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軒人們是真驚呆了。

上一次這麼震驚,還是第一次看時傾坐飛機的時候。

這簡直跟坐飛機一樣震撼。

他們終於知道時傾為什麼會帶大老遠來找她玩是朋友來爬山了。

就這樣的琉璃做的山路,他們這邊要是有一條,他們肯定也想去看看啊。

“這竟然這麼多人踩都踩不碎,到底是怎麼做到的啊!”

“我的天呐,我看得心驚膽戰的,她們怎麼能做到這麼淡定的!”

“這還隻是在半山腰,要是在山頂的話,豈不是如站在雲端之上一般了!”

“華夏真的是三天兩頭就在震驚我的三觀。”

“自從看了這光幕直播後,我感覺我已經不會說話了,真的會有這樣的地方存在麼!”

大軒人們再次豔羨不已,而他們不知道的是,這還隻是華夏最簡單的玻璃橋了。

有些地方的甚至做出了各種花樣,比如踩上去就跟要碎了一樣,但其實是完好無損的。

那樣的他們要是看到,估計會比現在更震驚。

時傾幾人站在玻璃橋上,眺望這遠方的小鎮,也是覺得爬上來這波不虧了。

“啊,雖然海城也有這樣的地方,但是總感覺你們這邊的空氣要清新一點。”任小雅發出感慨。

“我覺得可能是因為這邊除了這座玻璃橋外,其他的都是純天然的,而其他地方這樣的景點很多都是人工打造的,所以感覺不一樣。”同樣在大城市上學的季柳柳說道。

這話得到了其他人的附和。

再說時傾,看到這座橋的時候,她心中的震驚並不比身在大軒的人們少。

尤其是她還身處其中,感觸更是比隻能看不能摸的大軒人們要深很多。

記憶裡原主是來過這裡的,可記憶終究是記憶,自己親生感受纔是最實在了。

再一次感觸華夏科技的強大,時傾默默在心裡深呼吸了幾次。

因為心中震撼,她也就半天冇說話,最後還是週一彤捅了她一下。

“傾傾,你乾嘛呢?”

時傾:“啊,冇事,剛想事情去了,那我們還要再往前走嗎。”

任小雅:“走唄,來都來了,不走豈不是白跑這一趟了。”

於是幾人又開始一路往上爬去,還順便拍了不少照,週一彤和任小雅更是跟季柳柳她們相互加了微信。

雖然以後不一定會有交集,但至少她們現在處成了姐妹不是,以後有機會說不定還能相約著一起旅遊呢。

玩了一下午,臨近五點的時候,時傾她們這才下了山。

上山的時候難,下山就容易了,不到一個小時她們就到了山底下,然後回了飯店。

雖然這個點客人跟中午一樣多,但不影響她們吃飯。

時傾又去炒了幾個菜,吃完飯後,她讓她們先去玩,自己則是幫店裡招呼了一下客人,直到七八點,店裡客人少了,她這纔去找她們。

而她們已經去KTV開了個包廂狂嗨了。

時傾一來,立馬就被拉著唱了首歌。

另一邊,冷翊辰從下午看到那玻璃橋開始,就已經無心乾活了。

他的震撼之心如時傾一般,緊緊握著拳頭,深呼吸了好幾次才平複下來。

然後就無心乾活了,一個下午都在盯著光幕。

看著時傾玩得那麼高興,他那種彆人放假遊玩,而自己隻能苦逼上班的不舒服心情又來了。

現在時傾的日子真的是太悠哉了,悠哉得他一個大男人都嫉妒得不行。

每天不是吃就是玩,隨便開個店生意也好得不行。

而他呢,每天困在這深宮之中,除了乾活還是乾活,身為皇帝,他已經感覺不快樂了。

如今唯一能讓他快樂的,就是造出華夏的東西。

比如飛機手機汽車這些。

還有之前就已經安排下去的圖書館,孤兒院,養老院等等。

想到此,冷翊辰擺爛了一下午的心這纔來了點精神,從外麵喊道:“來人。”

小太監走進來:“陛下。”

“傳丞相和工部的人進宮。”

“是。”

收到傳令的朱淵和丞相等人那是眼皮狠狠一跳,心想陛下這次又是要乾嘛。

不會是要讓他們造琉璃橋吧!

每次看見點什麼匪夷所思又讓人心動無比的東西,冷翊辰就會傳召他們進宮,然後也不管三七二十一,就是讓他們造。

他們都已經有心理陰影了。

可再有心理陰影,也不得不進宮。

好在這次冷翊辰冇有讓他們造琉璃橋,隻是問之前吩咐下去,讓建的圖書館和孤兒院建得怎麼樣了。

丞相等人鬆了口氣,如實回答。

丞相:“回陛下,圖書館已經在京城和臨城各建了一棟,隻是目前正在往裡運輸書籍,這要像華夏的圖書館一般擺滿那麼多書籍,怕是不容易,還要等上許久才行。”

陛下:“孤兒院和敬老院也已經在城北和城東建起來了,隻是要建好的話可能還需要一段時間,不過反響倒是不錯,百姓們聽說以後都很是期待,自誇陛下聖明。”

冷翊辰很滿意:“那就行,這邊的建好後,若是效果不錯,就向全國推行,讓全國各地的官員開始督建。”

他勢必要打造一個盛世太平的國家。

丞相等人連忙應聲:“臣遵旨,陛下聖明。”

“隻是……”附和過後,丞相又緊皺眉頭,欲言又止。

“隻是什麼?”冷翊辰沉聲問。

丞相:“隻是這要將圖書館和孤兒院敬老院在全國建起來的話,怕是國庫空虛,有些供應不上啊。”

冷翊辰聞言,不禁陷入了沉思。

這確實是一個問題,當初打了那麼多牛的仗,國庫本來就空虛了,而他又纔剛登基不久,國庫的問題根本就還冇得到解決。

可是要是就這麼放棄的話,他也不甘心。

他現在最需要的就是功績來穩定帝位,不然還不知道多少人虎視眈眈的盯著這個位置呢。

“那眾愛卿可有何高見?”想了半天冇想出辦法的冷翊辰隻能把問題拋給了丞相等人。

眾人對視一眼,最後還是丞相站出來:“陛下,臣覺得應該製止智空的丹藥煉製纔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