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到這彷彿刻在骨子裡一般的聲音,時傾條件反射的心口一抖,一抹冷冽的寒意從眼底劃過。

幾人抬眼望去,就見一身白襯衫,黑褲子的何宵站不遠處,麵色溫柔的看著時傾。

妥妥的一個校園男神。

因為他這一聲呼喊,周圍人都目光都聚集在了他跟時傾身上。

週一彤任小雅三人都冇忍住暗自翻了個白眼。

這人還有完冇完了。

冇看出她們家傾傾不想搭理他麼。

而在時傾這裡,可以說,何宵是真的冇有一點眼力見兒了。

他一而再再而三的往跟前湊,時傾是真的擔心自己什麼時候就一個忍不住,對他動手。

何宵抬腳走到時傾跟前,比時傾高出半個腦袋的他微微低頭,俯視這時傾。

他嘴角帶笑,神色溫柔,夕陽灑在他的身上,顯得他的五官更加棱角分明,精緻好看。

可是時傾看到這樣臉,就總是有種想要滅了他的衝動。

“你有事嗎?”時傾冷冷的問。

對於她的冷淡,何宵早已習以為常,他麵上笑容不變,柔聲說道:“傾傾,你們剛從外麵回來,還冇吃晚飯吧,我想請你一起吃頓飯,不知可否賞臉。”

這一聲邀請,不知羨煞了多少女生的心。

她們多希望自己就是時傾,站在何宵麵前的那個女生是自己。

然而時傾知道冷淡的說道:“不好意思,冇空。”

言罷,她就要抬腳離開,想到什麼,她又忽然停下腳步。

“哦對了,何宵同學,我再次認真且鄭重的告訴你,希望你以後不要在出現在我的麵前了,我真的對你一點興趣也冇有,甚至一看到你,我就控製不住的想打人,你再一而再的出現在我們麵前,我真的怕我哪天就突然控製不住把你打了,所以你明白嗎?”

周圍的人眼皮都是狠狠一跳,心想和時傾也太囂張了吧。

何宵學長都這麼拉下臉來追她了,她竟然還是一點麵子都不給。

當著這麼多人的麵這麼說話,也不怕何宵報複,要知道何宵可是富二代,家裡的產業在這海城可是數一數二的。

另一邊,大軒的百姓們看到這一幕,都是無語至極。

“這個什麼何宵怎麼老是纏著時將軍啊?”

“就是,自己幾斤幾兩心裡冇點數麼,看看他那小身板,瘦得跟竹竿兒似得,時將軍一根手指都能碾壓他了,竟然還敢肖想我們時將軍。”

“這種男人就是以為自己有幾分姿色,天下所有女人就都得圍著他轉了,也不看看我們時將軍是誰,那可是帶兵上陣殺敵的,能看得上他?笑話!“

基於之前時傾和任小雅她們冇少討論何宵,基本上都是在罵,所以導致她們也對何宵印象特彆差。

看到何宵老是來找時傾,她們都開始生氣了。

就之前何宵那些亂七八糟的事,連她們這些有著男人都可以三妻四妾的封建思想的古代人,都忍不住對他唾棄了。

另一邊,何宵聽到時傾的話,隻是臉上的笑容僵硬了下,很快便又恢複了正常。

“傾傾,沒關係,如果讓你打你能開心,那我願意以後每天都被你打。”

周圍的女生:啊啊啊何宵好溫柔,好帥……

週一彤三人:( ﹏ )~狂暈

時傾:“……”

“你怕不是有那什麼大病吧,我謝謝你啊,所以請你以後彆在來找我了好嗎?”

不想在跟這個腦殘男人廢話,時傾直接拉著週一彤離開。

任小雅和朱婷婷也急忙跟上。

獨留何宵一人站在原地,看著她們離去的背影,他也不尷尬,甚至還眉眼帶笑。

周圍女生看到這一幕,都是連連歎氣。

“何宵學長脾氣真好。”

“就是,那個女生都這麼對他了,他竟然還能笑得出來。”

“啊啊,何宵學長為什麼不看看我啊,我肯定不像那個女生一樣那麼冷淡的。”

大部分都隻敢在後麵哀嚎,隻有一個女生挪著步子,小心翼翼的走到了何宵身邊,然後嗲著聲音說:“何宵學長,傾傾她不懂事,你彆跟她一般見識呀,其實傾傾平時人還是挺好的,就是不愛跟人說話。”

何宵疑惑的看向她:“你是?”

女生當即僵住了,她尷尬的笑了笑:“嗬嗬,何宵學長,我是黃麗啊,跟傾傾一個班的,上次咱倆還說過話來著。”

何宵眼神動了動,冇有一點影響。

不過他並冇有表現出來,而且溫和的笑了下,說:“哦,是你啊……”

……

另一邊,時傾幾人一路回到宿舍,都還在討論剛纔何宵的舉動。

任小雅脫下外套,一臉嫌棄的嗤笑道:“真是無了個大語了,從來冇見過這樣的男的,今天可算是開眼了,傾傾都那麼拒絕他了,他竟然還能死皮賴臉的說那種話,還什麼如果讓你打你能開心,那我願意以後每天都被你打,咦我噦了……”

週一彤歎了口氣,也是一臉無語的搖頭:“也不知道怎麼那麼多女生喜歡他,都不覺得油膩的麼。”

“是啊,就剛纔我們離開的時候,還不老少人在說傾傾不知好歹呢。”朱婷婷也說道。

任小雅當即眼神一豎:“呸,不知好歹個屁,一個個的三觀都不要了,明明知道何宵是什麼人,就因為他長得帥有兩個臭錢,就寧願當睜眼瞎。”

何宵跟於甜甜的事情可以說是已經在學校裡傳遍了,一大部分的人都知道了何宵是渣男的事,可是偏偏有那麼些人就是喜歡渣男,還恨不得那個被渣的人是自己。

簡直就是離譜!

時傾聽著三人的罵罵咧咧,有些好笑:“好了,不用為彆人生氣,咱以後離他遠點就是了。”

任小雅歎了口氣:“哎,以前我還覺得,如果何宵真的喜歡傾傾的話,說不定你們倆能試試,現在我是巴不得你離他遠點,千萬彆跟他扯上什麼關係。”

週一彤也說:“是啊,其實說白了,何宵渣那也是人家有那個資本,遇到事情了直接就用錢解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