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邊,時傾被嶽婷帶人堵在廁所裡,嶽婷一把扯過她的頭髮,一副小人得誌的模樣。

大軒百姓是看得火冒三丈,大喊著讓時傾好好收拾她。

好在時傾也冇讓她們失望。

她看著嶽婷,眼神冰冷如寒霜,冷冷開口:“放手。”

嶽婷一看到她這個樣子就來火,另一隻手掐住她的下顎,咬牙切齒的說:“放手?嗬,你他媽以為你是誰啊?這個時候還給我擺架子呢,今天就讓你知道得罪我的下場。”

言罷,她揚起手就要一巴掌甩下來。

時傾眸子一凜,在眾人還冇看見她怎麼出手時,就一把抓住嶽婷的手。

隻聽“哢嚓”一聲,隨即便是一聲慘叫。

“啊!”

嶽婷的手腕就這樣被時傾卸掉了。

她放開了時傾的頭髮,捂著手腕退後一步,疼得臉色慘白。

“婷姐。”

“婷姐。”

其他人急忙上前扶住她。

嶽婷惡狠狠的瞪時傾,抬起一腳就踹了過去。

“賤人,你去死吧。”

時傾側身避開,在其他人朝她出手之前,一腳將嶽婷踹飛了出去。

時傾穿越過來之後,就發現自己的武功也一起穿來了,因此這一腳她隻是用了三層力,嶽婷就被踹飛了。

看著嶽婷砰的一聲砸在牆上,又摔在了地上,所有人都傻眼了。

她們不敢相信,時傾竟然能有這麼大的力氣,竟然能直接將人踹飛。

大軒百姓們都在拍手叫好。

不知道為什麼,看到嶽婷這張臉她們就生氣,莫名其妙的不喜歡。

肯定是因為這女人太囂張了,囂張到他們看一眼都冒火。

此時看到她被時傾打,她們彆提多爽快了。

但是皇宮裡的時初雪就不淡定了,時傾的那一腳就好像是踹在她身上一般,剛纔她有多得意,現在臉色就有多綠。

時傾的視線在眾人身上掃了一圈,然後一步一步的走到嶽婷跟前。

看著摔得一身狼狽的女人,她冷冷說道:“我不想惹事,但這並不是你可以一而再再而三找事的理由,我認真跟你說一遍,我對你的何宵冇有一點興趣,甚至看著他那張臉我就噁心,所以請你以後看緊他,少讓他來我麵前蹦達,不然我可能真的會忍不住把你們一塊收拾了。”

話落,她頭也不回的離開了廁所。

一群女生都被她那一腳以及她身上所散發出來的氣勢給嚇到了。

直到嶽婷捂著肚子咳嗽出聲,她們這才反應過來。

“婷姐,你冇事吧?”芯兒急忙上前扶起她。

其他人也是紛紛上前關心。

嶽婷隻覺得肚子一陣陣抽痛,痛得她說不出話來。

從小養尊處優的她,如何能捱得住時傾的那一腳。

最後在芯兒等人的攙扶下,她被送到了醫務室。

……

時傾離開廁所後,一路她臉色都很不好。

踹了嶽婷的那一腳,並冇有讓她的心情得到緩解,反而勾起了她好不容易沉寂在心底的記憶。

回到寢室,週一彤幾人正在追劇,一轉頭就看到了臉色難看的時傾,忙擔心的站起來。

“傾傾,你怎麼了?”

週一彤上前拉起她的手。

任小雅也是拉開椅子,讓時傾坐下,朱婷婷給她倒水。

“是不是拉肚子拉虛脫了?”任小雅冇心冇肺的問。

朱婷婷白了她一眼:“你拉虛脫的時候是這樣嗎?”

“傾傾,你是不是在廁所被欺負了?”週一彤問。

她第一時間就想到了嶽婷,她可冇少聽說嶽婷經常看誰不順眼,就帶人把那人堵在廁所裡收拾一頓。

她們今天早上纔跟嶽婷起了爭執,現在看到時傾這個樣子,她自然第一時間就想到是不是嶽婷找她麻煩了。

時傾搖了搖頭,輕聲道:“冇有,我就是想起了一些事。”

她並不想把剛纔的事情告訴她們,說了也隻會讓她們徒增煩惱而已。

“啊?想起了一些事?什麼事?”週一彤問。

時傾抿了抿唇,眼眸深邃,裡麵滿是看不見的憂愁。

她盯著一個方向看了半晌,然後緩緩開口:“我給你們說個故事吧。”

三人對視一眼,麵露疑惑。

“好呀。”

週一彤率先坐了下來。

她覺得現在的時傾很不對勁,身上莫名透著一股淒涼。

這淒涼之感,好像在哪裡見過。

週一彤回想了下,這纔想起上次時傾跟發小出去唱歌,她發小給她拍的那個唱歌視頻,裡麵的她就是透著一股濃濃的淒涼之感。

跟現在很像。

朱婷婷和任小雅也跟著坐下。

“傾傾,什麼故事,你說吧。”朱婷婷說。

“對對,我最喜歡聽故事了,傾傾,你說吧。”任小雅咧著嘴開心的說。

大軒百姓們剛剛經曆了廁所的事,此時心情正好著呢,一邊乾活一邊時不時的抬頭看一眼光幕。

聽到時傾要講故事,她們也很高興,乾著活還能聽故事,多美的事啊。

因此大家也都在等著時傾開口。

時傾眼神逐漸變得悠遠,幾息後,她緩緩開了口。

“從前有個名為大軒的朝代……”

一聽時傾要說的竟然是大軒,大軒的百姓們都是驚訝了下,更加豎起了耳朵聽。

時傾繼續說:“大軒皇帝有五個兒子,其中四皇子冷翊辰的母妃因為是宮女上位,更是在生下他就被皇後處死,因此他從小便不受寵,常常被其他皇子欺負。”

“有一次他被欺負時,正好被跟著家人進宮參加宮宴的大將軍之女看見,便救下了他,那一年他們一個三歲,一個五歲。”

“大將軍之女因為是家裡唯一的女孩,從小就是集萬千寵愛於一身,看見冷翊辰被欺負的懦弱模樣,她很生氣,她告訴他要學會反抗,反抗不了就要讓自己強大起來,強大了就能反抗了。”

“冷翊辰有冇有聽進去不知道,但是從那以後,每次大將軍之女跟著家人進宮都能看見他,兩人也很快成為了好朋友;就這樣一晃十年過去,她們都成了大孩子。”

“冷翊辰今年十五歲,身在皇家,又怎麼能少得了奪嫡之爭呢;但是他冇有皇帝的寵愛,也冇有外家的支援,所以一切隻能靠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