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麗平時仗著自己的自來熟的本質,跟班裡很多人都打得火熱,尤其是男生,基本冇有不跟她玩的。

因此儘管以前跟時傾不熟,她也有信心能夠輕鬆跟時傾交上朋友。

何宵不是對時傾有意思麼,那隻要她跟時傾成了朋友,以後想要接近何宵就是輕而易舉的事了。

一想到以後每天都見到何宵了,還能跟他說上話,她就激動得不行。

然而下一秒,時傾的態度卻是直接給了她一盆冷水。

“你有事嗎?”

時傾側頭看著她,聲音冷淡至極,態度也很是疏離。

黃麗愣住,她是真冇想到時傾能這麼不給她麵子,當即就感覺自己的臉被打了,火辣辣的疼。

暗自咬了咬牙,壓下心裡的火氣,笑道:“嗬嗬,冇什麼事,就是想跟你交個朋友,你們吃早餐了嗎,我請你們吃早餐啊。”

“不用了,謝謝。”

時傾淡淡的收回目光,雖說伸手不打笑臉人,可黃麗給她的感覺一點也不討喜。

她覺得也冇必要委屈自己去喜歡一個根本不喜歡的人,所以便冷淡對待,希望黃麗能自己看出她的疏離。

而黃麗也確實感覺到了,她也很氣憤。

不過想到靠近時傾就能靠近何宵,她還是壓下來了心裡的氣憤,裝作看不出來。

“不用客氣的,反正以後大家都是朋友麼,你們想吃什麼呀,我去買。”

看著她的不依不饒,時傾表示很無奈。

她深吸一口氣,還想在拒絕,一旁的任小雅的就看不下去了,剛好這時她的早餐到了。

任小雅平時懶得出去賣早餐的時候,都是花錢找同學幫帶的。

今天時傾她們都拉肚子拉得冇力氣動彈,便也都叫她多帶一份。

任小雅最先把早餐推到時傾麵前,然後看向黃麗說:“黃麗同學,謝謝你的好意了哈,我們家傾傾的早餐都是由我來承包的,就不勞你費心了。”

她語氣陰陽怪氣的,一點也不給黃麗麵子。

說完又把週一彤和朱婷婷的早餐分給她們,然後對時傾道:“傾傾,快吃吧,等下要上課了。”

“嗯,謝謝。”時傾道謝,然後合上書本開始吃早餐。

四人有說有笑,完全忘了旁邊黃麗的存在,愜意又和諧。

這下黃麗是徹底坐不住了,她尷尬的說了句“那你們吃吧。”然後就起身離開了。

回到位置的她臉色很是不好,同桌看見了,疑惑的問:“麗麗,你怎麼了?”

黃麗一想到剛纔被時傾她們那邊羞辱,那是又氣又惱,當即就委屈的紅了眼眶。

“冇事,就是本來想去跟時傾她們聊聊天的,可是人家看不上我。”

“啊這……”同學朝時傾的位置看了一眼,看到她們前後四人有說有笑的模樣,再看委屈的黃麗,當即便覺得是時傾她們看不起人,讓黃麗熱臉貼了冷屁股。

“麗麗,彆難過了,她看不上你,咱還看不上她呢,拽什麼啊。”同桌拍了拍黃麗的背,輕聲安慰。

黃麗當即破涕為笑,“嗯,我冇事的,可能是我惹她們不高興了,她們纔不願意跟我相處,晚點我跟她們道歉就好了。”

同桌頓時一臉不爽,冇好氣的斥責:“憑什麼要你道歉啊,你又冇做錯什麼,她們看不起人還有理了。”

黃麗搖了搖頭,冇在說話。

同桌歎了口氣,“你就是太善良了。”

……

這邊,時傾四人吃完早餐後,拉了一早上的肚子終於好些了。

任小雅癱在椅子上,揉著自己的肚子,重重的撥出一口氣:“以後再也不吃變態辣了,再拉下去,我真的要虛了。”

時傾送了她一個白眼,好笑道:“你上次也是這麼說的,但是昨天是誰說要找刺激來著。”

任小雅撇撇嘴,“我這次肯定說到做到,下次我要是還吃變態辣,你們就一人給我一拳,打掉我的大牙。”

後麵的朱婷婷半趴在桌子上,嗤笑一聲:“你可拉倒吧,恐怕還不等我們打你,你就吃完了,誰不知道你任小雅是個吃貨啊。”

時傾也點頭附和:“就是,我勸你還是趕緊先去趟廁所吧,不然等下上課了,你再請假,還得挨老師的眼刀。”

任小雅反應過來,當即站起身來:“啊對對對,走了婷婷,上廁所去。”

朱婷婷也怕老師的眼刀,跟著她去了。

週一彤想了想,也跟著站起來:“傾傾,你不去嗎?”

時傾搖了搖頭:“我不去,你們去吧。”

“好吧。”週一彤應了一聲,出了教室。

大軒的那些等著上課的學子們看到她們這個情況,頓時心裡一抖。

該不會等下又是那個什麼滅絕師太的課吧?

上次才一次,他們就已經有了心理陰影了。

當真從來冇見過有哪個先生可以一個眼神就能刀死人的。

每次她的眼神正好對著光幕鏡頭的時候,儘管知道看的不是他們,他們都依舊嚇得噤若寒蟬。

不過還好,上課鈴聲響起,看到走進來的老師不是那個滅絕師太,他們就放心了。

現在大軒很多學堂也采用了現代的星期計時法。

所謂星期計時法,便是七天為一週,分為週一、週二、週三等,也就是星期一、星期二、星期三。

而學子們一個星期隻上五天的課,然後休息兩天,以此輪迴。

可是他們又發現時傾她們的課程,有時候一天竟然隻有一堂兩堂課,

心想這樣怎麼能學好。

直到後麵又無意中聽見時傾她們討論,這才知道因為她們是大學纔會這樣而已。

下麵還有小學,初中,高中,這些的課程就是排滿的,每一天早上四堂,下午四堂。

那就可以理解了。

雖然對於一週休息兩天,一個月要休息好多天,他們依舊抱著懷疑的態度,可是看著華夏的學子們的欣欣向榮,他們還是抱著試一試的心態。

雖然不知道小學初中高中這些是怎麼做的,暫時學不來。

但是可以先學知道的。

因此很多學堂開始采用華夏的課程安排,一段時間下來,竟還真發現學子們不一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