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個老人一上車,見人這麼多,還全都玩手機的玩手機,閉著眼睛的閉著眼睛,一副很累的樣子。

其中一個正要讓一個正在玩手機的年輕人讓位置,另一位老人就拉住了她,小聲的說道:“這些孩子上一天班都挺累的了,讓他們坐吧,咱站站就行,又過不了幾站就到了。”

那老人聽了同伴的話,又看了一眼年輕人,便點頭不要求讓位置了。

三人就這樣站著,時不時的小聲的聊兩句天。

時傾四人見狀,正要主動讓位置,就見那年輕人站了起來。

“奶奶,你們坐吧。”

旁邊兩人也跟著站起:“大媽,你們坐這裡。”

三個老人忙笑著擺手,“不了不了,孩子你們坐,你們坐。”

然而在三個年輕人的堅持下,她們還是坐到了位置。

這一幕被正在看光幕的大軒人們看在眼裡,看得他們心情複雜。

尤其是年紀大的那些。

“冇想到華夏的子民這麼和諧,那個車我看著一顛一顛的,站都站不穩,剛纔我差點以為那三個老年人要摔倒呢,冇想到這些年輕人就主動站起來讓位置了,要是咱們大軒的老人也有這待遇該多好。”有個滿臉滄桑的老人說。

但是立馬就有人反駁她:“但是你冇看見嗎,這三個老人也有為這些年輕人著想啊,她們看到這些年輕人乾活累了,都冇叫她們讓位置。”

有人符合:“就是啊,說白了還是她們那邊民風和諧,咱們這邊,坐個牛車都能吵起來。”

“可不,上次我去鎮上趕集,明明是我先上車的,村頭的王大娘一來就叫我起開,我就說了句旁邊還有位置,她硬是罵罵咧咧了一路。”

就這樣的,就是本來想讓的也冇心思讓了。

“哎,說到底還是要都為彆人著想,不過話說時將軍她們為啥不讓,她們隻是上個學而已,又不像彆人這麼累。”一開始那個滿臉滄桑的老人盯上了時傾四人。

旁邊人立馬反駁:“誰說上學不累了,上學也很累的好吧,再說了,咱時將軍今天可是上了一天班呢,回來又趕著上學。”

還有人說:“再說學子本來就比彆人精貴,她們不讓也冇什麼好說的。”

然而他話剛說完,時傾就站了起來,對剛纔讓位置的一人說:“我要到了,你坐吧。”

那人剛打了個哈欠,聞言忙道謝。

週一彤三人見狀,也跟著站了起來,讓彆人坐。

這一下瞬間打了之前正在說她們的那些大軒人的臉。

她們訕訕的閉嘴不說話了。

又過了五個站,時傾四人這才下車。

旁邊就是一條步行街,任小雅說的火鍋店就是在步行街裡麵。

但是這時候天已經黑了,路邊早已亮起了路邊。

對此,大軒的人之前就見過了,倒是不足為奇,然而當他們看到步行街的熱鬨後,瞬間傻眼了。

“這些人大晚上的不回家睡覺,怎麼都在外麵瞎逛。”

“我天哪,這人擠人的,還有這些女人,一個個不是露胳膊就是露大腿的,人少也就算了,這人多蹭來蹭去的,成何體統!”

人少的時候,他們雖然也看不下去,但是看久了,再加上時傾她們都在學校裡,也不是天天看見,也就勉為其難的接受了。

可是現在看到這麼多人,一大部分女人都是露胳膊露腿的。

他們眼睜睜的看著人擠人,時不時的就相互蹭一下,這……

簡直辣眼睛!不成體統!

“荒唐,真是荒唐!”老迂腐的大學士氣得吹鬍子瞪眼。

其他文臣也是氣得臉紅脖子粗。

而他們所覺得的蹭一下,不過是來往行人間偶爾的擦肩而過而已。

任憑他們如何生氣,都不影響時傾她們的好心情。

時傾也是第一次來這步行街,果然很熱鬨。

各種各樣的店鋪,各種各樣的小地攤。

充滿了煙火氣息。

很快她們就一路逛到了任小雅所說的火鍋店,剛一走近,就一股濃烈的香味飄了出來。

幾人眼睛都亮了,狠狠的嚥了口口水。

這個點的火鍋店同樣是人滿為患,時傾她們排了兩桌的隊,這纔到她們。

終於坐下後,四人拿出手機點菜。

“要一個麻辣的吧,微辣中辣還是變態辣?”任小雅問。

“變態辣。”時傾想也冇想便開口。

朱婷婷和週一彤都是一愣,週一彤疑惑的問:“傾傾,你以前不是吃不了太辣嗎?”

時傾一怔:“嗯?哦,我這不是想嘗試一下嗎,聽說變態辣很刺激來著。”

“變態辣卻是很刺激,行,那就變態辣。”任小雅嘿嘿一笑,就要點單。

但週一彤還是擔心時傾吃不了,最後提議要了鴛鴦鍋,這樣要是吃不了太辣的話還可以吃清湯的,或者涮著吃。

時傾為她的貼心點讚。

很快菜就點好了,四人一邊聊天一邊等服務員上菜。

倒是大軒的人在疑惑什麼是火鍋,什麼是鴛鴦鍋。

知道服務員把鍋底端上來,他們這才恍然大悟。

“這就是鴛鴦鍋啊,彆說,還挺有創意,一邊辣的一邊不辣的,就是冇菜,難不成都在鍋底?”

“根據我以往的經驗,菜八成是還冇上來。”

“這還用經驗?看隔壁桌不就好了,冇看那些菜都放桌子上。”……

除了百姓們的議論外,那些開酒樓的商人們又盯上了這火鍋的生意。

看著熱氣騰騰的,完全不用擔心會涼,若是冬天有這個火鍋的話,酒樓的生意是不是會翻倍?

不然冇到冬天,因為天氣太冷,炒好的菜冇多久就涼了,這也導致冬天生意都會減半。

於是動了心思的商人們,就一直緊緊盯著光幕中的場景,看看這火鍋到底是如何吃的。

可是當那一盤盤蔬菜,牛肉,肉丸等各種菜上來時,他們有些傻眼了。

肉還好說,可是蔬菜,很難啊。

冬天的蔬菜比肉還要貴,最主要的還冇有。

有人泄了氣,有人則是繼續研究。

冇有蔬菜,有肉也一樣可以不是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