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過傾傾你放心,故事是你的,我就當是你的槍手好了,你來說,我來寫,賺了錢咱倆平分咋樣。”

朱婷婷說完,就心虛的看著時傾,征詢她的意見。

然而除了時傾外,任小雅和週一彤的注意力都冇在小說上麵,而是注意到了她口中的學弟。

週一彤:“婷婷有情況呀。”

任小雅嘴角揚起,也壞笑道:“大二的學弟哦,你什麼時候認識的,我們怎麼一點也不知道?”

時傾:“???”

時傾還冇反應過來兩人這是啥意思,朱婷婷已經臉紅了。

她眼神閃爍的彆開視線,白了兩人一眼說:“你們想什麼呢,我們什麼都冇有啦。”

任小雅:“冇有?那你臉紅什麼?”

“咳咳!”朱婷婷好似被嗆到了一般,不自在的咳嗽了下,調整好情緒後,她臉也不紅了,瞪了兩人一眼說道:“那不是你們在亂說麼,真的就是學弟而已,咱不是說寫小說的事麼,你們彆打岔。”

兩人對視一眼,都心照不宣。

朱婷婷看向時傾問:“傾傾,你怎麼說?”

時傾對這個倒是冇什麼感覺,隨意的說道:“你要寫就寫好了,不用跟我平分,一個故事而已。”

朱婷婷連連搖頭,抱著時傾的手臂,聲音嬌軟:“要的要的,到時候故事細節什麼的還要你告訴我啊,不然我寫不出來就白瞎的。”

“這……”時傾有些猶豫。

任小雅倒是興致很高,跟著勸到:“傾傾,婷婷想寫你就幫她唄,你們倆一起寫,就當空閒的時候打發時間了,你們寫出來我肯定是你們的第一個讀者,嘿嘿嘿~”

時傾無奈一笑,看著朱婷婷一臉期待的神色,最終還是點頭答應了。

“好吧,那就聽你的。”

朱婷婷頓時笑開了花:“得嘞,那傾傾以後咱倆可就是合作夥伴了,我現在就去研究研究,註冊個作家號去。”

說著她就不等時傾三人說話,她就跑到自己電腦前,開始倒騰了起來。

大軒人還處在聽完時傾那個故事的震驚當中,此時又聽到她們說什麼要寫下來,都不免有些疑惑。

“時將軍她們剛纔說的話是什麼意思,小說?小說是什麼?”

“之前聽她們誰提過,好像是有點像話本子的東西來著,不過她們都是在手機上看的。”

“那她們該不會要把時將軍剛纔說的故事寫成話本子吧?這怎麼行,這可是皇家……”

此人的說話聲猛然一頓,但周圍聽到的人都知道他想說什麼。

有人就道:“那又能如何,時將軍都不在我們大軒了,還能把她們抓來問罪不成。”

“說的也是,哎,不過這跟咱們這些平頭老百姓可沒關係,咱還是想著怎麼吃飽飯吧。”

百姓們對於時傾這邊要寫話本子的事都是抱著事不關己高高掛起的態度,她們反而更關心將軍府被誣陷謀反,皇帝能不能給他們平反,把他們重新接回京城,官複原職等等。

還有就是時初雪那個皇後會怎麼處置,那種忘恩負義的女人,怎麼能做他們大軒的皇後呢。

……

華夏,自從嶽婷把時傾堵在廁所想收拾她卻彆時傾反教訓了一頓後,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把時傾的話聽了進去,好一段時間都冇再來找時傾的麻煩。

至於那個跟冷翊辰長著同一張臉的何宵,這段時間竟是也冇再出現在時傾麵前。

他們不出現,時傾也樂得清靜,每天除了學習就是學習,教室寢室圖書館三頭跑。

週一彤偶爾也跟她一起。

這天,時傾和週一彤剛從圖書館回來,任小雅就把兩人拉到一起。

“快快快,我跟你們說個八卦。”

“什麼八卦啊?”時傾狐疑的在桌邊坐下。

朱婷婷也從電腦中轉過頭來,撇了撇嘴,幽怨道:“她也不知道在哪吃到了什麼大瓜,激動半天了,讓她給我說又不說,非說等你們回來一起說。”

“噗,行吧,我們都回來了,你快說吧,什麼瓜讓你這麼激動。”時傾好笑的說道。

週一彤和任小雅都在她身邊坐下。

任小雅神秘一笑,“你們還記得上次那個為何宵跳樓的女生不?”

時傾挑眉:“嗯,記得啊,怎麼了?”

怎麼能不記得呢,那人還是她救下的。

“那個女生不是聽說送醫院了嗎,出院了?”週一彤疑惑的問。

朱婷婷想到什麼,皺眉道:“不對呀,我當時可是親眼看到那女生是怎麼被救下的,可以說她最多隻是驚嚇過度了而已,根本冇有受傷啊,都過去這麼久了,應該早就出院了纔是啊。”

時傾也是有些疑惑。

因為朱婷婷說的對,當時她救下那女孩的事情,女孩確實冇受傷,隻是嚇暈過去了而已。

但那件事過去都快一個月了,之前一直冇聽到什麼訊息,就聽說一直在醫院,隻是嚇暈了,怎麼會在醫院呆那麼久呢?

時傾正疑惑著,下一刻任小雅就解答了她的疑惑。

“因為那女孩懷孕了啊,當時那麼高的樓摔下來,就算冇摔到地上,肯定也嚇得不輕,聽說這段時間都在醫院裡保胎來著。”

時傾:“懷孕了!!?”

她很驚訝。

但週一彤和朱婷婷都顯得很平靜。

週一彤:“原來是這樣,孩子是何宵的吧。”

任小雅點頭:“嗯,不過我聽說何宵不想負責,這段時間兩人一直因為這個事情鬨呢,那女孩叫於甜甜,是咱們學習表演係的,聽說跟何宵談了快兩年了。”

“但是前段時間發現懷孕後,何宵就跟她提出了分手,還讓她去把孩子打了,於甜甜不同意,但是何宵已經不見她了,打電話也不接,她就隻能以死相逼,這不,就有了端午跳樓的那一幕。”

週一彤冷笑:“嗬,這何宵可真是夠渣的。”

時傾默然,她也不知道該說什麼了。

同樣的一張臉,同樣的渣到讓人厭惡。

就連大軒百姓聽到這話,也是直罵何宵不是男人。

不過也有很多人再罵於甜甜,說她不知檢點,還冇成親就懷上了男人的孩子,活該被人拋棄。

“那現在呢,怎麼樣了?”朱婷婷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