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麵的人們看到這情況都時不時的抽口涼氣,緊張得不行。

這時有個警官的手機響了,對麵說了句什麼,他急忙答應這掛掉電話,然後對旁邊人吩咐:“快,聯絡一個叫何宵的人,是海大的一名大四學生。”

“是。”下麵的人答應一聲,忙聯絡人去了。

這邊的時傾和朱婷婷聽見這話都是一怔。

“何宵?”

兩人對視一眼,不會是她們知道的那個何宵吧?

金融係的係草。

跟時傾搭了兩次話,以至於昨天時傾還被他的腦殘粉給警告了。

半個小時後,那個何宵就來了。

時傾眯了眯眼,果然就是他。

不過好在這裡人很多,時傾她們又是在後麵,所以何宵並冇有看見她們。

何宵似乎是被騙來的,看到現場這樣的情況還有些懵。

警丨察上前的問他:“你是何宵對吧,上麵那女孩你認識嗎?”

何宵仰頭看了一眼,三十樓的距離,看得並不是很清楚,但是女孩身上的那件衣服他認識,就是他送的。

何宵點頭,對於女孩要跳樓的舉動冇有任何反應。

“嗯,認識啊,咋了?警丨察叔叔,她這不會是要跳樓吧,她要跳樓可不是我慫恿的,你們叫我來做什麼?”

對於他這個態度,時傾很是不喜,總感覺手有些癢,想打人。

警丨察對何宵說:“你放心,我們不是要做什麼,隻是她指名要你來,而且你也說了你們認識,那證明你們之前肯定有點關係,我們希望你能勸勸她,讓她冷靜下來,有什麼事情先下來再說。”

與此同時,正在勸說女孩的警察溫柔的安撫道:“小姐姐,你看,你叫的人來了,就在下麵,你先進來,我們下去說好不好。”

女孩聽到這話,低頭往下麵看去,一眼就看到了站在人群中的何宵,頓時整個人都激動起來。

“何宵,你來看我了嗎,你終於來看我了嗎?”女孩一邊哭一邊大喊。

何宵聽到這喊聲,抬頭看去,臉上滿是不爽。

他對警丨察道:“警察叔叔,我跟她雖然認識,但是我們之間可冇有一點關係,是她死皮賴臉纏著我,想爬上我的床,我不同意就用死來威脅我,你看,現在不就用跳樓逼我過來麼,你們不用相信她,她肯定不敢跳的。”

周圍人聽到這話,頓時氣憤不已,尤其是女人們。

“我說你這人怎麼這麼狠心,這個時候了你還能說出這種話,就算你們真的沒關係,也應該先把人救下來再說吧。”一個二十七八的女人生氣的說道。

旁邊人也附和:“就是,而且你們看著也不像是沒關係的樣子,要真沒關係,人家能指名讓你過來麼?”

“還說什麼不敢跳,萬一她跳下來這責任你擔得起嗎?”

大家你一言我一語,紛紛指責何宵。

而另一邊,將這一切看在眼裡的大軒人們,卻是截然相反的態度。

何宵的一番話讓他們把女孩定義成了不知廉恥的人。

“冇想到是這樣的,照這麼說,是那女的不知廉恥,想爬男人的床被拒絕了就用死來相逼。”

“這樣的人竟然還有臉活在這世上,要死就趕緊死了。”

“跳個樓還弄出這麼大動靜,照我看哪,就像這男人說的,她壓根就冇想死,不然自己一根麻繩直接在家裡吊死就完了,哪還需要廢這麼大勁。”

“嗤,弄出這麼大動靜,不就是想逼這男人來見她麼,就算這男人不來,那些官府的人都來了,肯定也不能眼睜睜的看著她摔死,我看她就是不敢死,還弄得這麼多人跟她一起著急,呸。”

“你們快看,那上麵是不是有人要救人了,哎呦喂,看著好嚇人。”

有人注意到了上麵有穿橙色衣服的人竟然從旁邊和上麵爬了出來,試圖要救人。

看得她們心驚膽戰的。

“娘哎,那些大小夥是咋回事,快回去啊,彆為了個女人把自己命都搭上啊。”

“這女人真是害人精,要是這些男子為了救她出什麼事……哎喲不行了,老孃想衝進去撕了這女人。”

“這些男孩也是官府的吧,他們這是為了彆人連自己命都不要了啊。”……

大軒的人通過光幕能清楚的看到上麵的情況,比這邊在現場的人還看得清楚。

看到那些消防員為了救人連自己的命都不要了,她們是氣得恨不得衝進光幕來把人塞回去。

而這邊聽到何宵的話,朱婷婷被氣得不輕,狠狠啐了一口。

“氣死我了,什麼沒關係,這何宵就是個渣男,照我看,上麵那女孩肯定是他的女朋友之一,他竟然還能說出這樣的話,太噁心了。”

時傾捏了捏她的手,示意她彆生氣。

“婷婷,你在這裡等我。”

不想在看那張讓她隨時都會忍不住冒火的臉,時傾抬頭往上看了一眼,也看到了那些要救人的消防員。

把手裡的東西塞給朱婷婷,時傾轉身跑了。

“誒,傾傾,你去哪裡。”朱婷婷在後麵著急的詢問。

時傾冇有回答,不一會兒就不見了身影,朱婷婷想追都追不上,隻能又退回來,繼續看著這邊的情況。

何宵聽著周圍人的指責,有些惱怒。

而上麵的女孩還在大聲喊著他的名字,何宵低罵一聲,隨即抬頭。

“於甜甜你給我閉嘴,你叫我來做什麼,啊?來看你跳樓,看你尋死覓活嗎,好,我來了,你跳啊,我倒要看看你有冇有這個膽子跳。”

此時的他與在學校裡那溫柔的翩翩公子完全就是兩個人。

他大聲喊著,聲音裡滿是對女孩的厭惡。

隨即冷嗤一聲,繼續說:“還跳樓,你嚇唬給誰看呢,你自己不要臉,也彆拉著我跟你一起丟人現眼啊,你要跳就趕緊跳,不跳就滾回去,以後彆來煩我。”

這話一出,警丨官麵色大變,猛的上前推了何宵一下,怒吼:“你乾什麼!?”

何宵站穩身子,無所謂的一攤手:“冇乾什麼,說句話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