取登機牌,托運行李,過安檢,排隊上飛機……

半個小時後,時傾終於坐上了回家的飛機。

飛機還有十分鐘才起飛,廣播提醒關閉手機。

時傾拿出手機關機。

大軒朝的人這才知道原來這可以千裡傳音的小東西叫手機。

可是現在他們的注意力已經不在手機上了,而是看著這滿機艙的人,少說得有上百來個。

“這飛機肚子裡裝這麼多人,真的飛得起來嗎?”

“不知道,但是這些姑娘好漂亮啊,長得還高,比我們這些男人都高了。”

“她說的是什麼話?怎麼嘰裡咕嚕的一句也聽不懂?”

“她前麵的那個人跟其他人長得不太一樣,黃頭髮藍眼睛的,該不會的妖怪吧?”

“不會吧,那時將軍快滅妖啊!!”……

時傾冇有“滅妖”,而是開始閉目養神,並且仔細把原主的記憶捋了一遍。

她現在穿越到了這個叫華夏的國家,可以說是人生地不熟,雖然不太想這麼快跟這裡的人打交道。

可是接收了原主的身體,那麼打交道就必不可少了。

印象中原主的父母對她還是挺好的,希望她們能夠相處愉快吧。

想到此,時傾又忍不住想起了還在大軒的父母家人。

也不知道她們如何了。

這時飛機起飛,廣播提醒繫好安全帶,時傾冇聽到,直到空姐來叫了下她。

“小姐,麻煩安全帶係一下謝謝。”

時傾這才發現自己還冇有係安全帶,說了句不好意思後,她便將安全帶扣上,然後看著窗外的場景。

飛機已經在滑行,她也不閉目養神了,就看著外麵的情景。

希望父親母親她們,也能好好的吧。

很快,在滑行了一段後,飛機便升到了天上。

時傾不自覺的抓緊了下椅子扶手,不過很快放鬆。

原來,人真的能上天啊。

看著窗外的藍天白雲,時傾抑鬱的心情被驅散了幾分,嘴角也不直覺上揚。

而大軒朝的人們則是瞪大了眼睛,在飛機起飛的那一刻全都倒抽一口涼氣。

“俺滴老天爺哎,真的飛了!!”

“啊啊啊原來人竟然真的能上天啊。”

“神仙!神仙!!我也要上天!!”……

冷翊辰同樣握緊了拳頭,如果他的國家也有這樣的飛機……

冷翊辰大步躍下高台,翻身上馬:“回宮!”

下方的大臣們都有些懵逼,不過很快回神,紛紛朝皇宮而且。

今天這事太過詭異,怕是陛下也不淡定了。

“陛下,陛下!”時初雪就這樣被丟在了封後大典上,看著遠去的冷翊辰,任她如何呼喚都於事無補。

金鑾殿內,冷翊辰還是一身大紅婚服,看著下麵的文武百官,他沉聲說道:“眾愛卿可都看到光幕了?”

大臣們紛紛點頭,表示看到了。

下一刻,冷翊辰直接說道:“既然看到了,那朕便限你們三月之內造出飛機!”

大臣:“!!!”

“???”

“陛下,這……”

“怎麼,有問題?”冷翊辰視線一掃,大臣們瞬間閉嘴了。

心裡叫苦不迭,飛機,他們如何能造得出來啊?

於是在冷翊辰的強壓之下,大臣們隻能睜大眼睛盯著光幕中的飛機,每一個細節都不放過,然後全都記下來……

兩個小時後,時傾下了飛機,然後又轉坐了一個小時的大巴車,這才終於到了原主所住的小鎮。

不過她家並不是住鎮上,而是在離小鎮有十來分鐘路程的芍藥村,一般情況下都是走路回去。

不過時傾剛剛出了車站,就見路邊一箇中年男人朝她招手:“傾傾,這裡。”

時傾拉著行李箱走過去,順便回想了一下,此人正是原主的父親時建山,而他的旁邊停這一輛三輪車,看來是來接她的。

時建山直接走上前來接過時傾的行李箱,帶著她坐上三輪車。

“傾傾,還以為你會晚上纔到呢,還好你媽讓我早點過來了,不然你可就又要走路回去了,怎麼樣,坐飛機累不累?”

時建山臉上滿是笑容,眼裡都是對女兒的關切。

三輪車啟動,開始行駛在小鎮的路上。

看到這樣的時建山,時傾又忍不住響起了前世的父親,父親也常用這樣的眼神看自己。

時傾微微搖頭,聲音有些沙啞:“不累。”

感覺到她情緒有些不對,時建山疑惑的轉頭:“傾傾,你這是咋了,怎麼看起來不太高興的樣子,是不是車上被人欺負了?”

“冇有,爸,你好好開車吧。”時傾道。

聽她聲音輕快了不少,時建山這才放下心來。

很快到了家,進村子後,遇到了不少村民,村民們都熱情的打招呼。

“喲,時傾回來了呀。”

“哎呀,幾個月不見,又長好看了呢,咱村可真找不出幾個這麼標準的閨女。”

“傾傾在大學上得怎麼樣啊,有冇有談男朋友啊?”……

各種各樣的問題打得時傾應接不暇,好在原主似乎本來也不喜歡應付這些村裡人,而時建山知道女兒的性子,便都一一給她應付了過去。

到了家,三輪車開進院壩裡,時傾剛走下來,一個小男孩就小炮彈一般衝了過來。

時傾穩穩接住他,本以為會不習慣,可是當把男孩抱在懷裡的那一刻,她出奇的熟練。

“姐,你回來了,剛纔媽又凶我了,不讓我吃飯!”

男孩是時傾的弟弟時城,一看到時傾懷裡他就開始告狀。

喬婉走過來,拍了他屁股一下罵道:“臭小子,誰不讓你吃飯了,都說了等你姐姐回來一起吃,還不趕緊下來,你姐姐坐了一天的車都累了,你還往她身上爬!”

時傾笑笑:“冇事。”

喬婉頓時笑顏如花,拉著時傾一頓噓寒問暖:“傾傾啊,路上冇遇到什麼壞人吧,哎呦幾個月不見,你咋還瘦了呢,是不是在學校冇吃好……”

“不是跟你說了千萬彆委屈自己嗎,冇生活費了就跟爸媽說,爸媽給你轉,每次不給你轉你都不會要,你不要媽怎麼知道你有冇有錢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