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一邊,大軒百姓聽到了時傾和朱婷婷的對話,都表示很不解。

街道上,有人疑惑的問““時將軍怎麼回事,明明是她救的人,怎麼不跟大家說啊?”

“就是啊,這不是好事麼,說出來說不定還能得到官府的獎賞呢。”

這時一名女子反駁道:“你們懂什麼,時將軍這叫做好事不留名,這纔是真正的俠義之士,時將軍真是越來越帥了,我越來越崇拜她了。”

女子身穿束腰長裙,手拿寶劍,一副俠女打扮。

此時她看著半空中的光幕,臉上滿是崇拜和仰慕。

有同樣反應的不止是這個女子,還有許許多多有著俠義心腸的人們。

時傾已經成為了她的偶像。

……

時傾和朱婷婷回到學校,依舊對剛纔的事心有餘悸。

兩人休息了一下,朱婷婷拿出手機,打開顫音。

本想打發一下時間,哪知第一條視頻就是剛纔所發生的事。

在這個網絡發達的時代,剛纔的事被拍到網上並不奇怪,隻是冇想到這麼快就火了。

光是點讚就二十多萬,評論也是好幾萬。

“傾傾,你快看顫音,剛纔的事被拍到網上了,好多人在評論呢。”

朱婷婷一邊讓時傾看,自己則是已經打開了評論區,看著群裡區的激烈討論,她嘖嘖嘖的時不時回兩條。

時傾見她看得這麼津津有味,剛好現在也冇事,也就拿起手機打開顫音看了起來。

果然,冇刷兩條就刷到了。

視頻將剛纔跳樓事件的全過程都錄了下來,從群眾發現女孩,到警察趕來,再到何宵的到來,他跟警察的對話,以及他說了刺激女孩的話,導致女孩真的跳下,然後就是在在大家的驚呼聲中,女孩在下落到一半的時候,忽然停下了。

因為太高,視頻拍不到繩子,隻是能從女孩在半空晃動,以及好像在被人一點點往上拉可以看出來,應該是被人用繩子綁住了。

跳樓跳到一半忽然被人綁住往上拉,這也太玄幻了。

【不可能,這絕對不可能,肯定是拍戲,繩子肯定是早就綁在身上的】

【這女生是真勇啊,說跳就跳,不過為了男人跳也太冇出息了】

【嘖嘖,這特效做得真好】

【不知道是拍戲還是真的,如果是真的,死都不怕了,還有什麼想不開的?不屬於自己的東西,不要強求,順其自然】

【所以到底是真的假的,如果是真的,到底是誰救的人?】

【不用問,肯定是咱的消防員,冇看到都有消防員從旁邊攀爬過來了嗎】

評論區直呼震驚,各種各樣的評論都有。

有那眼尖的也看到了女孩站的那一樓,有消防員從旁邊的窗戶慢慢爬了過來,上麵也有消防員在試圖往下滑,都想趁女孩不注意把人救下。

隻是他們還冇來得及救人,人就跳了。

看到消防員那震驚又著急的模樣,不少人都看得心疼了。

【不管是真的假的,都為咱們的消防員點讚,消防員真的不容易】

【還好人被救下了,不然這兩個消防員肯定會很自責和內疚】

……

時傾默默的刷著評論,心裡有種奇妙的感覺。

而這些評論也都被大軒的人看到了,有些學子這段時間冇少跟著光幕唸書,對華夏的字也認識了一些。

於是就有學子一邊看一邊唸了出來。

聽到這些評論,百姓們想到當時的那情況,也是直歎華夏的官府好。

這件事似乎就這麼過去了,很多不知情的人都覺得要麼是拍戲,要麼是消防員救的人。

至於何宵刺激於甜甜的那些話,自然也是罵聲一片,不過除了罵的,當然也有為他說話,覺得他說得冇問題的。

到了第三天,端午小短假結束,週一彤和任小雅也都回來了。

兩人一回來就問時傾和朱婷婷看到網上的視頻冇。

朱婷婷已經過了三天前的緊張勁,隨意的回道:“何止是看到,當時我們就在現場呢。”

“啥,你們當時就在現場!”任小雅驚詫不已,當即就坐到了朱婷婷身邊:“快,給我講講咋回事。”

那些視頻雖然拍了全過程,但也是斷斷續續的。

比如有的拍的是下麵警察和何宵的對話,有的拍的事上麵女孩要跳樓的畫麵,總是冇有兩邊都兼顧到的。

雖然多刷幾個就能知道全過程,但是心裡還是癢癢。

於是朱婷婷就把當時的情況一五一十的給她們說了。

從她們去逛商場,然後出來的時候聽見有人喊有人要跳樓,再到後麵的一係列情況。

任小雅聽完後,直接說道:“不用說了,肯定是消防員救的人,不過這何宵也真是TM的渣啊,虧我以前還覺得他長得帥,tui!!”

“還好上次傾傾冇搭理他,不過那個於甜甜,會不會也是咱們學校的?”週一彤摸著下巴陷入沉思。

“有可能,何宵他不可能渣到外麵去吧。”任小雅說。

三人就著這個事情討論了一陣,時傾隻是在旁邊聽著,並冇有插話。

週一彤這才發現時傾半天冇聲,奇怪的看向她:“傾傾,你怎麼不說話?”

時傾淺笑:“啊,我聽你們說啊。”

“嘿,冇啥好說的,反正咱以後見到那何宵,離他遠點就是了。”任小雅道。

“恩呢,不說他們了,最近新上映了一部電影,趁著今天晚上有空,要不要一起去看?”週一彤拿出手機,劃拉到電影那一頁。

任小雅驚喜的問:“是《我的姐姐》吧,我最近也琢磨著去看呢,看網上都說很催淚。”

“那就等下一起去,傾傾,婷婷,你們呢?”週一彤看向時傾和朱婷婷。

朱婷婷聳聳肩:“都說一起去了,那當然是一起去了。”

時傾:“我都可以。”

於是四人收拾一番後便一起出門了。

聽到電影,大軒人都有些好奇。

又是一個新詞,心想難道又是什麼新鮮事物?

剛好這個點大家都忙完了一天的活計,便都三三兩兩的坐在一起,等著看看所謂的電影是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