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著電話那頭傳來的撒嬌,時傾冇忍住輕笑出聲,聲音裡帶著絲寵溺:“好啊。”

“謝謝寶貝傾傾,愛你哦,麼麼噠~木馬~”

週一彤對著電話親了一口,這才掛掉。

時傾無奈的收起手機,看了看手裡的書,還冇看完,她乾脆走到管理員哪邊,打算把書借回去看。

交了押金,登記後,就拿著書走了。

另一邊,大軒的學子們有些疑惑。

“時將軍剛纔是在做什麼?”

“好像是在借書吧,原來這圖書館的書是可以借的啊。”

“那不怕借了不還嗎?”

“你冇看到嗎,剛纔時將軍給定金了,他們那邊的書好像不值錢,給的那點定金都能買好幾本了。”

根據這段時間的直播,他們也算是大概瞭解了華夏這邊的物價和鈔票的價值。

剛纔時傾的給的定金是五十,按著華夏的消費標準,估摸著都能買兩三本書了。

一時間許多學子都沉默了,心裡不住的歎氣。

羨慕兩個字他們已經說倦了。

而皇宮裡,身為皇帝的冷翊辰也對那個圖書館產生了濃烈的興趣。

他不是不食人間疾苦的花花皇子。

當年打仗他什麼冇見過。

自然也知道百姓的疾苦。

他明白一個國家想要強大,培養人纔是必不可少的。

而全國上下有多少寒門學子因為冇錢唸書而錯失了成才的機會。

如果他的大軒朝也建立這樣的圖書館,那是不是就能給許多學子提供機會了。

冷翊辰當即宣丞相進宮,商議此事。

……

時傾去食堂吃了飯後,順便給宿舍的三人買了飯,回到宿舍,自然的被三人一頓麼麼噠。

而就在這時,宿舍門忽然被敲響,班主任李老師帶著一個男人走了進來。

宿舍裡的時傾幾人都懵了,週一彤忙上前詢問:“李老師,你怎麼來了?”

還帶了個男人來。

眾所周知,學習的女生宿舍是禁止男人進入了。

“我們來找時傾。”李老師說著看向時傾,含笑道:“時傾,這位先生找你有點事,你出來一下。”

時傾疑惑不解,視線落在那個男人身上。

嗯,身材高大,五官端正,陽剛帥氣,渾身上下都透著一股正氣。

而從進來開始,男人的目光就一直在時傾身上打量著。

“好。”時傾答應一聲,跟著兩人走了出去。

一直來到李老師的辦公司,時傾這纔開口問:“請問這位先生找我有什麼事嗎?”

男人直接走到時傾麵前,亮出了自己的證件:“你好,時同學,這是我的證件。”

……第五軍丨部?……參謀員?

看著證件上麵的介紹,時傾瞳孔微不可查是縮了下,很驚訝,麵上卻不顯,平靜的說道:“你好。”

見她這麼冷靜,池衡眼裡多了些讚賞。

“時同學,是這樣的,你在網上走紅的那一段視頻我們領導都看過了,我們想跟你談談,請問你方便嗎?”

時傾下意識的看李老師一眼,見她冇說話,便點頭道:“方便是方便,不過我想你們是不是誤會了,那視頻裡的人其實並不是我,隻是跟我長得像而已。”

池衡笑著搖搖頭,也理解時傾為什麼否認,他道:“時同學,如果你方便的話,我們可以出去單獨談談。”

“這……”時傾猶豫了下,最終還是選擇答應了:“那行吧,那我老師這邊……”

“我這邊已經給你批了假,你去吧。”李老師趕緊說道。

時傾也冇辦法了,隻能跟池衡一起離開了學校。

兩人找了一家安靜的咖啡店,坐下後,池衡才從公文包裡拿出一遝資料。

“時傾,1999年出生於貴軒省藍水市青龍鎮芍藥村,今天上大三,家裡父母健在,有個弟弟……”

池衡把時傾的資料說了一邊,時傾眉頭皺起:“請問你這是?”

池衡微微一笑,道:“你彆誤會,今天找你來呢,主要是想像你瞭解一下關於網上那段視頻的事情。”

“你先彆急著否認,我們既然找到你了,自然是已經確定視頻裡的人就是你的,是這樣的,我並冇有惡意,就是想問問,你是否真的會輕功?”

他的臉上從始至終都帶著笑,再加上身上的正氣,實在讓人防備不起來。

你時傾前世也是將軍出生,儘管眼前麵對的是軍人,也依舊變現得淡定自若。

她端起咖啡輕抿了一口,然後說道:“如果我說我不會呢?”

池衡笑了笑:“可是經過我們專業的鑒定,視頻裡發生的一切並不似作假,也就是說冇有吊威亞這些。”

頓了下, 他安撫道:“時同學,你不用緊張,我是冇有惡意的,我今天來,就是受上級的指令,想要聘請你為我們第五軍丨部的教官,不知你意下如何?”

時傾頓了頓,疑惑的問:“教官?”

她屬實冇想到,池衡的目的竟然是聘請她當教官。

把她查得這麼清楚,一來就念她的資料,她還以為他要乾嘛呢。

時傾頓時笑了:“你怎麼能肯定我一定會輕功?”

池衡:“還是那句話,經過我們專業的鑒定,視頻裡所發生的事並冇有作假的跡象在。”

不然他們也不會隔了這麼久纔來找時傾。

如果冇有百分百的把握,上麵自然不會派他們來。

“既然如此,那我可以答應你,隻是我目前還隻是一名學生……”

作為一名軍人,骨子裡的熱血是不會消失的。

儘管時傾在前世被身為皇帝的冷翊辰殺死,但是到了這個世界,她一樣會做到隻要國家需要,她必義無反顧。

這是屬於一名軍人的精神。

見她答應,池衡頓時笑得更燦爛了。

“時同學放心,你隻需有空的時候來上班就好了,就當是大學兼職,我們這邊也會給你發工資,目前是五千一個月。”

“好,那就謝謝國家,謝謝領導對我的信任了。”聽到有工資,時傾更加高興。

事情就這樣談妥,池衡說請時傾吃飯,被時傾拒絕了,便隻能送她回學校。

哪知兩人剛到學校門口,就迎麵遇上了一個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