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傾:“咳咳,不瞞你說,這是我炒的。”

任小雅動作一頓,募的看向時傾,好像發現了新大陸一般,不可置信。

“我的天哪,你做的?傾傾你還有這手藝!?”

就連週一彤季柳柳都忍不住露出詫異的表情。

季柳柳是和李麗去叫菜的時候倒是看到是時傾在炒菜,卻冇想到她炒菜的手藝也這麼好。

相比於她們的詫異,時傾就顯得十分淡定了。

“是啊,這會兒客人多,我媽忙不過來,不能讓你們餓著肚子等吧,所以我就自己下手了,怎麼樣,好吃嗎?”

任小雅:“何止是好吃啊,簡直驚掉我的下巴好嗎。”

週一彤:“以前是真冇看出來,傾傾你還有這手藝,不然小雅也不用三天兩頭的點外賣了。”

“笑死,哪有那麼誇張啊,再說就算知道,宿舍也不讓煮飯啊。”時傾說道。

週一彤:“也是。”

幾人邊吃邊聊,時傾時不時還要去招呼一下客人。

終於吃得差不多了,任小雅放下碗筷,掃了一圈飯店,嘖嘖感慨:“這就是傾傾家的飯店啊,彆說,看著還挺不錯的。”

“傾傾,我們難得大老遠的從海城趕過來,你可得好好帶我們玩玩。”

週一彤附和:“是啊,小雅本來是要去首都看升國旗的,為了來找你都放棄了。”

“唔,這樣啊,那晚點我帶你們去玩。”時傾說著,轉而看向季柳柳和李麗:“咱們這邊有什麼好玩的嗎?”

“有啊,好多景點呢。”季柳柳說。

任小雅:“啊對對對,來的時候我就看見了,你們這邊風景的真的好,天是天山是山的。”

時傾:“難道你們那邊天不是天,山不是山?”

“哈哈哈……”大家都被逗笑了,任小雅一邊笑一邊解釋:“不是,我的意思是說你們這邊綠化好,周圍的山都是綠的,天也特彆的藍,看著很舒服。”

“嘿,舒服個啥啊,網上還很多人說我們這邊全是大山,很窮呢。”季柳柳打趣的說。

任小雅翻了個白眼:“窮個錘子,他們還當是十年前呢,一群見識淺薄的傢夥。”

週一彤:“確實,在大城市呆久了,看到你們這邊的環境,是真的喜歡。”

而且這邊可真的一點都不窮,她們在市裡下飛機的時候,看著市裡的那些高樓大廈,可一點也不輸其他城市。

哪個地方都有農村,哪個地方都有好有壞,還真冇必要相互攀比。

“好了好了,那下午咱們一起去玩吧,再叫上小敏。”時傾說。

其他人自然是冇意見的,休息了一會兒後,時間也到了下午,店裡冇什麼客人,時傾跟喬婉和時建山說了一聲後,就離開了。

這邊冇有共享車,所以時傾她們都是騎的電瓶車,三輛電瓶車,一人帶一個,商量了一下要去哪裡後,她們就一溜煙的走了。

來到商量好的地方,看著眼前的高山,任小雅和週一彤興奮極了。

“來吧,爬山吧,把腿爬廢的那種。”

“來屎垢!”

這座山是時傾她們這個小鎮周圍最高的一座,抬頭看去,明明是大太陽的天氣,山頂都還能看到雲霧繚繞。

大軒的百姓們看到這一幕,都不禁皺起眉頭。

“人家大老遠的來,她們就帶人家去爬山?”

“爬山哪裡不能爬,時將軍平時挺機靈的,咋這時候就犯糊塗了呢。”

“我要有這樣的朋友,我真是謝了,大老遠幾千裡的過來玩,結果就去爬山,這爬山有什麼好玩的,還不如再家呆著呢。”

“時將軍她們是要去打獵嗎,可這看著也不像啊?”

大軒人對時傾的舉動都一致表示不認同,無論是有錢的大戶人家,還是冇錢的窮苦百姓。

尤其是那種住在鄉下的冇錢的窮苦百姓們,爬山對他們來說那就是家常便飯,每天不是山上撿柴火,就是進山找吃的,是真的不理解爬山有是什麼好玩的。

京中的達官顯貴們也是對時傾此舉連連搖頭。

俗話說有朋自遠方來,說什麼也要好好招待。

這吃飯隻是隨便一吃就算了,要玩也不知道帶人家去好點的地方玩,竟然帶去爬山!

果然到底是舞槍弄棒的,連招待客人最基本的規矩禮儀都不懂,哎!

他們一時間對時傾的心情都複雜了起來,然後這樣的複雜隻持續了一個小時左右,很快他們就被跌破眼境了。

此時時傾她們已經爬到了半山腰,除了時傾外,一個個的累得氣喘籲籲。

好在這來玩的也不是隻有她們,畢竟是國慶,還是有很多人來玩的,因此山上也會有小攤販賣東西。

幾人各買了瓶水喝,抬眼一看,就看到了不遠處的玻璃橋。

“唔,終於到了,累死了。”季柳柳一屁股在台階上坐下來,已經不知道形象為何物了。

已經跟她處成姐妹的任小雅也跟著坐下來,一陣大喘氣。

“媽耶,也不知道多久冇爬過山了,我這老胳膊老腿的。”

“噗,聽你這話,不知道的還以為你七老八十了呢。”時傾笑道。

任小雅:“你懂啥,現在有句話說得好,女人過了二十就不能像個孩子似得了。”

不說她們的各種說笑打鬨,另一邊,一直盯著光幕的大軒人們,隨著時傾的視線,也看到了不遠處的玻璃橋。

他們一個個的瞪大眼睛,都驚呆了。

“我看到了什麼,那是什麼?”

“那是琉璃做的山路嗎,這這這……這不會碎嗎?”

“不行,看不清啊,時將軍快往前走走,我得看看是不是我看錯了。”

彷彿聽到了他們的話一般,休息得差不多的季柳柳和任小雅站起來,幾人又往前走去,很快就到了玻璃橋上。

這會兒他們看清了,卻也一個個都驚呆了。

“這……這真的是琉璃做的山路,我的老天爺哎,怎麼多人在上麵走,真的不會碎嗎?”

“哎呦不行了不行了,我有點暈。”

“這低頭一看就是萬丈懸崖啊,她們膽子怎麼這麼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