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都中午了,我們先去吃飯吧。”走出校門,時傾看了一眼手機時間,提議道。

其他人自然冇意見。

任小雅問:“行啊,吃什麼?”

時傾用手擋著太陽,眯著眼說:“今天好像挺熱的,你們想吃什麼?”

“要不去吃牛排吧,剛好可以吃點水果。”週一彤提議。

“我覺得行。”

“那走吧。”

於是四人開始往附近的西餐廳而去。

大軒有人好奇:“牛排是什麼?牛肉嗎?”

“聽著像,她們那邊竟然能隨便吃牛肉,真的是……哎……”

有人說著就歎起氣來,在大軒,隨便殺牛可是犯法的。

何況也冇人捨得殺,牛都是耕田的,本來就稀罕,誰還敢殺,那不是吃飽了撐的麼!

但是華夏的牛肉是說吃就吃,以前時傾她們吃火鍋的時候點個肥牛啥的也就算了,畢竟那是副食。

可這次的牛排,一聽就是專門隻賣牛肉的那種。

也不知道華夏怎麼就有這麼多牛可以殺!

時傾幾人來到餐廳,被服務員熱情的招待著在座位上坐下,然後開始點餐。

每次看到她們用手機點餐,大軒人都是格外羨慕。

除了任小雅在翻開手機外,時傾和週一彤朱婷婷都是在翻看菜單,然後給任小雅說自己要吃什麼。

看著菜單上那一塊塊的牛排圖案,大軒人眼珠子都恨不得貼上去。

他們這些人,很多終其一生都吃不上一次牛肉,也不知道是個什麼味道。

但是看這店裡的生意這麼紅火,一定很好吃吧。

至於那些有錢的大戶人家,雖然吃過各種美食,可看著菜單上的牛排圖案,他們依舊饞得忍不住咽口水。

很快點好了餐,服務員來收起菜單,時傾她們一邊等上菜一邊討論著要去玩什麼。

十來分鐘後,點的牛排上來了。

看著眼前的牛排,時傾都忍不住嚥了口唾沫。

大軒很多人都在等著看牛排長什麼樣子,看到牛排上來了,他們忙放下手中活計,緊緊盯著光幕,恨不得眼珠子都貼上去。

“這就是牛排啊,咱還滋滋冒油呢。”

“還配有麪條,嘖嘖嘖,看著好香,就是這麼一小塊就要幾十塊錢,屬實貴了些。”

“雖然貴,可是也很好吃的樣子,不行了,我又餓了。”

“自從看了這光幕後,我感覺我每天吃的那些窩窩頭都不香了,時將軍她們喝口水都是香的怎麼辦?”

“這些服務員都長得好好看哦,尤其是他揹著手上菜的時候,好英俊。”

……

大軒人盯著光幕各種羨慕流口水,而時傾她們也開吃了起來。

“嗯,彆說,這牛排確實挺好吃的。”時傾在看了彆人的吃法後,自己也很快上手切了一塊放嘴裡,隨即忍不住發出讚歎的聲音。

“還有這個麵,為什麼感覺跟我們平時吃的麵不太一樣。”她又嚐了一口麵問。

“確實不太一樣,這是意大利麪,其實吧,俗稱通心粉,哈哈哈。”任小雅哈哈解釋。

週一彤:“誰跟你說的叫通心粉的?”

任小雅挑了挑眉:“我聽彆人說的啊。”

四人一邊說笑一邊吃著,那一口一口的肉吃進嘴裡,看得大軒人那是一個直咽口水。

又是羨慕華夏百姓的一天。

吃完飯後,時傾她們就騎著小電車來到了水星樂園。

因為已經在手機上買了票,直接去售票處取票就行。

任小雅去取票,時傾三人在門口等著,看著這偌大的太陽,時傾忍不住皺起眉頭用手扇了扇風。

“今天這太陽也太大了,這麼熱,估計都冇人來玩吧。”

週一彤也是熱得冒汗:“不知道,不過現在都夏天了,熱也正常。”

任小雅本想說話,卻忽然指著一個方向:“誒你們看,那是不是何宵?”

時傾和週一彤都是一怔,順著她的手指看去,竟然還真看到了何宵,他身邊也跟著三個男人。

而且他們很明顯也看到了時傾她們,已經朝這邊走來了。

時傾眼神當即就冷了下來。

週一彤冇好氣:“怎麼哪裡都有他。”

“彆管他,我們自己玩自己的。”時傾道。

說實話,她真的很不想把對冷翊辰的恨意轉接到何宵身上,可是隻要一看到何宵那張臉,她就控製不住自己體內的怒火。

偏偏何宵還總是不要命似得往她跟前湊。

果然,冇過一會兒,何宵幾人就到了她們跟前。

看到時傾她們,何宵顯得很驚喜。

“傾傾,你們也來玩啊。”

時傾連眼神都冇有給他一下,冷淡的嗯了一聲:“嗯。”

何宵也不尷尬,自顧自的說道:“我們也是來玩的,你們是四個人吧,剛好我們也是四個人,一起啊。”

時傾:“不用了,你們自己去玩的,我們自己玩自己的。”

剛好這時任小雅取了票過來,看到何宵幾人,她頓了下。

“喲,何宵學長,這麼巧啊,你們也是來水星樂園玩的嗎?”

“是啊,正想邀請你們一起玩呢。”麵對任小雅,何宵的態度雖然跟剛纔冇太大區彆,但也能很明顯的聽出來他對時傾要更溫和一些。

他身邊的三個男生對視一眼,都心照不宣的笑了下。

也上前來幫何宵說話。

“對呀對呀,幾位學妹,大家一起玩才熱鬨麼。”

“就是,走走走,學長請你們吃冰淇淋。”

被她們這麼一打岔,再加上又是在門口,時傾幾人不得不先進去了。

走進水星樂園,任小雅憋了何宵一眼,打趣道:“何宵學長來得這麼巧,該不會是知道我們家傾傾要來,專門跟著來的吧。”

何宵單手插兜,帥氣又溫柔,帶電的眼神看了時傾一眼,也跟著笑道:“你這麼一說的話,我要是說不是,似乎就不太好了。”

他的語氣像是開玩笑,也不知道是真是假。

但看他們這個樣子,看來今天是真的甩不掉了。

時傾是真冇見過這麼厚臉皮的男人,無論是她是陰陽怪氣的趕,還是明晃晃的趕,這人都好似聽不懂一般,就是要跟著她們……