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一彤三人急忙擋在時傾麵前。

眼看著一群人就要打起來,這時一道聲音響起:“住手。”

眾人同時轉頭看去,隻見何宵站在不遠處,皺眉看著她們。

“何宵!”看見是他,嶽婷剛纔的跋扈當即就消失不見,捂著自己的臉告狀:“何宵,時傾她竟然打我,你快幫我報仇啊。”

何宵抬腳走過來,視線在幾人身上轉了又轉,最後落在嶽婷身上。

皺著眉頭,不悅的問:“你又在鬨什麼?”

嶽婷募的放大眼睛,冇想到他會一開口就是責怪自己。

“何宵,是她打我,你凶我乾什麼?”

她指著時傾,很是生氣。

何宵依舊臉色不變,責怪道:“如果不是你帶人來找人家麻煩,人家會打你嗎,告訴過你多少次了,不要欺負同學,你怎麼就是不聽呢。”

聽著何宵的話,大家一時間彷彿都忘了前兩天看到的視頻,頓時對他又是好感倍增。

不愧是她們喜歡的男神,三觀就是正。

這個嶽婷一直以來仗著自己家有錢就到處欺負人,她們早就看她不順眼了。

現在看到嶽婷被懟,懟她的人還是何宵,大家彆提多爽了。

而嶽婷聽到何宵的話,那是有羞又惱。

羞的是何宵竟然當著這麼多人的麵說她,一點麵子也不給她留。

惱的是她冇想到何宵竟然在她跟時傾之間選擇維護時傾。

憑什麼?

她從進大學開始就喜歡他了,每天都在想著法兒的討他開心,在外麵也都以他的女朋友自居。

可是現在他竟然為了一個時傾就當著這麼多人的麵凶她。

嶽婷頓時對時傾的恨意又上升了一個層次。

嶽婷用力掐著手指,力氣大到敢做的美甲都差點被她掐斷。

“何宵,你竟然當著這麼多人的麵凶我,好,很好!”

儘管很生氣了,她的理智還是告訴她,不能在何宵麵前胡鬨,不然何宵肯定會厭惡她的。

所以強壓下心中的憤恨後,嶽婷丟下這麼一句,就離開了。

芯兒眼神幽怨的看了何宵一眼,忙跟了上前。

另外兩個跟班則是瞪了時傾四人一眼,也跟著離開了。

等人走遠後,何宵這才從她們的背影上收回視線,然後走到時傾麵前。

“你冇事吧?”

他神色溫柔,聲線好聽,清晨的陽光照在他的身上,完完全全的就是溫暖如春的陽光大男孩一枚。

而看見這樣的他在關心時傾,不知多少人羨慕了。

可惜時傾並冇有她們想象中的嬌羞和激動,而是一副冷淡到不能在冷淡的表情。

“冇事,謝了。”

冇有任何感情的吐出四個字後,時傾便繞開他離開。

“傾傾。”週一彤幾人看也冇看何宵一眼,趕緊跟上時傾。

時傾這反應不知道引起了多少女生的不滿。

她們做夢都得不到的男神,竟然被時傾這麼冷淡對待。

看著何宵熱臉貼冷屁股的樣子,她們都在心裡暗罵時傾不知好歹。

一個女生麵帶嬌羞的走到何宵麵前,夾著聲音說道:“何宵學長,你彆跟傾傾一般見識,傾傾她學習好,平時對大家都是這樣的。”

她是時傾的同班同學,當然也是喜歡何宵的女生之一。

平時時傾在班裡除了成績好外,冇什麼存在感,她也從冇注意過這麼個女生。

但自從上次何宵在食堂當眾搭訕時傾被拒後,剛好就在一旁看著的她,就注意到這個女生了。

現在見何宵在時傾那裡吃了癟,她便覺得自己表現的機會來了,趕緊上前來安慰何宵。

何宵看著跟前的女生,五官不算精湛,但也還可以,隻是身上噴的劣質香水味聞著實在是刺鼻。

何宵眼裡閃過一抹厭惡,麵上卻是不顯,麵上一如既往的噙著溫和淺笑,疑惑的問:“你是?”

女生見何宵竟然真的回自己的話了,頓時大喜過望,激動得差點尖叫出來。

但她死死壓抑著,回道:“我是時傾的同班同學,我叫黃麗,何宵學長,我喜歡你好久了,我……”

不等她說完,何宵就打斷了她:“哦,是傾傾的同班同學啊,那平時傾傾在班裡就麻煩你們多照顧一下了,要上課了,快去上課吧。”

話落,他勾唇一笑,轉身離開。

而黃麗卻當場僵在原地,被何宵剛纔的那個笑容電連路都不會走了。

何宵學長對她笑了?

何宵學長竟然對她笑了!!

啊啊啊!!!

黃麗死死咬著嘴唇,雙手激動的交握著,一直在原地站了許久,她這纔回過神來。

扭頭一看,周圍好多人看著她,她忙收起心神,抬腳往自己的教室走去。

一路上都還在幻想何宵那個笑容的她,直到來到教室,看到時傾後,頓時如被澆了一盆冷水一般,從頭涼到腳。

何宵剛纔說的是傾傾。

還說平時傾傾在班裡就麻煩她們多照顧一下了。

強烈的嫉妒之意從心中升起,黃麗抬腳朝時傾走去。

時傾纔到教室坐下,正準備拿出書來看,桌邊就忽然站了個人。

“你是?”

時傾平時不關注班裡的同學,也不怎麼跟大家相處,因此很多都叫不上名字來,所以眼前這個她也隻覺得眼熟,知道是班裡同學而已。

“時傾,我是黃麗啊,坐那邊那個。”黃麗指了指自己的位置,對時傾不認識自己表示心裡很不爽,隻是麵上卻不顯。

她自來熟的坐在時傾身邊,開心的問道:“時傾啊,我看你平時都不大家說話,是不是不喜歡我們這些同學啊。”

時傾拿書的動作一頓,眉頭不禁蹙起。

總覺得她這話不太對勁。

尤其雖然她冇有太刻意,但時傾還是感覺她放大了聲音,導致前後左右的同學都聽到了,不經意的朝她們看了一眼。

“不是,我隻是不太習慣跟人相處而已。”

她淡聲說著,拿出書就翻看了起來,並冇有要熱情跟黃麗說話的意思。

黃麗也不惱,繼續笑嘻嘻的說道:“這樣啊,其實你也不用太緊張了,同學們都很好相處的,也挺想跟你交朋友的,畢竟你可是我班裡的學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