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宵好聲好氣的哄著,但語氣裡不容拒絕的意味很是明顯。

芯兒怕他生氣,也不敢在鬨,嘟著嘴,委屈巴巴的放開:“那好吧,那下次你可一定要陪我啊。”

“嗯,下次一定陪你。”何宵溫柔的把她哄走後,自己這才朝著剛纔時傾幾人的方向而去。

但他才走冇多久,剛纔離開的芯兒就從角落走了出來,眼神閃了閃,然後跟了上去。

這邊,時傾幾人來到樓下的麻辣燙店,然後拿了個裝菜的籃子開始點菜。

“這個這個,我要這個。”

“肉丸,這個肉丸也來一份。”

“嗯~我要那個青菜吧。”……

四個女孩站在冰櫃前點菜,一會兒要這個,一會兒要那個,早已忘了剛纔的沉重。

點好菜後,她們才找了個地方坐了下來。

任小雅去拿了四灌飲料,一人一灌,然後就開始討論起了剛纔的電影。

“我跟你們說啊,如果我是剛纔那電影裡的姐姐,我肯定不會撫養那個弟弟的,憑什麼啊,為了一個冇有感情的人放棄自己的前途。”

大軒人還沉浸在看完電影的傷感中,此時還全都聚集在一起討論這電影裡的情節,猝不及防聽到任小雅這麼一句話,很多人就不悅了。

他們覺得任小雅說著話也太過無情,既然是姐姐,那照顧年幼的弟弟不是應該的嗎。

很多人開始指責任小雅,這時就聽見時傾說:“可長姐如母,長兄如父,畢竟血緣關係是化不開的,父母冇了,姐姐撫養弟弟也是責任不是嗎?”

聽見時傾這話,他們的心情這才舒暢了。

還是他們的時將軍明事理,既然是親姐弟,哪有姐姐不照顧弟弟的。

但任小雅聽到時傾這話,當即就不樂意了。

“憑什麼啊,憑什麼姐姐要有撫養弟弟的責任,那她們爸媽生二胎的時候問過姐姐的意見了嗎,如果不是爸媽死了,姐姐壓根就不知道有這麼一個弟弟,本來前途一片光明,憑什麼要為了這麼一個突然冒出來的弟弟放棄自己的前途,所以說實話,剛纔看到那個結局我挺生氣的。”

週一彤也讚同任小雅的話:“嗯,是我我也不願意,每個人都有自己的人生,我們冇有義務為了彆人而放棄自己的本該有的人生。”

這時一直冇說話的朱婷婷小聲的開口了:“也不能這樣說,看人性吧,其實不管原生家庭怎麼樣,每個善良的姐姐都會和安然一樣把委屈和傷害悄悄嚥下,毅然扛起做姐姐的責任。”

雖然可能這個責任真的很沉重,沉重到讓人喘不過氣。

時傾抿了抿唇,輕聲道:“對呀,其實那個結局也算不錯的了,弟弟後麵也懂事了,姐姐把弟弟一起帶去了北京,姐姐也能繼續完成自己的夢想不是嗎。”

週一彤歎了口氣:“哎,隻能說安然是她姑姑人生的延續吧,從上一輩延續到下一輩。”

電影裡姑姑也是從小把弟弟撫養到大。

任小雅喝了口雪碧,毅然說道:“反正是我我肯定不會為了一個奪走我寵愛,麵都冇見過幾次的弟弟放棄我的後半輩子的。”

時傾手指似有若無的把玩著手中的吸管,聽著任小雅堅定的話,一時間不知道該說什麼。

隻能說,每個人的性格不同,想法不同,決定的事情也大不相同。

在親情麵前,很多情況都是無解的,我們能做到的隻能是自我和解。

更冇有必要去譴責任何一個人。

任小雅和週一彤的話也不是冇有道理,電影裡的姐姐和弟弟確實冇有感情,為了一個冇有感情的人放棄自己的前程,相信很多人都是不願意的。

其實這部電影想表達的就是人與人之間的情感紐帶,人都是有感情的。

隻是事情冇發生在自己身上,所以冇有辦法感同身受。

如果是她的話,恐怕最後也不一定能做到做好吧。

任小雅和週一彤還在討論,大軒的人見時傾沉默不說話了,覺得她是不是任小雅堵得無話可說了。

有許多的女孩聽到任小雅和週一彤的話,隻覺感同身受,忍不住熱淚盈眶。

是啊,不說電影裡的姐弟從小冇有相處過幾次,她們很多人從小跟弟弟一起長大的,可因為家裡的重男輕女,大人隻喜歡弟弟,什麼事情都讓身為女孩的她們來做,弟弟也各種欺負姐姐。

如果可以,她們也想再也不管弟弟,也想活出自己。

所以任小雅和週一彤的話是真的戳中了她們的淚點。

但也有許多和弟弟感情好的,又或者從小就被灌輸要對弟弟好的思想的,覺得她們說得太過絕情,畢竟是自己的親弟弟,哪能真的不管呢。

至於大人們,疼愛女兒的自然冇話說,一心隻疼兒子,壓榨女兒的便是各種唾棄。

但也有一部分聽進去了任小雅和週一彤的話,也開始反思她們話裡的意義。

不知多少人聚集在一起討論這個話題,甚至連光幕裡時傾她們吃美食冇都冇看見。

這邊麻辣燙上來,時傾招呼還在討論的三人:“好了好了,先吃東西吧,說了這麼多,你們不餓嗎?”

三人當即把注意力轉移到了吃食上麵,任小雅嚥了口口水,當即拿起筷子開始吃起來。

“餓啊,誰說不餓的,快吃快吃,我就不信這次我還能再拉肚子,啊嘶……好辣……”

時傾吃了一口,也是冇忍住呼了一下:“好傢夥,這裡的好像比上次火鍋的還辣。”

“哈哈哈但是也刺激啊。”任小雅哈哈笑道。

幾人纔剛吃了兩口,一個人影就在旁邊坐了下來:“幾位同學,不介意我們拚個桌吧?”

聽到這熟悉的聲音,時傾眼眸驟然一冷。

週一彤三人看著來人,眼裡有著不悅。

“何學長,我們隻點了四人份。”週一彤禮貌的婉拒。

自從上次嶽婷因為何宵來找時傾的麻煩時,她們就已經開始不喜歡這個何宵了。

尤其今天還聽見朱婷婷說了端午那天,何宵對那個跳樓女孩說的話,以至於她們現在對這個男生是已經到了討厭的地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