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著這一箱滿滿的,都是來著媽媽的愛,時傾嘴角揚起了溫暖的笑容。

週一彤和任小雅都回家了,整個寢室就剩時傾和朱婷婷。

見時傾看著快遞傻笑,朱婷婷湊了過來:“你笑啥呢,哎呦,這是咱媽寄來的粽子吧,給我嚐嚐。”

“噗。”時傾被她一句咱媽逗笑了:“誰跟你咱媽了,那是我媽。”

“嘿,咱倆啥關係,你媽就是我媽,咱媽包的粽子一定好吃。”朱婷婷嘿嘿笑著,拿起一個就要拆開來吃。

“誒,涼。”時傾急忙阻止。

這些雖然在家裡已經煮過了,但是也要加熱一下才能吃啊。

但朱婷婷纔不管那些呢,拆開粽葉後就咬了一口:“嗯,好吃,涼的纔好吃。”

見她都吃了,時傾也不好再說。

隨她吧。

哪知朱婷婷的手機忽然響起來,她看了眼來電顯示,麵色當即就變了,放下粽子就出去接電話去了。

時傾有些疑惑,剛好她的電話也想了,便拿起手機看了一眼,是喬婉。

“喂,傾傾啊,粽子收到了嗎?”電話那頭傳來喬婉的聲音。

時傾回道:“收到了,謝謝媽。”

“嘿,跟媽還說啥謝不謝的,媽寄了很多,你跟室友一起吃啊,還有一些土特,都是你愛吃的。”

又說了幾句, 時這才掛掉電話。

今天端午,大軒人也是一大早就起來包粽子了,一邊包粽子一邊看直播。

聽到時傾打電話,在看她拿回來的箱子,有些驚奇。

“這粽子是時將軍的父母稍來的嗎,咋稍的啊?”

“前兩天才聽到她跟她媽打電話,咋今天東西就到了?”

“說不定也是坐飛機來的,上次坐飛機,不是還不到一個時辰就到了嗎。”

“也是,哎,咱活得還不如一箱粽子啊,粽子都能上天了,咱隻能眼巴巴的看著。”

大軒人越想越憂傷,紛紛歎起了憂傷氣。

時傾剛掛掉電話,出去打電話的朱婷婷也回來了。

見臉色不太好,時傾疑惑的問:“婷婷,怎麼了,誰的電話?”

“冇誰,一個朋友。”朱婷婷笑著搖頭,重新拿起粽子,若無其事的吃起來。

見此,時傾也不好在問了。

見朱婷婷吃得香,她乾脆也懶得加熱了,也跟著拆開一個粽子吃了起來。

“彆說,涼的確實還挺好吃。”時傾笑道。

“是吧。”朱婷婷一臉得意,轉而又問:“今天有什麼打算,就在宿舍躺屍還是出去逛逛。”

時傾:“還冇想好,你呢?”

朱婷婷想了想,提議道:“我也不知道,今天端午,說不定商場有活動,要不,我們出去逛逛?”

時傾自然冇意見:“好啊,那我們吃了就去。”

吃完粽子後,時傾和朱婷婷就一起出了學校。

兩人手挽著手,晃盪著往商場走去。

商場果然有活動,很多東西都有打折,兩人一起喝喝奶茶奶茶,吃吃零食,就這樣在商場玩了一上午,又買了一些零食水果後,這才離開。

“快看,那人是不是要跳樓。”

忽然一道聲音響起,眾人紛紛朝那人指著的方向看去,果然就見前麵一棟四十層高的樓房,大概三十樓的位置處,一個身穿紅衣的女生站在窗外,確實是要跳樓的架勢。

那女生站的位置雖然高,但因為一身紅衣,看起來特彆顯眼。

周圍的人紛紛跑來圍觀,有人拿出手機拍視頻,有人打電話報警,也有人朝上麵喊話,讓女子不要衝動。

時傾和朱婷婷被人群擠在了後麵,聽著吵吵嚷嚷的聲音,兩人都抬頭往上看去。

此時已是中午,如今的大軒人早已恢複了正常的生活,每天正常乾活,隻有偶爾有空的時候抬頭看看光幕。

此時他們剛吃完了早上包的粽子,正扛著鋤頭準備下地,聽見光幕裡吵鬨的聲音,他們疑惑的抬頭看來,剛好就看到了這要跳樓的一幕,頓時又懵又驚訝。

“這是要乾嘛,那上麵是有個人吧?”

“前麵聽說要跳樓,娘哎,這麼高,要跳下來不得摔成肉餅了。”

這人的話剛落,光幕就好像很懂他們一般,直接鏡頭一轉,轉到了三十樓往下看的視角。

這一下差點冇把人嚇癱咯。

尤其是個彆恐高的,頓時一陣暈厥。

“不行了,這也太高了,他們怎麼能建這麼高的房子,太嚇人了。”

但雖然如此,因為鏡頭的運轉,他們也看清了上麵的人,竟然是名女子。

“這小姑娘年紀輕輕的在,咋就想不開了呢。”

“這麼高跳下去,肯定得摔死了,哎。”

“下麵那多人,咋也不來拿幾個上來拉一下,就這樣眼睜睜的看著人跳樓,他們也太狠心了吧。”

“就是,那麼多人就隻會在下麵看熱鬨,倒是上來拉一下啊。”

看直播的人們急得跟什麼似得,尤其是看到下麵的人全都在看著,也不知道上來勸一下拉一下,差點把他們氣死。

然而他們話音剛落,就聽見一陣鳴笛聲,下麵的人大喊著警丨察來了,冇多久,下麵就支氣了氣墊,有人開始拿著喇叭喊話,安撫上麵的女孩。

光幕的鏡頭也轉到了下麵。

時傾看著警丨察的安撫似乎對上麵的女孩並冇有起到作用,眉頭緊緊皺起。

下麵有警察在拿著喇叭勸說女孩要冷靜,也有警察往大樓裡跑,打算從上麵入手,想辦法把人救下來。

“傾傾,怎麼辦啊,她不會真的要跳吧。”朱婷婷緊緊拽著時傾的手,看著上麵的女孩一臉擔憂。

這還是第一次親眼看到有人要跳樓,以前都是在網上看的,因此她整個人都顯得有些慌張。

倒是時傾很冷靜,靜靜的看著樓上的女孩,冷靜的說道:“要相信警丨察。”

她們隻是普通老百姓,隻是一名大學生,所以這樣的情況下她們什麼都做不了,隻能相信警丨察。

似乎被時傾的冷靜所感染,朱婷婷也逐漸跟著冷靜下來。

似乎是警察已經到了樓上,時傾看到女孩回頭跟誰在對話,情緒很崩潰,眼看著隨時都能一個腳滑掉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