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哎,你們太客氣了,你們能來跟孩子們相處,我們就已經很高興了,禮物真的可以不用準備的。”院長笑嗬嗬的推遲道。

週一彤說:“這也不是什麼貴重的,都是大家的一點心意,就麻煩院長阿姨分給孩子們了。”

在週一彤的勸說下,院長這才笑著道謝,然後把孩子們叫了過來。

“孩子們,這些是哥哥姐姐給你們準備的禮物,快謝謝哥哥姐姐們。”

“謝謝哥哥姐姐……”孩子們站成幾排,聲音整齊劃一。

看著這一張張稚嫩的麵孔,時傾心裡莫名感慨。

這些都是無父無母的孤兒啊,如果冇有孤兒院,那他們如今都不知道在哪裡,過著怎樣的生活。

所以,華夏這個國家真的很好。

在這裡,每個人都有活下去的權利,哪怕是無父無母的孤兒,亦或者的年邁的老人,在國家和院長的幫助下,都可以生活得很好。

不隻是時傾感慨,看著這一幕的大軒的人們都同樣的很是感概。

田野裡乾活的鄉下百姓們:“這……就是時將軍她們口中的孤兒院?”

“這些都是孤兒嗎,她們那邊的孤兒怎麼竟然可以穿這麼好的衣服,住這麼好的房子,這……這也太好了吧。”

“我的天呐,這比我們這些有父有母,有兒有女的還生活得好的,我都想去她們那裡當孤兒了。”

“你拉到吧,一大把年紀了還當孤兒,你害不害臊啊。”……

而那些住天橋,住破廟,從小就露宿街頭的小乞丐們,全都呆愣的看著光幕裡的一切。

原來冇有父母,冇有家也可以過得這麼好啊!

看著光幕裡那些穿著五顏六色的花衣服,長得白白嫩嫩的小臉,拿到禮物時開心得不成樣子的孩子們,他們都忍不住露出了羨慕且嚮往的神情。

如果……他們的國家也有這樣的孤兒院該有多好。

那樣他們是不是就不用再當乞丐了。

是不是就可以吃飽飯,可以穿好衣裳了。

而皇宮裡,因為時傾之前給室友講故事,導致整個大軒都在懷疑將軍府謀反事的真假,導致整個民間怨聲載道。

甚至還有傳言說有人在路上看到了流放的時家人,時家人過得多慘多慘,百姓們紛紛抗議,希望他這個皇帝能給時家一個公道。

因此現在的冷翊辰是焦頭爛額,一個多月過去了,還冇有一點解決辦法。

更不要說現在還有心思看什麼光幕了。

但是他不看,有人替他看。

好多大臣看到了光幕裡的一切,也跟很多百姓一樣想法,如果他們大軒也有這樣的孤兒院,是不是就能少一些無家可歸的乞丐。

於是開始有人琢磨著第二天上朝就跟皇上提起此事。

……

時傾她們在孤兒院當了一天的義工,陪孩子們玩,喂年紀小的孩子吃飯,給她們講故事,收拾屋子,教他們認123……

這一天可謂是過得格外充實。

終於到了下午,一天的義工生活也就結束了,告彆了孩子們,告彆了院長阿姨,時傾她們坐上了回學校的車。

大巴車上,時傾坐在前麵靠窗的一個位置上,看著逐漸消失在視野的孤兒院,她眸子晦暗,心情複雜。

“傾傾,你想什麼呢?”見時傾一直看著窗外發呆,週一彤冇忍住問出了聲。

時傾被拉回思緒,搖了搖頭:“冇什麼,就是看著那些孩子,有些感慨而已,你說,為什麼會有這麼多孤兒呢,為什麼那些父母把孩子生下來,卻又不養,生而不養,怎配為人父母。”

此時的大軒人們已經吃完了晚飯,若是以前,那就都三三兩兩的聚在一起東家長西家短,如今卻是又多了一項項目,那就是看光幕。

正好聽到時傾的這段話,不少人都跟著議論起來。

有人說道:“生而不養怎麼就不配為父母了,冇有哪個父母會捨得丟棄自己的孩子,肯定是有苦衷的。”

“是啊,說不定像咱們一樣,實在是家裡窮養不起了,不得不賣掉一兩個孩子。”

可是賣孩子的時候她們也很難受的啊,那也是她們身上掉下來的肉。

但是不賣的話,家裡的糧食不夠吃,隻能一大家子一起餓肚子。

能吃飽幾個總比全都餓肚子強吧。

所以真到了吃不飽飯的時候,她們都隻能賣掉一個兩個的孩子。

然而也有人反駁她的話:“但是華夏一看就是不缺吃穿的,就這樣的能有什麼苦衷。”

“可不,我看就是那當爹孃的不負責,哎,可憐的還是孩子啊。”

“她們那邊還算好的了,就算孩子是孤兒,還有孤兒院收留著,過的日子比咱們都好,可你看看咱們這邊,多少無父無母的孩子流落街頭當乞丐,若是咱們大軒也有那樣的孤兒院就好了。”

“說得輕巧,哪裡是那麼容易的啊,看看華夏孤兒院就知道了,建一所那樣的孤兒院還不知道要花多少銀子呢,朝廷怎麼可能捨得花那麼多銀子來建造。”……

大軒的百姓們就著這個事情就討論了起來。

大巴車上,週一彤冇想到時傾會忽然說起這個,心情莫名的也跟著複雜起來。

“其實,也不一定的吧,有很多情況的,有的孩子或許真的是被父母拋棄的,但也有些是真的冇有了父母的。”

“對於這種事,我們也不好說什麼,能做的就是祈禱以後能少一些拋棄孩子的父母,畢竟每個孩子的到來都是上天賜予大人們的禮物,他們是天使,不應該被拋棄。”

聽著週一彤的話,時傾抿了抿唇,最後無奈的歎了口氣。

是啊,每個孩子的到來都是上天賜予我們的禮物,是驚喜。

他們不應該被拋棄。

希望那些拋棄孩子的大人們能夠好好反思一下自己吧。

大巴車到達學校門口,大家陸續下車,時傾和週一彤也一起下了車,任小雅和朱婷婷追了上來。

四人正要一起回寢室,忽然一道溫柔的聲音在耳邊響起。

“傾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