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傾深吸一口氣,很是無語。

週一彤拍了拍她的肩膀:“算了,他要願意請就讓他請吧,咱還省了幾十塊錢呢。”

“就是,早知道剛纔就多點幾個貴的了。”任小雅一副虧大了的表情。

朱婷婷喝掉最後一口雪碧,寬慰道:“好了好了,有人請客當然要高興了,這樣的怨種以後多來幾個,咱不花錢就能隨便吃,多美啊。”

“噗……”時傾成功被她一句怨種逗笑,站起身來:“好了不說他了,我們也走吧。”

“嗯嗯,走吧。”

幾人一起出了麻辣燙店,因為吃得太撐,就選擇走回去了。

**

第二天,跟上次一樣,四人再次華麗麗的拉肚子了。

昨天吃得多爽,幾天就拉得有多狠。

看著她們一趟又一趟的跑廁所,大軒的人們是恨鐵不成鋼。

“女孩子家的吃東西也不知道節製點,拉肚子狠了可是很傷身體的,她們這個拉法,早晚得把身子拉虛脫嘍。”一個老大夫恨鐵不成鋼的說。

旁邊的小藥童點頭附和:“就是啊,明明上次吃變態辣就已經拉肚子了,還不長記性,嗐。”

外麵的百姓們也是各種歎氣,直說時傾她們吃東西不知道節製,這麼大個人了,一點也不知道對自己的身體負責。

可是一想到昨天那麻辣燙,他們就忍不住咽口水。

好像,看起來確實很好吃的樣子……

一大早起來,時傾四人就爭搶著上廁所。

剛從廁所出來的時傾隻覺得屁股火辣辣的疼,忍不住咬牙切齒的瞪向任小雅:“都怪你,吃什麼不好非得吃變態辣。”

任小雅扶著腰,走路一步一歇,都快成羅圈腿了。

她哭喪著臉說:“就知道怪我,那你們也不知道攔著我點,哎呦屁股好疼。”

去上課的路上,幾人走路那叫一個酸爽。

有同學見她們臉色不好,上前關心的詢問:“時傾,週一彤,你們這是怎麼了,怎麼臉色看起來這麼白,是不是生病了?”

時傾扯了扯唇角,擺手說道:“冇事,就是冇睡好而已。”

“唔,那你們昨晚乾啥去了?”同學好奇的問。

時傾隨口胡掐了個理由:“她們昨晚打地主來著,打到大半夜才睡。”

同學:“好吧……”

“嗬,我看是跟男人廝混去了吧。”

這時一道聲音忽然傳來,隻見嶽婷帶著自己三個跟班擋在了時傾幾人的麵前。

她臉上帶著冷笑,視線與時傾的視線碰撞的時候,彷彿能擦出火花一般。

時傾冇心情跟她吵,淡淡的移開視線,就要繞開她們離開。

但嶽婷又怎麼會就這麼放過她們,她雙手環胸,冷笑著問:“怎麼,跟男人廝混到連路都走不動了?嘖嘖!”

昨天大軒好多人看了那部電影後,昨晚都冇睡好,平時早就下地乾活的人們此時一個個的纔剛打著哈欠起床。

一醒來就聽見嶽婷的這話,當即就有人不悅了。

“這個女人在狗叫什麼,大早上的就看見她找麻煩,一天好心情都被攪冇了。”

“這不是上次去時將軍寢室威脅時將軍,讓她離那個叫何宵的男人遠點的那女人麼,她怎麼又來了?”

“忒,這女人還要不要個逼臉了,她自己想勾搭男人就算了,當誰都跟她一樣呢,竟然還敢來誣陷時將軍。”

如今他們一天十二個時辰,除了洗澡睡覺,幾乎都能一直看著時傾,時傾有冇有勾搭男人他們能不知道。

無數大軒人對著嶽婷的那張臉唾罵,可惜的是嶽婷不在他們麵前,不然口水非淹死她不可。

任小雅本來就拉肚子拉得火大,現在聽到嶽婷這陰陽怪氣的話,那火氣是蹭的一下就上來了。

還不等時傾說話,她就直接怒道:“我說你那嘴的抹了開塞露麼,淨往外噴。”

嶽婷雙目一瞪,很是惱怒:“你說什麼!?”

任小雅犯了個白眼,“我說什麼你聽不見啊,長那麼兩大個耳朵是擺設嗎,大早上就張著個嘴亂噴,知不知道屎可以亂吃,話不能亂說!”

“你……”嶽婷冇想到她罵人這麼不客氣,氣得臉澀青一陣白一陣的。

旁邊的芯兒眼神微閃,冷笑道:“怎麼,我們婷姐說錯了嗎,你們自己做得還不讓彆人說了,既然做了就彆怕彆人說啊。”

另一人陰陽怪氣:“哎呀,人家可能也要臉呢。”

“哎我說你們……”任小雅擼起袖子就要衝上去。

時傾攔住了她,轉而看向幾人,“有冇有人告訴過你們,說什麼話之前要先過腦子,隨便誣陷彆人可是要負責任的。”

“哈……”嶽婷冷笑一聲,“誣陷,做冇做你們自己不知道嗎,還用得著誣陷。”

她說著抬腳,一步步的走到時傾麵前。

周圍人已經圍了好些學生,嶽婷在學校裡有些名聲,很多人都不敢惹她。

因此看到她過來,本來跟時傾她們站一起的同學也往旁邊躲了幾步。

嶽婷一想到昨晚看到是那張照片上,何宵一臉溫柔的看著時傾笑,就氣不打一處來。

她美眸一眯,揚起手就要朝時傾打下去。

“傾傾!”週一彤任小雅嚇得驚叫一聲,朱婷婷也是身體下意識的緊繃。

然而就在大家以為嶽婷的巴掌要打到時傾臉上時,時傾卻是一把抓住了她的手,回手就給了她一巴掌。

“啪!”

清脆的巴掌聲響起,周圍人有一瞬間的呆滯。

嶽婷也是冇想到自己竟然會被時傾反扇,她瞪大眼睛,臉上滿是不可置信。

“你竟然敢打我?”

時傾嫌棄的甩了甩手,臉上依舊麵無表情:“你錯了,我這是正當防衛。”

她可是瞭解過現代的法律知識的,被人欺負的時候可以正當防衛。

嶽婷隻覺惱怒至極,從小到大還冇人打過她,被時傾打了這麼一巴掌,還是當著這麼多人的麵。

今天這個場子要是不找回來,她以後還怎麼在學校裡混。

嶽婷指著時傾就怒吼道:“給我好好教訓她們。”

隨著她的話音落下,身後的芯兒等三個跟班當即就衝了上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