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何宵好似聽不出週一彤的話裡的意思一般,臉上依舊帶著陽光般的溫柔淺笑。

“沒關係,我自己也點了一份,這不是一個人吃得無聊,正好看到幾位學妹也在,就想一起拚個桌麼,幾位學妹應該不介意吧。”

他說這話的時候,視線落在一旁的時傾身上,就好像是對時傾說的一般。

是的,他剛好就坐在了時傾旁邊。

這裡雖然是四人位,但椅子較長,坐六個人也完全冇問題。

時傾和週一彤坐一起,時傾坐外麵,何宵過來,正好就坐在了她旁邊。

此時何宵轉頭看向她,那溫柔又炙熱的眼神,瞬間讓時傾整個人都不好了。

她下意識捏緊手中的筷子,努力壓抑著體內的衝動。

何宵和冷翊辰真的很像,無論是樣貌和聲音,都是一模一樣。

不一樣的是,冷翊辰曾經隻對她一個人溫柔說話,對彆人向來都是保持距離的,甚至從不看彆的女人一眼。

可是現在想起,時傾隻覺可笑。

似乎冷翊辰和這個何宵也並無區彆。

他也和時初雪苟合,並搞大了時初雪的肚子。

看到何宵,聽到他的聲音,時傾就會忍不住想起前世的種種,就會讓忍不住有一種要殺了眼前之人的衝動。

但她總是一遍遍的告訴自己,何宵不是冷翊辰,這裡也不是大軒。

這裡是華夏,是法治社會。

時傾冷靜下來,緩緩放鬆了握緊筷子的手,然後冷聲吐出兩個字:“介意。”

何宵微怔,頓時覺得臉上有些掛不住。

但看著時傾這張臉,他又瞬間冇脾氣了,笑了笑說:“時學妹不要這麼無情嗎,怎麼說我們也是一個學校的,難得就不能交個朋友?”

他神色無奈,語氣溫和,若是以前,或許週一彤三人就要被他迷住了。

可是現在……

三人眼皮直跳,頓時覺得自己以前真是瞎了眼。

以前隻知道何宵長相好,家世好,學習好,是個妥妥的男神。

然現在聽見他用這溫情款款的模樣撩妹,真是讓人惡寒又噁心。

整個一油膩渣男麼這不是。

時傾聲音依舊冷淡無情,連看都冇看他一眼:“不能。”

週一彤三人忍不住在心裡為時傾點了個讚。

雖然覺得這樣冷淡無情不太好,畢竟在一個學校,但是又覺得很爽很酷是怎麼回事。

這下何宵臉上是徹底掛不住了。

他無奈的站起身來,有些失落道:“那行吧,我就不打擾幾位學妹了,不過我還是想跟幾位學妹交個朋友,為了表示誠意,今天這頓我請,幾位學妹隨便吃。”

話落,似乎是不給時傾幾人拒絕的機會,他快步抬腳離開了。

外麵的一處轉角處,之前跟何宵在一起的那個芯兒將剛纔的一切儘收眼底。

她聽不見裡麵在說什麼,但是看到何宵對時傾幾人笑得那般溫柔,她就生氣。

低頭看著手機裡的照片,她直接點開微信列表,找到嶽婷的微信,給她發了過去。

【婷姐,我剛纔路過啟航影城,看到何宵了,他好像跟時傾在一起了】

對麵的嶽婷正窩在家裡的沙發上追劇,冷不丁看到這麼條微信,她頓時氣得差點把手機砸了出去。

時傾!

好,很好!

給她等著!!

……

這邊,何宵離開後,週一彤三人相互對視了下,然後視線又齊齊落在時傾身上。

時傾:“你們這是做什麼?”

任小雅撐著下巴,眉頭緊皺,一副苦惱的模樣:“為什麼我感覺他纏上你了。”

朱婷婷點頭附和:“嗯,我也有這種感覺,傾傾,你小心點,他可是玩轉無數女人之間的,千萬彆被他的甜言蜜語和那張臉給騙了。”

時傾:“……”

“就他那張我看見就想吐的臉,你們覺得可能嗎。”她聳聳肩,一臉無奈。

隻要何宵不在跟前,她還是能壓得住自己的情緒的。

然而大軒京城那些聽見她這話的達官顯貴就不淡定了。

隻覺得這個時傾真是太放肆了,她明明知道何宵跟陛下長得一樣,竟然還一次次的攻擊何宵的長相。

那不就是在攻擊陛下麼。

簡直大逆不道,大言不慚!

宮中的冷翊辰也是被時傾一句話氣得差點吐血。

看見那張臉就就想吐?

她知不知道那張臉跟他一模一樣?

她憑什麼說看見這張臉就想吐,以前她可說說他是這世上最英俊的男子的。

真是氣死他了。

這個放肆的女人。

如果現在時傾站在他麵前,他一定要把她的舌頭割掉,讓人把她的嘴縫起來,看她還敢不敢這般羞辱他!

時傾可不知道自己的話能被冷翊辰聽見,她繼續對三人說:“還有甜言蜜語,嗤~你們覺得他那甜言蜜語對我有用嗎?”

頓了下,她似乎想到什麼,一本正經的說道:“這麼跟你們說吧,我們村裡的大黃狗叫的都比他說的好聽。”

冷翊辰:“……”

或許是長相一樣,他代入感太強,完全把自己代入了何宵。

因此聽見時傾這麼貶低何宵,他就感覺是在貶低自己一般。

冷翊辰氣得將手中的奏摺狠狠扔了出去。

半晌之後,他才冷靜一下,一遍遍的告訴自己,那人不是他,他纔不會這麼不要臉的去對一個女子死纏爛打。

……

“噗……”

“哈哈哈……”

週一彤三人都被時傾的話給逗笑了。

“啊對對對,狗都比他叫的好聽,我們傾傾可是人間清醒,就他那兩把刷子還想騙我們傾傾,想屁吃吧。”任小雅哈哈笑道。

“好了好了,快吃吧,彆提男人了,多晦氣。”時傾不想再說,開始招呼她們吃飯。

幾人有說有笑,完全忘了何宵之前說要請客的事,直到去結賬時,服務員說她們這桌的單已經買了,幾人這纔想起來。

她們相互對視了一眼,然後看向了離她們不算遠的一個位置上的何宵身上。

似乎意識到了幾人的視線,何宵抬頭看來,衝她們微微一笑,然後放下筷子,離開了麻辣燙店。

這是完全不讓時傾她們有退款的機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