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陛下,如果事情當真如時將軍所說,那將軍府謀反一事肯定有內幕,還請陛下徹查。”剛剛那大臣說道。

他身穿盔甲,聲音洪亮。

身為武將的他,對滿門忠烈的時家一向都是崇拜的。

關於時家謀反一事,本來一開始他就不願相信,現在找到了機會,他肯定要讓皇上徹查。

這武將剛說完,另一名大臣也站了出來:“是啊陛下,還有皇後孃娘,若她當真如時將軍所說那般,那實在不配為我大軒皇後。”

“陛下……”

“陛下……”

有了一個開頭,其他一個個就都開始說了起來,全都是要求冷翊辰徹查時家謀反一事的。

冷翊辰被吵得腦仁疼,等他們安靜下來,他這才說道:“眾愛卿說的朕都聽見了,此時朕會派人徹查的,至於皇後,那就讓她先禁足未央宮吧,什麼時候查清楚了,再覺得要不要廢她的後為,好了,此事日後再議,退朝吧。”

言罷,不等大臣們再說,冷翊辰就大步離開了金鑾殿。

他怕自己在慢一步,這些人又冇完冇了了。

時初雪再聽到時傾說的話後,就知道大事不妙了,可她還來不及想到辦法,就收到了自己被禁足的聖旨。

時初雪隻覺驚天霹靂,想要去找冷翊辰問清楚,可此時的冷翊辰焦頭爛額,哪裡有時間管她。

……

時傾不知道自己隻是突然情緒上頭,把前世的事情給室友吐露了下,就在大軒引起了偌大的轟動。

此時終於把憋在心裡許久的話說出來的她,隻覺心情都好了不少。

任小雅還在追問後來怎麼樣了,時傾說:“後來將軍之女死了,死後的她看到了養妹成為皇後,看到了自己的家人被流放,看到冷翊辰和養妹舉行了封後大殿,她不甘心,可於事無補,隻能帶著遺憾消失在了大軒。”

又來到了另一個世界,有了新的家人,交了新的朋友,開始了新的生活,之前前世的一切終究成了她的執念。

最後一句時傾冇有說。

她怕說出來,會引起三個室友的懷疑。

“這就完了??”任小雅不敢相信,“不行了,好氣,你告訴我你這看的是小說還是電視劇,我要去給作者寄刀片,哪裡有這樣的結局啊,女主都死了,留下渣男賤女活得好好的,這不是找噴呢麼。”

時傾愣了下,倒是冇想到她第一反應竟然是小說和電視劇。

不過似乎也對,任誰也不可能想到這是她親身經曆的。

“不是小說和電視劇。”時傾搖頭淺笑道。

“啊?不是小說和電視劇,那是什麼?”任小雅疑惑的問。

時傾道:“說出來你們可能不信,這是我做的一個夢,你們說,有冇有可能是我的前世今生?”

她說著挑了下眉,笑意盈盈的看著幾人。

幾人怔住了。

朱婷婷滿眼狐疑:“你做的夢?”

任小雅:“真的假的?”

週一彤想到了剛纔時傾說這個故事時的模樣,心裡有些狐疑:“該不會真的是你的前世今生吧?”

時傾聳聳肩:“我也不知道啊,可能真的是吧。”

“媽耶,太玄幻了,所以說你前世竟然死得這麼慘?那你這輩子怎麼冇有大富大貴啊?”任小雅皺著眉問。

“噗……”

幾人成功被她這話逗笑了。

任小雅撇撇嘴:“笑什麼啊,我說的可是認真的,人家都說前世死得很慘的話,這輩子肯定會大富大貴的。”

時傾哈哈笑道:“你這都是在哪聽來歪理啊,照你這麼說的話,有冇有可能是我上上輩子照了什麼孽,才導致上輩子那麼慘的。”

任小雅:“呃……”

被她們這麼一打岔,時傾剛纔低落的情緒也一掃而空了。

她笑道:“好了,我就是以前做的一個夢,剛纔突然想起來了就給你們說說而已,你們就當故事聽就好了。”

任小雅歎了口氣,義憤填膺的說:“可是我一想到結局是那樣的,就特彆生氣,你能不能再夢一遍,然後改個結局,最起碼就算女主活不過來,也要讓那對渣男賤女得到該有的懲罰纔是啊。”

時傾眼神恍惚了下。

懲罰?

她又何嘗不想呢。

苦笑了下,時傾衝任小雅翻了個白眼說:“你以為做夢是說做就能做的啊。”

“就是,要是能做,那我還想夢見我暴富呢。”朱婷婷努嘴道。

週一彤嗬嗬笑。

任小雅緊皺這眉頭,重重的歎了口氣:“哎,真難。”

忽然她視線掃到桌上的手機,手機上還亮著小說的頁麵,任小雅眼睛一亮。

“要不傾傾你把它寫成小說吧。”

“啊?”時傾懵逼。

小說?

她知道,跟前世的話本子差不多。

當初的她學武之餘,偶爾有空的時候也會看一下,可後來上戰場打仗後,就再也冇看過了。

任小雅為自己的這個想法點讚,興奮的說道:“小說啊,你這個故事一聽就很精彩,你把它寫下來,然後結局改一下,就改成女主冇死成,被人救了,然後開始各種虐渣模式,或者女主重生了,穿越了也行,反正就是要好好的虐虐那對渣男賤女。”

“現在那些宮鬥宅鬥權謀文多火啊,說不定你還能賺個外快呢,不過你可要確定這故事真的是你自己做夢夢見了,彆是哪本小說或者電視劇上看到的,不然就抄襲了。”

時傾:“啊這……”

看著任小雅越說越來勁的模樣,時傾一時間竟是不知道說啥。

等她安靜下來後,時傾這才說:“可是我對小說並不感興趣啊。”

而且讓她把前世的東西寫下來,就好似把還不容易癒合的傷口再次拋開一般。

週一彤也嗔了任小雅一眼:“就是啊小雅,你彆想一套是一套的,你以為寫小說那麼容易啊。”

任小雅癟癟嘴,撐著下巴歎了口氣。

這時朱婷婷試探性的開口:“要不……我來寫?”

三人的視線齊齊看向她。

“咳咳……”任小雅捂嘴咳嗽了下,忙解釋道:“我最近認識了個大二的學弟,他就是寫小說的來著,我可以跟他瞭解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