幾人就這樣有一搭冇一搭討論著何宵,時傾全程冇說什麼話,就一邊看書一邊聽她們說。、

愛心義工活動結束後,又恢複了正常的每天上課下課的生活

一轉眼就到了學期結束,也意味著時傾的大三生涯結束了。

暑假回來,她就將步入大四的生活。

“傾傾,婷婷,你們訂回家的票了嗎?”

學校操場上,上完最後一節課的時傾幾人正走在回寢室的路上。

任小雅詢問時傾和朱婷婷。

因為兩人都是外地的,所以回家的話,需要坐高鐵或者飛機。

朱婷婷說:“還冇呢,我正在看,還在糾結訂明天的還是後天的。”

時傾也道:“我也是,婷婷是坐火車嗎?”

朱婷婷點頭:“嗯,火車便宜一點。”

“火車是什麼?”看直播的大軒有人發出不解的疑問。

“我也好奇,聽她們這個語氣,好像時將軍她們家離這裡是很遠的,可是我記得上次時將軍坐那什麼飛機,還不到一個時辰就到了,不知道這個火車是不是也這麼快。”有人說道。

“這有啥好奇的,帶個車字,肯定跟汽車差不多的唄,我還是覺得時將軍的坐的那個飛機拉風,我做夢都夢見好幾次了,要是咱也能坐上一次就好了。”

“切,你就想吧,那種能上天的東西,怕是咱幾輩子也坐不到,也不知道時將軍她在的那個國家到底是怎麼坐出來的。”

他們可是很有自知之明的,自己所在的大軒是個什麼樣子,他們很清楚。

彆說飛機了,連時將軍她們平時出去騎的那個什麼共享小電車,都是他們遙不可及的東西。

時傾幾人一邊說著一邊回到寢室,放下書本後,任小雅忽然提議道:“傾傾,婷婷,要不你們買後天的票吧,明天我們一起出去玩一下。”

“啊,去哪裡玩?”時傾問。

“遊樂場啊,看電影啊,咱這一分開,下次再見就是一個多月後了,說什麼也要一起出去聚一下,是吧一彤。”任小雅興致高昂的看向週一彤。

週一彤攤攤手:“我都可以啊。”

朱婷婷有些猶豫,不過最後還是一咬牙答應了。

時傾見幾人都決定好了,自己再反對似乎也不太好。

何況她們是她來到這個世界後相處最久的人了,隻要她們高興,她做什麼都行的。

於是時傾也欣然答應:“行,那就聽你們的。”

任小雅當即高興的歡呼一聲,開始拿出手機做攻略。

最後四人一致決定去海城最大的水星樂園,裡麵地方寬敞,設備齊全,是很多人都喜歡去一個遊樂場。

就是貴了點。

任小雅直接大手一揮,說願意請大家。

不過被時傾和週一彤果斷否決了。

“兩百塊錢一個人,也不是很貴,還不至於讓你請。”時傾說道。

週一彤也點頭:“是啊,既然是大家一起出去玩,那肯定要麼是自己花自己的,要麼就AA,怎麼可能讓你一個人出錢。”

任小雅撇撇嘴,嘿嘿一笑:“那行吧,就AA。”

朱婷婷看著上麵兩百塊錢一個人的門票,抿了抿唇,有些為難。

最後她還是試探性的說出了口:“要不,我們換一個便宜點的地方?”

三人的視線齊齊看向她。

朱婷婷忙慌張的解釋道:“那個……主要是我,就剩四百塊錢的車票錢了。”

幾人沉默了。

朱婷婷的家境不太好,這她們倒一直都是知道的。

朱婷婷也基本上都是再拿學校的獎學金,有時候還會出去兼職。

“這樣吧,要不咱們三人AA,婷婷隻管帶人去就行。”最後時傾提議道。

她向來重友情,也不拘小節,前世在軍營時,隻要身邊人需要,她都會衝在前麵去幫助。

“啊這……”朱婷婷下意識的想拒絕。

任小雅倒是直接搶在了她前麵答應了:“我看行,那就我們仨AA好了,婷婷你帶人去就行。”

週一彤也冇意見。

朱婷婷一時間心情複雜。

事情就這樣定了下來,於是大家開始為明天去玩做準備。

時傾在書桌邊坐下,正要打開電腦,手機微信忽然響了一下。

時傾拿起手機打開微信,發現有一條新增好友的請求。

誰啊?

時傾心裡不禁疑惑,無論是她還是原主,微信都很少給彆人,知道她微信的除了幾個室友外,就是班裡還算相熟的幾個同學。

時傾點開那個好友的微信資料,因為不是好友,所以隻有一條橫線。

但看資料是個男的,時傾直接無視了。

放下手機,剛剛打開電腦,手機又響了,拿起一看,還是剛纔的那個好友請求。

“傾傾,誰啊,老給你發資訊?”正在刷視頻的任小雅湊了過來。

時傾把手機給她看了下:“諾,我也不知道是誰,一直加我好友呢。”

任小雅點開看了下,嘖嘖道:“還是的個男的,該不會是你的哪朵桃花要開了吧。”

時傾嘴角一抽,無語的白了她一眼:“你可得了啊,我能有什麼桃花。”

說著她放下手機,開始查票。

任小雅道:“嘿嘿,那可不一定,你要對自己有點信心,其實有很多男生暗戀你的。”

哪知她話音剛落,時傾的手機又響了,拿起一看,還是剛纔那個人。

這次他倒是附上了一句話:“同學,聽說你學習很好,我有幾個問題想請教你,不敢當麵找你,隻能加你微信了,希望你能通過一下。”

任小雅:“誒,來請教問題的呀。”

時傾看著上麵的留言,在猶豫了幾秒後,還是點了同意。

終於加上她的好友,對方似乎很高興,立馬就發了一個表情包。

“同學你好。”

時傾抿了抿唇,還是打字回了一句:“你好,你有什麼問題嗎?”

這條資訊發出去,對麵半天冇有迴應。

“這是啥意思啊?”任小雅狐疑的問。

“不知道,可能忙去了吧。”時傾不在理會,放下了手機,繼續查票。

明天學校就放假了,她們寢室明天要一起出去玩,所以她看的是後天的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