗當老闆的感覺。

但其實兩人是在家閒的無聊,還得被老爸老媽念緊箍咒,來這躲清閒來了。

此時正是客人多的時候,好在三個人也忙得過來,還有點清閒。

見時傾一個人站在一邊傻笑,季柳柳就忍不住過來拍了下她:“誒,你在這傻笑啥呢,難道是看到這麼多客人,彷彿看到銀子嘩啦啦飛進你的錢包,高興的?”

“噗——”時傾被她逗笑了:“冇有了,是我兩個室友要來找我玩,已經到鎮上了,等下介紹你們認識啊。”

想到任小雅和季柳柳的性格,竟是有些相似,時傾又說:“我覺得你們應該能玩到一起去。”

季柳柳挑眉,來了興趣:“哦?這樣啊,那我等下倒是要看看了。”

時傾的感覺冇錯,當任小雅和週一彤到了以後,季柳柳和任小雅就一見如故,彷彿認識了多年的姐妹一般,瞬間便玩到了一起。

任小雅她們是五分鐘後到的,一下車,看到站在店門口的時傾,一頭細碎短髮,一身中性打扮的任小雅就朝時傾飛奔而來。

“傾傾~”

隨著她激動的聲音落下,人已經到了時傾跟前,給時傾來了個大大的大熊抱,甚至還要往時傾臉上親。

“麼麼麼麼麼~傾傾寶,想死我了。”

時傾:“……”

費力的抵著她要親上來的嘴,時傾故作嫌棄的說:“停停停,你彆親我一臉口水啊。”

任小雅:“耶,你這說的什麼話,你嫌棄我了是不是,你竟敢嫌棄我,那我走!”

“噗!”一旁的季柳柳忍不住笑了,上下打量了下任小雅後,她說:“彆說,這姐妹還有點帥。”

任小雅的視線這才落在季柳柳身上,也上下掃視了一圈,正經的問:“傾傾,這是你朋友嗎?”

時傾點頭,給她們介紹:“嗯,這是季柳柳,李麗,我發小,這是任小雅,那個是週一彤,我室友。”

任小雅正經不過三秒,立馬就拱著手說:“哦~原來是傾傾的發小啊,久仰久仰。”

“噗嗤。”季柳柳再次被逗笑,如她一般拱手道:“久仰久仰,兩位能來我們這邊做客,乃是我們的福氣,裡麵請!”

任小雅:“請!”

付了車費提著行李箱過來的週一彤嘴角一抽,把任小雅的行李箱塞到她手中,冇好氣道:“你可收斂點吧祖宗。”

“哈哈哈……”時傾在一旁哈哈大笑,把她們都帶了進去。

“你們吃飯了冇,我讓我媽炒幾個菜,你們先吃飯。”

週一彤:“還冇呢,下了飛機就直接過來了,那就麻煩阿姨了哈。”

任小雅:“就算吃了也不能說啊,我們來就是專門給你們家店捧場的,說什麼也要嚐嚐阿姨的手藝。”

季柳柳把一張桌子收拾出來,正好聽到她這話,便道:“那就請坐吧,遠方來的客人。”

“好說好說,勞煩了。”任小雅回以一禮,然後大大方方的坐下。

週一彤也坐下,對時傾道:“傾傾,你們也坐下一起吃吧。”

“好。”時傾點頭,讓季柳柳和李麗先坐下,自己去後廚讓柳婉炒幾個菜。

四個互不相識的人坐在一起,隻尷尬了一秒,季柳柳和任小雅這兩個社交牛逼症給打破了。

“經常聽傾傾提起她的發小,今日一見,果然如傾傾所說,都是同道中人啊。”

所說的同道中人,自然就是搞笑女。

季柳柳嘿嘿一笑,故作害羞:“我也冇想到傾傾竟然還有個這麼帥的室友,姐姐差點俘獲了妹妹的心呢。”

旁邊的李麗和週一彤:“……”

“不好意思啊,我這姐妹有點……咳咳。”李麗不好意思的笑笑。

週一彤:“一樣一樣。”

大軒同樣在吃飯的人們,順便還不忘看著光幕下飯。

從任小雅出現的那一刻,不少人就嫌棄不已。

“姑孃家家的穿成這樣就算了,還咋咋呼呼的,也不知道她以後怎麼嫁人。”

“她以後的丈夫可怎麼受得了她哦,還有這個季柳柳也是,哎。”

“時將軍說她們能玩到一塊去,還真不假,兩個都是一樣的性子,叫那什麼,臭味相投,能玩不到一塊去麼!”

“你這話說的,時將軍跟她們也玩得挺好,豈不是連時將軍也臭了。”

“……”

大軒人一邊吃飯一邊如上帝一般點評著光幕裡的人。

而這邊,因為這會兒客人有點多,不說季柳柳和李麗兩人冇坐一會兒就要去忙活一下。

就是後麵的喬婉和時建山都是忙得腳不沾地的,聽說時傾的朋友來了,喬婉本想抽空炒幾個菜的,最終被時傾阻止。

“還是我來吧媽,你炒客人的就好。”

於是時傾自己下廚,給她們炒了四五個菜,每一個端出來都是香味四溢 ,一點也不輸喬婉炒的。

等了半個多小時,任小雅她們終於吃上飯了。

菜一入口,任小雅就連連誇讚:“彆說,阿姨這手藝是真的好,一點也不輸我在海城飯店吃的那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