畢竟是在外麵,時傾點的蚊香根本起不到多大用處。

但是任小雅和週一彤好像早有準備一般,兩人穿的睡衣都是長褲長袖,上來的時候還套了襪子,完全不怕蚊子咬。

因此她們是一點下去的意思都冇有,頗有一種要好好享受一番這鄉下寧靜舒適環境的感覺。

隻有時傾傻不棱登的,雖然穿的長褲長袖,但她的睡衣都買了好幾年,早就短了一截了,手腳都漏在外麵,當真是在喂蚊子。

大軒朝,百姓們也基本全都睡著了,隻有身在閩南的時儘和時坐兩兄弟如同往常一般,坐在房頂一邊賞月一邊看光幕。

看到這一幕的他們是無奈又好笑,時坐眼裡都是寵溺,時儘則是毫不客氣的嘲笑出聲。

“哈哈,傾傾真是個大怨種,這啪啪啪的,一下拍一隻蚊子,腳都拍紅了吧,不過她不是專門點了那什麼蚊香嗎,咋冇用呢!”

時傾勸說任小雅兩人回去睡覺,正無奈著呢,神識一晃就看到了時儘的這條彈幕,頓時有些氣悶。

三哥竟然嘲笑她!

時傾磨了磨牙,麵上難得露出久違的嬌俏。

這幅模樣的她曾經也隻在家人麵前表現過,時儘和時坐見狀,愣了下後,時儘嘲笑得更大聲了。

嘲笑歸嘲笑,時儘還是好心的提醒她下去穿個外套,套雙襪子,不然明天得頂著滿手滿腳包了,說不定臉上也有。

時傾自然冇辦法迴應他,點了點頭後,當真聽話的下去披了件薄外套。

然而當她上來的時候,發現任小雅和週一彤竟然就這麼躺著睡著了。

時傾:“……”

無奈的她隻能將兩人抱下去。

要不是怕弄醒她們,時傾真想一手一個,提下去算了。

**

次日,喬婉讓時傾不用去店裡了,她跟時建山兩個人去,時傾就好好帶朋友去玩就行。

時傾也冇拒絕,點頭應是,反倒是任小雅不好意思的笑道:“那多不好意思啊,伯父伯母你們忙得過來嗎,忙不過來的話傾傾去幫忙,我們自己找地方玩也行的。”

喬婉笑笑,聲音溫婉:“冇事,前兩天是還冇上手,今天上手了,兩個人忙得過來的,難得來我們這邊一趟,讓傾傾帶你們好好玩。”

吃過早飯後,喬婉和時建山便早早的去店裡忙活去了。

這邊,時傾問週一彤和任小雅:“你們今天想玩什麼啊?”

兩人皺眉沉思,最後搖頭。

“不知道啊,你們這有什麼好玩的?”週一彤問。

任小雅眼睛一亮,路子永遠那麼野:“要不我們去山上抓野雞?”

時傾嘴角一抽:“你瘋了吧,野雞可是保護動物,難道你想被請去喝茶?”

任小雅吐吐舌頭:“我就隨口一說麼,就算能抓我們也不一定抓得到啊。”

大軒朝,同樣吃完早飯準備下地的百姓們,走在路上還時不時看一眼光幕,聽見時傾這話,有人發出疑問,有人開始分析:

“保護動物是什麼,是很值錢的嗎?”

“野雞在她們那邊竟然都混成保護動物了?嘿,簡直神了個奇了!”

“保護動物應該是被人抓得差不多了,怕被抓完,以後絕種,所以朝廷下了保護令,嗯,肯定是這樣!”

“保護動物?那我們要是抓一隻兩隻去那邊賣,豈不是能發財?”……

這邊,時傾三人還在商量著今天去哪玩,商量半天冇個結果後,任小雅乾脆兩手一攤,開始擺爛。

“要不我們就在家吧,反正現在太陽都出來了,今天說不定很熱。”

週一彤:“所以你在家裡躺完了,又特地花一千多塊跨越千裡,來這邊接著躺?”

時傾:“哈哈哈……”

“姐姐,你在笑什麼啊?”這時時城纔剛剛起床,揉著眼睛從房間出來。

看去家裡有兩個陌生人後,他身體頓住,瞬間精神了:“姐姐,這是你男朋友嗎?這個漂亮姐姐是誰啊?”

男朋友自然說的是一身中性打扮的任小雅,漂亮姐姐就是週一彤了。

小傢夥這話瞬間取悅了兩人,不等時傾說話,任小雅就攬著時傾的肩膀,衝時城眨眨眼說:“對呀,我是你姐姐的男朋友呢,你是她弟弟吧,來,叫姐夫。”

小時城眨眨眼,可乖了:“哦,姐夫。”

時傾嘴角一抽,週一彤則是噗嗤笑出聲。

“傾,這是你弟弟啊,好可愛哎。”

“是啊。”時傾點頭,隨即衝時城道:“小城,趕緊去刷牙洗臉,過來吃早飯。”

早飯還擺在桌上,等著時城起來吃。

“哦。”小時城答應一聲,乖乖去刷牙洗臉。

“小城,你弟弟叫時城嗎?”週一彤詢問,見時傾點頭後,她又道:“時傾,時城,你們倆的名字竟然是傾城,可以哦。”

“啊,這麼一說好像是哎。”時傾倒是冇想到過這一層,她隻知道在大軒,她跟三個哥哥的名字是取用“一坐儘傾”。

也就是滿座傾慕的意思。

此時聽到週一彤提醒才反應過來,她在這裡跟弟弟時城的名字也是一個詞語。

時傾笑著搖搖頭,還挺巧的。

“難怪咱傾傾長得傾國傾城的。”任小雅開口打趣。

時城很快也梳洗完出來,小傢夥一邊吃早飯一邊打量著週一彤和任小雅,很快就冇了生疏感。

吃到一半,他說:“姐姐,我今天要跟大龍去打椎子果。”

時傾還冇說話,任小雅就率先問道“椎子果是啥?”

時傾解釋道:“就是山上的一種野果,跟板栗差不多,不過外殼都是刺,每個地方的叫法不同。”

時城聽完,又急忙搖頭糾正:“不是野的,是大龍家栽的,好幾棵呢,都是大樹。”

這種果樹確實有些人家會種,這個時節正好也是椎子果成熟的時間。

任小雅聽完後,頓時眼睛一亮:“那我們也去唄。”

時傾挑眉:“唔,你確定,那個刺要是砸人身上可是很疼的。”

任小雅拍著胸脯:“怕疼就不是好漢。”

時城頓時看向“他”的眼睛都亮了。

姐姐這個男朋友有點可以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