次日,時傾四人一大早的就起來了。

任小雅打著哈欠去拉開窗簾,清晨的陽光瞬間照進了寢室裡。

“今天天氣正好呀!”任小雅開心的說。

時傾勾唇淺笑,正要說話,手機忽然響了起來,拿起一看是喬婉的電話。

“喂,媽,怎麼了?”

“傾傾啊,學校放假了吧,今天要回來嗎,幾點的票啊,媽讓你爸去接你。”

聽著電話裡那充滿了關心的話,時傾心裡一陣暖流淌過。

“媽,我們寢室幾個室友約好今天出去玩,所以要明天纔回去,我買了明天早上九點的票,下午兩三點應該就到了。”

“這樣啊,那行,那你跟室友好好玩,身上錢夠嗎,不夠的話媽給你轉點。”喬婉說。

時傾連忙拒絕:“不用了媽,我錢夠的,明天到了給你們打電話啊。”

又跟喬婉說了幾句,時傾這才掛掉電話。

而週一彤她們已經在收拾了,時傾也開始換了身衣裳,開始收拾。

“傾傾,你看我穿哪套好看呀?”任小雅提著兩套衣服在身上比劃了半晌,還是拿不定主意。

時傾看了看,也拿不定主意:“我覺得你穿哪套應該都好看。”

任小雅翻了個白眼:“問你還不如問我自己呢,一彤,婷婷,你們覺得呢。”

她又轉向週一彤和朱婷婷。

週一彤和朱婷婷也跟著她看了半天,最後都指著一套淺藍色套裝。

“這個吧。”

“我也覺得這個可以。

任小雅低頭看了一眼,然後把另一套扔回床上:“行吧,那就這個了。”

大軒,比時傾她們還起得早的大軒百姓們,此時都已經在田地裡乾活了。

如今時不時的抬頭看一眼光幕已經成了他們的習慣,看到時傾她們都在收拾打扮,有哪昨天冇注意的人就問:“她們這是要去哪啊?”

“出去玩啊,她們昨天不是說了麼,學堂放假了,今天玩一天,明天她們就要各回各家了。”身邊人回道。

“真羨慕時將軍她們呀,可以上學,還可以穿那麼多好看的衣服。”有女孩子看著光幕裡拿著衣服比劃的幾人露出了羨慕的神情。

“是啊,還能想出去玩就出去玩,不知道她們今天打算去哪裡玩,我昨天聽到了她們再說什麼遊樂場和看電影。”

說起看電影,不少人心裡都開始期待起來。

遊樂場是什麼她們不知道,但是看電影她們知道啊。

那電影就跟他們這邊的唱大戲似得,可好看了。

唱大戲他們這些窮苦人家也就是聽過,還從來冇見過,卻冇想到能在這光幕裡看到。

甚至那電影比唱大戲還好看,不用花錢就能看,誰不喜歡啊。

光幕黑屏,任小雅幾人都開始換衣服,換好後,光幕又亮了起來,而此時的她們正在開始化妝。

“傾傾啊,你不化妝嗎?”見時傾換好衣服後就坐在一邊刷手機,任小雅疑惑詢問。

時傾從手機裡抬起頭來:“啊?我不化,你們化就好了。”

說著她又低下頭繼續刷手機。

她不喜歡化妝,上輩子二十多年就冇化過,唯一的一次化妝,還讓她直接丟了性命。

想起來就可笑。

但任小雅不知道,她直接把時傾拉到自己身邊。

“出去玩怎麼能不化妝呢,咱可是精緻的豬豬女孩,來我給你化。”

時傾下意識的推拒:“不用了不用了,我真的不喜歡化妝。”

擔心興致高昂的任小雅可不聽勸,拿起化妝品就開始往時傾臉上抹。

“你長這麼好看,不化妝多可惜啊,放心吧,我的化妝品可都是大牌,不用害怕過敏。”

小丫頭風風火火的,說話的 ,化妝品已經抹到時傾臉上了。

時傾又無奈又好笑,看她這麼有勁兒,也就隨她折騰了。

很快任小雅就給時傾擼了個素顏妝,時傾頓時看起來就比之前更精緻更漂亮了。

“哎呦喂,冇想到時將軍打扮一下這麼好看,我心動了!”好多大軒人看到化了妝的時傾,都被驚豔到了。

在他們的印象裡,時傾一直都是打打殺殺的將軍形象,難得看得好好打扮的她。

儘管此時的時傾隻是簡單的T恤牛仔褲,但化了妝後的她就宛如初戀女神一般,真的美到了不少人的心坎裡。

“這算啥,你是冇見著幾個月前,這光幕剛開的時候,那次時將軍的家裡有人成親,時將軍就打扮了一下,那次纔是真的漂亮呢。”有人響起時傾當伴娘那次。

那次她不僅化妝了,還做了造型,確實比今天還漂亮。

隻是那時候光幕纔剛開,很多人都對光幕裡的一切充滿了好奇,自然就冇注意到時傾的顏值。

“哎,不管如何,時將軍就是漂亮,也不知道咱陛下怎麼想的,竟然放著這麼好的一位皇後不要,偏偏娶一個養女……”

有人忍不住感慨起來,但很快身邊人就急忙阻止了他。

“連陛下都敢議論,你不要命了!”

自從上次時傾說了那個故事後,現在他們這些老百姓對時初雪那位皇後都很是不滿。不過他們倒是聽說皇後已經被陛下禁足了,想來是得到的懲罰的吧。

……

另一邊,週一彤等人也被化妝後的時傾驚豔到了。

週一彤讚道:“不愧是咱傾傾,這顏值杠杠的。”

朱婷婷也符合:“可不,傾傾不化妝的時候就好看,現在化了妝就更好看了。”

聽著她們的誇讚,時傾也正拿著鏡子看。

不得不說,任小雅的化妝技術是真的好,明明看不出化妝了,可是看著就是比平時精緻了。

“是小雅的化妝技術好。”時傾把功勞推到任小雅身上。

任小雅已經開始化自己的,聞言傲嬌道:“那可不,姐姐我可是練過的。”

這時朱婷婷也湊到了任小雅身邊,“那小雅姐姐,給我也化一個唄。”

任小雅動作一頓,見朱婷婷一臉期待,便也點頭了:“行,來吧。”

“謝謝,小雅姐姐~”朱婷婷高興的在時傾剛纔的位置上坐下,任小雅開始給她化妝。

四個女孩早上八點起床,一直到快十一點纔出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