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到電影院,週一彤去取票,時傾三人找了個位置坐下來等。

“端午回家好不好玩啊?”時傾淺笑著問任小雅。

穿越到這裡以後,她相處得最多的就是這三個室友了。

每天朝夕相處,讓她對三人也有了些感情,逐漸的放開了自己。

“誒,彆說了,纔回家兩天呢,就被我媽唸叨了,還不如在學校呢。”任小雅撇著嘴說。

時傾笑了笑:“父母唸叨很正常啊,你們這離得近的,隨時都能回家,多好啊,你看我和婷婷,離得遠了,想回家一趟都是奢侈。”

朱婷婷也附和:“就是,你就知足吧,我們想被唸叨還冇有呢。”

說著話的時候,冇人注意到她的眼裡閃過一抹莫名的情緒。

三人閒談著,很快週一彤就取好票回來了,還順便帶了兩桶爆米花。

“電影還有半小時纔開始,我們先坐一會兒吧。”

她將爆米花放在桌上,然後把票遞給時傾三人。

“對了傾傾,你跟婷婷這三天咋過的,該不會就一直在宿舍躺著吧,冇出去玩?”

任小雅說著抓起一顆爆米花扔進嘴裡,嘎嘣嘎嘣的嚼著。

大軒的人看得直咽口水,尤其是小孩子。

那爆米花看著好看就好吃的樣子,小孩子直鬨著要吃。

大人們無奈極了,他們連是什麼都不知道,上哪去弄來給孩子吃啊。

但是也有那眼尖的發現了爆米花中的玉米。

“這東西難道是用玉米做的?”

很多人這麼想著,當即去家裡翻找玉米,然後開始倒騰了起來。

彆說,還真有那麼些做飯天賦好的人給倒騰出來了。

雖然看著冇有光幕中的好吃,但似乎也不賴。

於是大軒百姓們又多了一樣零嘴兒。

很快半個小時過去,電影開始了,時傾幾人剛進入影廳坐好,影廳就一下子暗了下來。

“咋回事,這咋突然黑了?”

等著看電影的大軒人嚇了一跳,看著黑屏的光幕很是莫名。

但很快的,前麵的大顯示器就亮了。

“咦,亮了亮了,這就是電影啊,這是她們那邊的光幕嗎,咋這麼大。”

隨著大家的驚疑聲響起,電影開始放映。

《我的姐姐》這部電影主要講述一對姐弟失去父母後,因為姐姐和弟弟的年齡相差了二十幾歲,姐姐在自己的未來前程與弟弟的撫養問題上展開的一係列矛盾爭執。

從一開始的姐姐被親戚朋友逼迫,弟弟的不懂事,姐姐把弟弟送給彆人領養,到後來的姐姐對弟弟逐漸有了感情,把弟弟從領養家庭接出來,回到了他們自己的家……

大軒人的心情也是跟著一次次的發生變化。

一開始他們唾罵姐姐狠心,覺得爹孃死了,姐姐養弟弟就是應該的。

可是看著姐姐被親戚朋友逼迫後一次次的崩潰,不少人又開始心疼她。

尤其是那些被家裡壓迫著要對弟弟好的女孩們,她們甚至留下了共情的眼淚。

同樣都是孩子,為什麼就要讓她來承擔這一切呢。

如果可以,她們也不想有弟弟。

電影裡的弟弟後麵還懂事了,但她們很多人的弟弟早就被家裡人寵壞了,也完全不把她們這些姐姐放在眼裡,看到家裡重男輕女的大人對她們打罵,弟弟也有樣學樣,而她們還不能還手,不然肯定會被大人一頓打罵。

當然也有些重男輕女的人醒悟了過來,意識到女孩也是孩子,也需要父母的愛。

直到最後的電影結束,姐姐帶著弟弟去了北京,有人歎氣,有人抹眼淚,但更多的是欣慰。

她們意識到姐弟之間還是要感情好才行,電影裡的弟弟一開始不懂事,對姐姐各種忤逆,就能看得出來姐姐很討厭他。

但是後麵弟弟懂事了,也聽話了,姐姐就開始對弟弟有感情了。

很多人看向了自己的兒女,有那剛好看到兒子在欺負閨女的,上去就是一巴掌。

“臭小子,以後對你姐姐好點。”

“以後再敢欺負姐姐,我就讓姐姐揍你。”

“你再這樣欺負姐姐,小心以後我跟你爹冇了,你姐姐不要你!呸呸呸,我在說啥子胡話呢,我跟你爹怎麼可能會冇……”

……

對於這些父母的舉動,女孩們受寵若驚,男孩們一臉懵逼。

另一邊,看完了電影的時傾幾人心情一樣很不美好。

時傾抿了抿唇,在心裡歎了口氣。

好在她從小就父疼母愛,三個哥哥也把她捧在手心裡一般,從冇讓她吃過什麼苦。

至於後來所發生的一切,都是她自找的,也是因為她,時家人才落到那般田地。

一想到這個,時傾本來還不是很沉重的心情,瞬間就不好了。

週一彤三人也是好不到哪去。

週一彤沉沉的歎了口氣,轉頭一看,任小雅竟然淚流滿麵,差點就要哇哇哭了,她忙給她遞紙巾。

朱婷婷倒是跟時傾一樣,沉默不說話。

隨著人群走出影廳,時傾早已壓下心裡的情緒,看了一圈三人,安慰道:“你們怎麼樣了,冇事吧。”

“冇事,六點半了,我們吃了飯再回去吧。”週一彤說。

時傾點頭:“好,大家想吃什麼。”

任小雅上前挽住她的手,抽了下鼻子,帶著哭腔道:“我想吃麻辣燙,變態辣的。”

時傾冇忍住噗嗤笑出聲,好笑道:“噗,你還敢吃變態辣,你忘了上次吃變態辣火鍋的後果了。”

“嗯~我不管麼,我現在就是需要變態辣來緩解我的心情。”任小雅搖晃著她的手臂一陣撒嬌,看得三人是又好笑。

週一彤拍板道:“成,那就吃麻辣燙吧,來的時候我主要到樓下剛好有一家麻辣燙,我們去那裡吃。”

“好。”

於是幾人一起往樓下而去。

但是她們冇注意到的是,她們纔剛離開,一對男女就出現在了方纔幾人站的位置。

男生看著幾人的背影許久,轉而對身邊的女生道:“芯兒,你先回去吧,我要去辦點事。”

被叫芯兒的女生頓時麵露不快,撒嬌道:“何少~我們不是說好去吃晚飯的嗎。”

“我忽然有事要辦,你自己去吃吧啊,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