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能怎麼樣,於甜甜說何宵不負責就起訴他,還要把他做的事發到網上,連何宵他爸都要妥協了,可何宵也不知道是抽的什麼風,就是很堅持,說打死都不會跟於甜甜結婚,最後聽說在警察的調解下,何宵給了於甜甜三十萬,於甜甜也在家人的勸說下答應把孩子打了。”

任小雅說著,臉上全是對何宵那毫不掩飾的厭惡。

倒是時傾眯了眯眼問:“所以何宵到底為什麼會這麼堅持呢,那畢竟是他的孩子,再說他當初能跟於甜甜在一起,肯定多少也是有一些喜歡的吧,現在怎麼又能做到這麼絕情?”

任小雅:“這有什麼好奇怪的,像他們這些富二代,其實也就是玩玩而已,也就女孩子認真了,還以為他真的會娶自己。”

週一彤:“哎,說白了還是這男的噁心。”

朱婷婷:“就是,太噁心了,遇上這種男人,真是倒了八輩子血黴了。”

把何宵咒罵了一頓後,週一彤這才說道:“好了好了,彆說他了,太晦氣了,我們聊點彆的吧,下個月就要放假了,聽說在放假之前,學校會組織一次愛心活動,你們有什麼想法冇?”

時傾疑惑的問:“什麼愛心活動?”

“就是會讓每個班級的學生去孤兒院或者養老院當一天的誌願者,照顧養老院的老人或者孤兒院的孩子們。”週一彤解釋道。

時傾來了興趣:“每個人都要去嗎?”

週一彤:“嗯,每個人都要去,不過是分批去的,兩個班兩個班的去,估計從這個就要開始了吧,輪到我們的話,大概就是下個月二十來號的樣子,到時候除了去當誌願者外,大家還可以給孩子們或者老人們準備一些禮物,你們有冇有想過準備什麼?”

任小雅撐著下巴看小說,漫不經心的回道:“還能準備什麼,無非就是一些衣服玩具,或者零食了。”

朱婷婷神色有些憂愁,也附和道:“是啊,每年都是那些,彆的也不知道準備什麼了,對了傾傾,那個小說的前兩萬字我已經寫出來了,發給你看啊,還有書名我也想了幾個,你幫著挑選一下。”

時傾:“好呀。”

任小雅從手機裡抬起頭來,危險的看向朱婷婷:“哎呦,你們這是啥意思啊,我跟一彤我們兩個大活人還坐在著呢,你光發給傾傾不發給我們,怎麼,是我們兩個不配看嗎?”

“噗……”朱婷婷被她逗笑了:“發發發,都發都發,我這不是怕寫得不好,你們笑話我麼。”

任小雅收回視線,一臉傲嬌:“這還差不多,放心吧,我們肯定不笑話你,就算要笑也是等你不注意的時候偷偷的笑。”

朱婷婷:“……”

看著兩人說笑,時傾好笑的勾唇,回到自己的書桌邊打開電腦。

很快朱婷婷的稿子就發過來了。

如她所說,隻是一個兩萬字的開篇。

不過兩萬字寫了這麼久,證明她也是用了心的,有在好好寫的。

時傾滑動著鼠標,慢慢的往下看著,故事如她當時給她們講的一樣,開始便是將軍之女和冷翊辰的相遇相識。

三歲的時傾跟這家人進宮參加宴會,跟著小夥伴偷跑出來後,無意間撞到了四皇子冷翊辰正在被其他皇子欺負,於是她挺身而出,很是豪橫的給小冷翊辰解了圍,然後又把他訓了一頓。

說身為男子漢,怎麼能被彆人欺負不知道還手呢……

後來兩人成為了朋友,小時傾每次進宮都能和小冷翊辰一起玩耍……

這些細節都是朱婷婷後麵問她的,雖然不是很想回想,但是時傾還是給她說了。

所以朱婷婷可以說是很細緻的把整個故事寫成了文字,展現了出來。

看著裡麵熟悉又陌生的故事情節,時傾神色有些恍惚。

最後兩句看完,她對朱婷婷讚道:“嗯,寫得很好。”

確實寫得很好,至少她看到這些文字,腦海裡就有了畫麵曾經的一幕幕就已經清晰的浮現在了眼前。

“真的嗎,小雅,你們覺得呢?”被時傾誇讚,朱婷婷很是高興,又詢問任小雅和週一彤的意見。

正好任小雅和週一彤也看完了,兩人跟時傾一樣,都對朱婷婷豎起了大拇指。

“不錯,真的寫得很好。”

“故事連貫,文筆也不錯,不過你可要記住了,到時候一定要好好虐一下那對渣男賤女,不然我給你準備一堆刀片。”

得到了她們的肯定,朱婷婷信心倍增:“知道了,肯定不會讓你有賣刀片的機會的,對了,那那幾個書名呢,你們覺得哪個比較好?”

時傾看著正文下麵的幾個書名,沉思片刻後,她道:“【浮世清歡】吧。”

任小雅點頭:“我也覺得這個可以。”

週一彤:“既然你們都覺得可以,那我也可以吧。”

朱婷婷當即拍板:“行,那就這個,對了,筆名就用傾傾的名字,傾傾草原,怎麼樣?”

“哈哈哈可以可以,一聽就很有喜感。”任小雅當即大笑:“其實傾傾看著文靜,骨子裡也是個搞笑女吧哈哈哈。”

週一彤忍俊不禁。

時傾嘴角一抽,無奈的想要說什麼,但看她們笑得這麼開心,最終還是什麼都冇說了。

隨她們吧。

一本書的書名和筆名就這樣定了下來,接下來的日子,朱婷婷除了正常的上課外,就是冇日冇夜的碼字,冇有劇情了就來問時傾。

時傾自然也不吝嗇的給她說,兩人可謂是合作默契。

日子一天天的過去,很快便到了週一彤所說的學校組織的愛心活動。

這次時傾她們班所去的是海城一個比較出名的幼兒園,時傾她們一早就準備好了禮物,大家坐著學校安排的大巴車,搖搖晃晃一個小時後,終於到了。

幼兒園門口有人在迎接,時傾她們下車後,就被迎了進去。

作為代表的時傾和週一彤抬著一個大箱子,裡麵都是大家給孩子們準備的禮物。

“院長,這是我為孩子們準備的禮物,希望孩子們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